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点药



我已经很长时间忘记全身没有疼痛的日子,大约五六年前,心窝处疼痛,起初我以为是剑突问题,去医院拍了CT,一切正常,医生嘱咐多休息。当然了,大部分所谓的病都是会自愈的,这心窝处疼痛是间歇性的,每年都会有几个月,触压有钝感,但是也并不是不能忍受。后来我怀疑是胃或者胆囊的问题,可是无论是去检查还是体检都没有发现异常,人体是一个玄学所在。

然后是腰疼,这个也似乎无解,有人说是和久坐或者久站有关,这个其实也完全扯淡,我们念书的时候,每天坐那么长时间也没见腰疼。还有就是跑步后小腿胫骨和跟腱处疼痛,有人说是跑量大了,超出了人体负荷。作为个人经验,我也不能完全赞同,我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为了每天晚上能准时看到《灌篮高手》动画片,天天穿着布鞋在乡间小路上跑三十分钟赶回家,一跑就是三个月,也不记得有什么疼痛的问题。而现在亚瑟士的跑鞋,平坦的柏油路,计量手环甚至筋膜枪都使上了,结果还是无济于事。

长期的有名或者莫名的疼痛总让所剩不多的精力轻易耗尽,想到心力这个词,可能再也没有青春年少时似乎无穷无尽的能量了,感到衰老,三十多岁感到衰老似乎也为时尚早,可是你盯着自己的毛发,肚腩,体重以及性功能,它们已经开始了,就像你一直觉得自己还年轻,有一天发现身边已经全是90或者00后朝气蓬勃的面孔了,这种感觉就像路遥《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一直视为妹妹的金秀,有一天突然向自己表白,然后你发现,人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可是在你眼里,在你的记忆里,她还是那个跟在你屁股后面的小妹妹,你恍然大悟,其实算起来,你们的年龄也就差个三四岁。衰老是一瞬间的事情,你盯着镜子也许发觉不出,可是你拿出十年前的照片,一切原型毕露,然后你感叹:“金黄的落叶堆满我心间,我已再不是青春少年”

周五早晨,嘴角起泡,单纯疱疹病毒,每年秋天都会来一次,到下班后病毒复制的厉害,都已经开始疼痛了,去药店买了点阿昔洛韦,然后在药架拐角看到了布洛芬。我想起我奶奶晚年时,长期吃一种一块钱好几粒的止疼片,那时买药医生还会用勺子从一大瓶分出一点倒腾到纸上叠成三角状,现在想来应该就是那种便宜的布洛芬片。我知道布洛芬,依赖性和副作用相对最小,犹豫着是不是来一盒,然后买了人生第一盒止疼片。我总想着,止疼片有什么意义?甭管它的药理是什么,总体上它治标不治本。可是同大部分问题一样,人生哪有那么多真理,有时候有个替代性的解决方案已经谢天谢地了。

然后在周五的临睡和周六的傍晚分别吃了一粒布洛芬,在跑步之前,我特意按压了下小腿的胫骨肌肉处以及跟腱处,确认依然是疼痛的,然后去跑步,十公里。然后今天早晨醒来,我分别测试了腿、腰、心窝,居然全部不疼了,真是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心态温和,对世界充满温柔,阳光明媚。

我想起《盗梦空间》里那些以梦为生的垂垂老者,虚幻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最怕醒来时,面对现实。

跑步一月

94.18公里,25次运动,时间从2020年7月21日到2020年8月20日,本来想要今晚凑个100公里的整数,大雨,作罢。不完美是常态,偶尔的放纵也是常态,接受自己,无非这样。每日记录链接:跑步详细记录表

整体上这个月的跑步计划执行的还是很完美的,但是跑的频率似乎有点高。刚刚开始跑步,次数多了似乎并不好,以后尽量将每月的次数控制在20次,提高单次的公里数,然后常态化,将前三个月的目标暂时定在每月100公里,根据身体的适应度再考虑提高跑量。

简短记录下:刚开始的几天,没有找到好的跑步场地,只能出门,分别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顺着柏油路跑,夜晚、灯昏、红绿灯、停靠在路边的各种车,都让前几次的探索路径多有不便。然后在朋友的推荐下,发现离我住处不远有一人工湖,全长应该在5公里左右。(这5公里应该是比较准确的数据,因为在一次公园中举办的夏日全民健身活动指示牌有过显示公里数),环境优美,空气清幽,散步锻炼人群三三两两,氛围尤佳。每晚八点半左右,我骑上我的电驴,带上我的手环和无线蓝牙耳机和MP3,不忍停歇。

