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读者写作

开通了微信公众号。

其实很多年前就开通了,只是账号一直闲置着。

写字作为我一个为数不多的爱好,是一个能让我体会到所谓心流状态的爱好。

博客断断续续写了十年,一直也没放弃过,可能也和这种心流状态有关吧。但博客一直作为我抒发表达欲的私人领地,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为追求流量而写。总是想写就写,想不写就不写,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没有自我阉割,追求的是一个自由表达。

但仔细想一想,其实博客写作还是希望有读者的,否则,单纯是为了满足表达欲,完全可以写日记嘛。通过博客写作,还是希望能找到些认同,认识些有同样价值观的朋友,彼此交流交流。

但其实我是一个不太善于交流的人,这么多年来,也有些通过博客评论、邮件希望和我联系的朋友,除了生活中的朝夕相处,在网络上我好像还没有发展过一个从陌生到强链接的友谊,比如从陌生到能到一起喝喝酒聊聊天吹吹牛逼的关系。

所以我还是一个比较拧巴的人。

大约17还是18年,我开通了微信公众号,但不知道写什么。当时,微信公众号还是邀请关注的模式,具体细节我不是太清楚,就是你得自己拉人,我记得当时很多人通过知乎、新浪微博拉人,发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一度weixin、微信、公众号都成为了屏蔽关键字,然后发展出加V,加红♥的宣传表达。

然后又因为是公共平台,会有各种各样的关键字审核,监管等等,先要出来卖,然后还要自己拉皮条,最后还要自我阉割,所以从注册开通之后,我就一篇也没更新过。

但似乎从去年开始,微信公众号好像变更了些算法。以前,我的订阅号里只能读到我自己选择关注的一些人,但从去年开始,在我的订阅号时间线上会出现一些根据你阅读匹配的一些你并没有关注的号,也就是说微信开始自己拉起了皮条,如果你想在这个平台上卖,除了阉割阉割自己,剩下来就是耍起十八般武艺,把自己卖的更好。

我在今年的推特上进一步看到一些朋友验证了我的这个看法,他们说是流量池,你写的东西一旦进入了流量池,皮条拉的飞起。

这倒是令我有点兴趣。所以说人还是贱,我这篇博客当然也免不了充当老鸨的角色。

而你一旦放下心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有这样几点理由是我开始在微信公众号开始写作的原因

  1. 挣钱
  2. 寻求认同感
  3. 操练手艺

从这三个方面谈谈吧

  1. 挣钱,我17、18年开通微信公众号的时候,就非常喜欢他的一个基础功能,赞赏,这真是一个天才的设计,和当年起点开通付费阅读一样的天才设计。我仔细追忆我的写作经历,能让我这么多年写字的一个巨大源动力,是曾经收过带信封的稿费,那是08年左右,我无意中通过我的163邮箱给一个不知名的杂志投过一次稿,后来被选用,收到过200带信封邮递汇款的稿费,但没收到样刊,后来163邮箱被盗,我连底稿都找不到了。但我清楚记得,当年收到过稿费的那种喜悦,甚至一度以为自己以后可以靠写字为生。这件事当然带有很大的随机性,但这种金钱的肯定对于当时和现在的我来说都意义巨大。要知道,从别人口袋里正大光明的掏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 寻求认同感,其实和1一样,金钱的肯定其实也是一种别人的认同。这似乎是我某种心理上的缺陷,我并不能完全独立,我需要通过别人的认同来找到自己的价值,也就是说我活在别人的评价里。当然了,我一直在努力克服这种心理缺陷,克服这种心理缺陷其实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构建自己强大的价值观,从自己的价值观出发观察认识体验这个世界,另一种是获得更多的认同,这样当否定打击你的人出现时,你知道你并不是一无是处。目前来看,前一种更难,毕竟从众还是容易一些。而微信公众号作为一个平台,寻求认同感还是容易一些。

  3. 操练手艺,写字的确能给我带来很大的快乐,但我曾经也试着写过一些小说,都是无疾而终。构建一个框架,填上上百人,对我的水平来说还是太难,非我所能胜任。我目前也就能操练1500-2000字左右的水平,所以我将目光投到非虚构写作上来,而微信公众号对我而言就是比较适合的平台。

在博客写作这三者的关系是操练手艺(满足自己的快乐)>寻求认同感>挣钱,而在微信公众号上写字,当然是一个面向读者写作的过程,这三者的关系应该是挣钱>寻求认同感>操练手艺,当然如果手艺太差,估计也挣不到钱,所以这三者的关系还有待进一步验证。所以,假如你读了这篇博客,并关注了我的公众号,看到了超过四十个字的标题,也不要太惊讶,这只是我在操练手艺过程中的模仿学习。

下面是卖一卖自己的公众号二维码,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关注一下,你不会吃亏,关注一下,你不会上当。

