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笔

最后他们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

最后他们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看空的越来越聪明,看多的越来越有钱。

在《野韭菜也有春天》里我写了今年年后这段时间投资股市的经历,终于在前几天我以总盈利20%退场了。那天的六手平安我分两次清完,都是以当时看到的现价卖的,没有丝毫挣扎着还想往上搏一搏的意思。可是清完后,怅然若失。我在这只股票上花了三个多月时间,从最低点扛到盈利+15%,就像我对我朝夕相处的五姑娘那么熟悉,我知道涨势远没有结束,就像一辆高速行驶的卡车即便刹车也要往前冲一段距离,可是我还是清仓了,倒不是听从了我哥的建议,他根本不炒股,他的认知估计这辈子都不会炒股,他永远是那个越来越聪明的人,而且估计也永远不会改变。我清仓的原因是我知道自己是个傻逼,在投资领域是被割过韭菜的人,之前亏的时候躺死那是被逼无奈,现在盈利了还是不知道自己持有的到底是什么,所以在别人一片牛市的呼声中我想我这个傻逼还是退场吧,我只是恐惧而已。

下午查看自己中国平安从建仓到清仓的交割单,想仔细回忆下这段经历,所以开始写这篇博客,算作记录。

序列 操作/时间 价格/数量 交易金额
1 建仓(2020-3-12) 76.65(200) -15335.31
2 买入(2020-3-16) 72.85(200) -14575.30
3 买入(2020-3-23) 66.73(100) 6678.13
4 卖出(2020-3-24) 68.47(100) 6835.01
5 买入(2020-3-27) 71.00(200) -14205.28
6 派息(2020-5-7) 780
7 卖出(2020-7-6) 82.49(300) 24715.57
8 卖出(2020-7-6) 83.76(300) 25096.09
9 红利差异税 -78

序列1: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过年后在海螺上挣了点钱后,觉得还是要买龙头,买了两手平安,好像是80,恰逢那时候平安回购,两手挣了800,跑了,然后在2020年3月12号的下午,出来放风,看到76块的平安,人都是有很强的路径依赖的,股市里有人说盈亏同源意思就是说你在哪里挣到钱了,你亏也是亏在那里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对于我来说相对80块钱买的平安,76块够便宜了,对吧,要是再回到80又是800入账,多好,没有丝毫犹豫冲进去了。然后就是被套。

序列2:到2020年3月16日,短短四天,倒亏了800左右,对于咱这种小韭菜来说,割个一两百的肉还是可以承受的,但是要是割快1000的肉,那是真疼。那么唯一的路径就是补仓,降低成本。什么叫补仓呢?比如你今天100买入一股,明天跌到50,你看要是从50涨到100太难了,那么你就补仓,再买入一股50,合计下来你现在的成本是75,从50涨到75回本比从50涨到100回本要容易多了。但是补仓是把双刃剑,即你的持仓成本降低了,但是你持股数多了。要是继续下跌就是跌双倍了。

序列3:懵逼了,到2020年3月23日,平安没有丝毫止跌的痕迹,直接干到67以下了,账面上那时候应该浮亏3000多。就是在那几天早晨痛不欲生,不断追问为什么又是我,每天晚上回到家等待美股开盘,期待奇迹,期待反弹。我承认这时候人开始有赌性了,就像赌徒一样,那时候因为还有部分钱在基金里,进出需要时间,身上没有多少能动用的现金。然后我打开了支付宝的借呗,因为是去年才开始使用支付宝,借呗对我的利率很高,万六,一万使用一天需要6块,而也只能借补仓平安两手的钱。股市进出一次再到资金转出需要三天,借了两手的钱,虽然说起来有点笑话,但对于咱这种小散来说也算开始加杠杆了。

但是在这天买的时候,还是怕了,有两手的杠杆资金,但只买了一手,关于股市猜涨跌你试过几次就知道了没几人有那牛逼能猜准点位,我怕第二天还是跌,所以忍了一手的钱。

序列4:2020年3月24日,涨了点,其实也没涨多少,内心有点曙光,但是有杠杆在手,还是倒手卖了一手。小散在这里就像一只惊弓之鸟,毫无逻辑,只剩情绪。而人大脑的设计,就是首先被情绪掌控,理性,那是在很深的杏核仁。

序列5:理财基金到账,平安也开始上涨了,这时候觉得应该要开始上升通道了,继续加仓。在这个过程中看了微博上一个言论说平安的ROE很低,其实是被严重低估了,仓位决定脑袋,除了相信还能怎样,为了尽量快点出来,继续补仓了两手。恐慌情绪似乎也不太强烈了,人啊,其实很多时候熬过一些至暗时刻,神经应该就粗条一些,就像好了的伤疤更硬一些的道理。