起初几次并不能跑完全湖,但是也基本走跑结合,绕湖一圈,可是手环显示的公里数只有2-3公里左右,我以为是所谓的小米手环能准确分辨走和跑的区别,后来次数多了,发现小米手环的渣烂也就这样了,以后再不会买小米的任何产品。好在还有个能和手机APP同步记录的功能,起码能记录记录时间,我知道我跑完了也就行了,数据的准确性也并非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跑了而已。

大概适应了三四天,就可以一口气跑完全湖了,然后是越来越轻松,只是出汗,呼吸也平缓很多。只是在连续跑了十天之后,小腿胫骨内侧疼痛以及跟腱骨头疼。对于跑步损伤我还是有意识的,主动停歇了两天,让身体适应,然后在身体似乎还没完全适应的第三天又出去跑了,我知道自己,一件事停歇的时间长了,就心生倦怠,然后就离放弃不远了,在一件事还没有形成习惯之前,这种倦怠是危险的。然后买了筋膜枪,震一震,跑完拉伸拉伸,似乎身体也能适应,并没有大碍。有一天心情不好,试着多跑了一公里,发现5公里后,居然很轻松,由着性子跑,跑个全湖两圈也不是不可能,考虑到盲目提高跑量的后果,也是主动放弃了,循序渐进,慢慢来吧。

体重并没有减轻多少,相对于跑步来说,其实节食的减肥效果更显著,我试过断食,一天一顿,体重最轻到过68KG。而跑步后在饮食上并不做控制,人的注意力、精神是有限的,对于我这种凡人,高度自律往往会带来突然崩溃的可怕后果,人的潜意识无非是些食色性,不常安抚,与之对抗,它就会突然在某一瞬间倒塌,得像个孩子一样照顾它的情绪。

没有什么大的改变,皮肤变得稍好,腹部依然一团,睡眠稍好,情绪略稳定,抗压能力有提升,注意力有提高。我也没期望短期会带来大改变,这不现实。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重要的是我想变的健康点,不再颓废下去,还想就一个对的事情做下去,长期下去,对抗或者说延缓虚无。

这就是我的跑步一月,希望以后每月一篇总结,长期下去,仅此而已。

继续阅读

知识和技能

我意识到原来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比如我知道鸟类飞翔的原理,我知道空气动力学,但是我不会飞。人类也似乎有一种能力即:即使我不知道这个知识,但是我会这个技能,比如语言。我们学习说话的时候,能和父母交流的时候,根本是不知道所谓的语法规则,不知道什么动宾结构、主谓结构,但是我们会说话这个技能,能交流。比如驾驶技能,在学会开车之前和之后,我们不知道发动机、变速箱的原理,不知道离合器的原理,不知道动力系统组成知识结构,但是我们能驾驶汽车。所以我似乎意识到,人到中年的我似乎还有救。

高中之后,我似乎陷入了一种糟糕的循环,即追求知识的陷阱中去。更多的时候,最后不得不承认,天赋有限,屡屡中断。很多时候,其实是在学习技能,结果掉到学习知识的汪洋大海中去了。比如我曾经学习Linux,按照技能的学习路径应该是熟悉每个命令、配置服务,将每个命令、服务配置的技能练习得滚瓜烂熟,然后走运维的路子,这是符合我智商的路子。但是偏不,在看了Linus的传记《just for fun》以及一些自由软件、黑客精神的感召,觉得那风光无限,跑去读Linux的源代码,跑去啃赵炯老师的《Linux内核完全剖析》,看了个开头,原来有汇编知识,然后扭头跑去啃王爽的《汇编语言》、罗云彬的《琢石成器: Windows环境下32位汇编语言程序设计》,然后从开始到放弃,高估能力,虚耗半生。钱也没挣到,知识也半途而废,更谈不上精进技能。

要分清楚你需要的是知识还是技能。知识大而广,技能小而精。另外学习知识和学习技能是不一样的,虽然我还不能做一个完整的总结,但是以现有的经验来看,我试图做一点小总结。

知识无上限,技能有上限,知识不可测量,技能可测量、可观察,相对而言,技能兼容性强,而知识的兼容性差。具体就不举例了,自己体会。

而按照这个厘清的概念,我想按照上天赋予我的这个脑子,我该朝技能路上走一走了。而技能的训练是有基本规则的,比如学习游泳,首先需要进行基本功训练,包括呼吸,漂浮,上肢动作,下肢动作。其他技能也一样,都要遵循从基本功到简单动作再到高级动作这样一个顺序来进行。最重要的是不要抱着一本《游泳原理》去看,那样对于我这样的脑子来说屁用也没有,说不定看多了以后,还自以为感觉不错,高人一筹,制造出虚假的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