一件小事

燃气灶坏了。

表现的症状是:打不着火。

搬来新居的地方已有三年,偶尔为了改善伙食也做饭,放假期间突然打不着火。彼时,牛肉、排骨血水已泡,急等焯水放入刚买的陶瓷炖汤煲来一场水与火的交融,然后熄火了,燃气灶的开关按钮啪啪的按着冒火星就是没有火,我陷入深深的沉思:为什么没有火了呢?我问自己,谜底肯定不在谜面上,我在抖音上搜了下:燃气灶打不着火的原因,跟着视频检查了点火器的高度、内环火盖的积碳以及调整了风门的大小,结果统统不起作用。

当一个人彻彻底底失败的时候,他就会寻找出路,我开始了逻辑推演:

首先,燃气灶有两个灶头,而且我平时使用灶头的频率不一样,一个灶头坏了,不可能另一个灶头也同时坏了。所以我之前对着视频的调整应该是白忙,能同时造成两个灶头都打不着火的原因其实只有两个:一个是没有燃气,另一个是没有电。

然后我检查了燃气的开关阀门,没有问题,又检查了燃气热水器的使用,也烧的正常,说明燃气是没有问题的。那么剩下的只可能是燃气灶下的电池没有电了,但是按点火旋钮的时候,明明能看到点火头上滋滋的冒着蓝弧光,这误导了我,我打开了橱柜门,拆掉了燃气灶下的两节1.5V的大电池,这么浓眉大眼的两节大电池没道理用个三年就叛变了啊?

但是它就是叛变了,我原来以为这个电池的作用就是给点火头以电子,就像打火机一样,没想到这电池还要为燃气灶下的电磁阀提供电力供应,这是我后来搜燃气灶结构图了解到的,但在那天,只剩这唯一不确定的原因,我虽然不确定,但这是唯一剩下的原因,于是我重新买了两节电池装上,好了!

这种修好小电器的快乐和我上次用手摇下水道疏通软管捅开下水道是一样的。

毕竟省了好几百嘛

亚细亚的孤儿你就继续哭泣吧

说实话我挺喜欢王志安的访谈节目的,最早在国内的《局面》,以及他流落海外创办的《王局拍案》,王局拍案也是我在YouTube上长期订阅追更的频道之一,没想到最近王志安因为台湾大选的一些言论遭到网暴,被迫道歉,几至流离失所,说实话我很同情。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王志安在采访台湾大选的过程中参加了一个台湾本地的脱口秀节目《贺珑夜夜秀》,然后被民进党攻讦说他歧视残疾人,然后被取消签证,五年内不得访台。

最早我是在微博上看到这条信息的,说实话说王志安歧视残疾人,以我多年对这人的观察,我是不信的,然后我就看了整期的《贺珑夜夜秀》,二十多分钟的访谈里没看到王志安有歧视残疾人的言论啊,我有些疑惑:是不是我看的这期因为节目组的压力被迫剪辑重传了?没有,然后我在推特上看到了说王志安歧视残疾人的视频截图,视频文字如下:

王:政治竞选的舞台像是演唱会现场,有歌星,然后有前面铺垫的,还有把残疾人推上去煽情的,我们大陆原来也有这种节目啊,就叫《艺术人生》吗,还有春晚吗,都说泪点要来的时候音乐一起,然后那个残疾人说呃这个支持民进党。

这段话哪里歧视残疾人了?但凡有点脑子,学过汉语的都知道,王志安的意思是:民进党利用残疾人博同情拉选票。王志安对这种利用残疾人的政党所采取的选举手段不耻。

但是没有用,那些民进党的支持者彷佛一瞬间集体高潮,势不把王志安弄死不罢休:公布王志安在日本的公司名称、法人、住址、员工信息,甚至到王志安公司楼底下蹲点。王志安怂了,王志安在道歉视频里说了:他自己已经流落海外,肯定是回不去了,但是他的团队,他制作节目之后的那些幕后人员还有家人朋友,还需要回国,他不能连累他们。

你们看看,这种所谓的民进党所采取的手段多么熟悉,多么卑劣,代表台湾民主的政党其实和阿共一丘之貉,一个藤上结不出两个瓜!

说到歧视,在《贺珑夜夜秀》里还有这样一段对话:

主持人:现在学生因为玩抖音,开始学会讲支语,你听过支语这个词吗?

王志安:没听说过

主持人:就是中国人讲的话啊

王志安:啊,中国人讲的话叫支语啊

主持人:用字用词

王志安:支是哪个支啊?

女:支那的支

王志安:支那不是也包括台湾吗?

主持人、女、观众哄笑

王志安:在日本人眼中支那包括台湾啊

女:真的?

王志安:真的

听到这一段,我整个人都起鸡皮疙瘩,那个露出深V大胸的女的掩手捂嘴张开大牙一脸疑惑的:真da er!我生理性厌恶的同时惊觉中国与台湾的割裂竟如此之深。

但凡有一点点常识就知道“支那”这个词是当年日本称呼中国的歧视性用词,早在还是大清、中华民国的时候,你即便不承认中国,你们台湾始终还挂着青天白日旗吧,中华民国也不认?忘记了台湾被日本殖民的时候被叫做“南支那”?还好意思让日本也封杀王志安,这他妈和认贼作父有什么区别?

我以前还对台湾的民主略有期待,也曾觉得他们可能是华人之光,直到看到那一堆哂笑的观众,乌合之众,去他大爷的华人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