吃了点药



我已经很长时间忘记全身没有疼痛的日子,大约五六年前,心窝处疼痛,起初我以为是剑突问题,去医院拍了CT,一切正常,医生嘱咐多休息。当然了,大部分所谓的病都是会自愈的,这心窝处疼痛是间歇性的,每年都会有几个月,触压有钝感,但是也并不是不能忍受。后来我怀疑是胃或者胆囊的问题,可是无论是去检查还是体检都没有发现异常,人体是一个玄学所在。

然后是腰疼,这个也似乎无解,有人说是和久坐或者久站有关,这个其实也完全扯淡,我们念书的时候,每天坐那么长时间也没见腰疼。还有就是跑步后小腿胫骨和跟腱处疼痛,有人说是跑量大了,超出了人体负荷。作为个人经验,我也不能完全赞同,我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为了每天晚上能准时看到《灌篮高手》动画片,天天穿着布鞋在乡间小路上跑三十分钟赶回家,一跑就是三个月,也不记得有什么疼痛的问题。而现在亚瑟士的跑鞋,平坦的柏油路,计量手环甚至筋膜枪都使上了,结果还是无济于事。

长期的有名或者莫名的疼痛总让所剩不多的精力轻易耗尽,想到心力这个词,可能再也没有青春年少时似乎无穷无尽的能量了,感到衰老,三十多岁感到衰老似乎也为时尚早,可是你盯着自己的毛发,肚腩,体重以及性功能,它们已经开始了,就像你一直觉得自己还年轻,有一天发现身边已经全是90或者00后朝气蓬勃的面孔了,这种感觉就像路遥《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一直视为妹妹的金秀,有一天突然向自己表白,然后你发现,人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可是在你眼里,在你的记忆里,她还是那个跟在你屁股后面的小妹妹,你恍然大悟,其实算起来,你们的年龄也就差个三四岁。衰老是一瞬间的事情,你盯着镜子也许发觉不出,可是你拿出十年前的照片,一切原型毕露,然后你感叹:“金黄的落叶堆满我心间,我已再不是青春少年”

周五早晨,嘴角起泡,单纯疱疹病毒,每年秋天都会来一次,到下班后病毒复制的厉害,都已经开始疼痛了,去药店买了点阿昔洛韦,然后在药架拐角看到了布洛芬。我想起我奶奶晚年时,长期吃一种一块钱好几粒的止疼片,那时买药医生还会用勺子从一大瓶分出一点倒腾到纸上叠成三角状,现在想来应该就是那种便宜的布洛芬片。我知道布洛芬,依赖性和副作用相对最小,犹豫着是不是来一盒,然后买了人生第一盒止疼片。我总想着,止疼片有什么意义?甭管它的药理是什么,总体上它治标不治本。可是同大部分问题一样,人生哪有那么多真理,有时候有个替代性的解决方案已经谢天谢地了。

然后在周五的临睡和周六的傍晚分别吃了一粒布洛芬,在跑步之前,我特意按压了下小腿的胫骨肌肉处以及跟腱处,确认依然是疼痛的,然后去跑步,十公里。然后今天早晨醒来,我分别测试了腿、腰、心窝,居然全部不疼了,真是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心态温和,对世界充满温柔,阳光明媚。

我想起《盗梦空间》里那些以梦为生的垂垂老者,虚幻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最怕醒来时,面对现实。

吃了点药》有6个想法

  1. Teddysun

    以前我做过一段时间的消防技术员,主要工作就是测试消防探头是否正常工作。
    是烟感探测器就用烟熏它,是温感探测器就用火烤它,总之让它触发警报即可。
    人体的莫名疼痛,可以简单理解为,身上的某个感应器不再灵敏,出现误报的可能性比较大。
    探测器坏了可以轻易更换,而人体里的感应器则无法替换或简单维修。
    止痛药就相当于,把感应器与中枢间的通信切断了。打封闭,其实也是这回事。
    疼痛中枢感知不到疼痛,往往也并非全是坏事。
    所以吃点止痛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会吃越来越多的药。
    人啊,活着并非易事。慢慢地,你就会习惯衰老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