序列6:派息,所谓的分红派息其实就是拿自己的钱分给自己,但是能降低持仓成本。持有时间不同还要交税,其实对长期投资来说还是有价值的,对短期投资分红派息没什么用。

序列7:在6到7之间其实起起伏伏有好几次我都浮盈2000-3000左右,但是很快又被打回原型,我似乎已经摸到了它的脾气秉性,加之神经又粗条了一些,已经比较能淡然处之了。可是在序列7那天上午,疯了,平安上万亿的盘子直接涨到8个点,这在历史上都是很罕见的,包括大部分社交工具都在喊牛市来了,就像之前的熊市一样。我恐慌了!人说跌你恐慌,涨你恐慌个屁啊。但是我恐慌了,看着浮盈,你只需要按一下卖出,那些浮盈就是你的了,对,那些浮盈就是你的了。落袋为安吧,落袋为安吧,心里一直在朝你召唤,差不多得了,那可是钱啊。没有丝毫犹豫挂单卖出。但内心依然有另一种声音:你这韭菜都能挣到钱,不是高点,不是高点,可另一声音叫道:卖了卖了。那就先卖半仓。

序列8:下午,疯了,继续冲击,眼看都要冲涨停了,查记录平安历史上从上市到现在只有5次涨停。交出筹码,被洗出,拍拍屁股下车。我看到时价格83.76,没有丝毫犹豫清仓。清仓完后,像是事后烟,我进入了贤者时间,怅然若失。我知道这不是终点,第二天早晨87,可是你一旦下车后,是很难再上车的了。因为之后的任何一个买点相对于你以前都是高点。

然后我开始聪明起来,你知道大脑是很容易被欺骗的。一万七千亿成交量,连续三四天,肯定要回调;牛市,笑话,大A常年三千点上下蹦跶,快结束了。我也开始相信了,因为我从头至尾,压根不知道什么是股市投资,更多的是赌博。只是死扛和运气好而已,但不会每次都能逃出生天,而解决之道是了解。

所以接下来我准备做个网站,也想好思路了,将从基础开始,学学投资,学学分析。

虽然暂时没什么钱,但我觉得还是要了解一下这个市场怎么运转的,智商也很低,但日拱一卒吧。也希望没人教育我,你聪明就继续聪明,我们都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那就很好。

偶像的黄昏


这里偶像的定义是宽泛的。在我成长过程中,其实有过很多偶像,比如歌手、演员、作家以及罗老师,虽然我现在不承认了,但是别人也曾的的确确将思想装进了我脑子,通过音乐、电影、书籍以及脱口秀演讲。有时候你很难避免不受影响,就像你小时候吃过的饭肉一样,它们后来成为了你身体的一部分。

人的思想是极容易被污染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被洗脑。我曾在船厂遇到过一个北派金盆洗手的传销小头目,曾自信的认为自己不会被洗脑,那小头目当时郁郁寡欢,沉默少言,临了在集体宿舍登上高架床睡觉前告我一声:像我这种是最容易被洗脑的。我哈哈一笑,心中不信,故弄玄虚,不置可否。

当时不信是觉得脑子是自己的,别人怎么可能将我的脑子洗了呢?那时对洗脑这个概念中的“洗”字还仅仅停留在表面意思,就像我小时候父亲对我说被人卡了,我对卡字的理解是一个人怎么可能被渔网给罩住了呢?后来渐渐长大,对世界的认识逐渐分明,读过几本简单的心理学书籍才发现,洗脑无处不在。比如广告,就是一个最初级的洗脑过程。

有一天我对自己臃肿的身材开始失望,准备跑步,根据建议需要一双跑鞋,映入我脑子的第一个品牌是特步。我没有犹豫,骑着电驴赶到购物广场特步专卖店,前后花了五分钟挑了一双,那条街上有耐克、李宁、阿迪达斯以及361,但是我就是觉得我这特步不错,甚至看都没看其他家一眼。这个选择似乎一切合理,然而仔细想起来似乎并非如此。人的认知其实非常有限,虽然很多人自认无限。我之所以选择特步,是因为当年每个星期看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而特步是它的冠名商,”特步,非一般的感觉“广告词天天经汪涵等一众主持人念,后来了解,好像一期节目特步要求品牌必须植入四次。

仅仅四次,每周一期,可是日积月累,就能影响你的行为。而且更为恐怖的是有过这第一次购买的“锚”,后来买跑鞋只认这一家。我想起高中生物课上那只被用来介绍“印随行为”的鸭子,当年我们哈哈一笑,鸭子就是鸭子。

我后来看过一些文字记录真正的传销洗脑过程:封闭环境、限制信息摄入、权威等级、金钱刺激、服从测试,一套流程下来很难有人不被沦陷。我对自己会不会被洗脑不再自信,扪心自问,如果一天我不幸进入这个环境,是肯定就成为那个“皇军让我给你带句话”的小随,并且对自己的行为深信不疑,注定要改变世界的商业史。

起初的一根毛,后来成为了一座山。

还谈不上思考,我开始注意起脑子里那些已经固化了的来自以前偶像(或者更宽泛的欣赏的人)的观点,有多少是自己的?换成对立方是不是就真的难以接受?以前第一眼就觉得恶心傻逼的观点它们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他们的出发点是什么,而不再是与我不同,无法分辨的时候甚至对立双方的观点都接受,直到下一次一方再抛出一个论据。

四下一片黑暗,我摸到了大象的睾丸。我说:大象的样子就是呈双抛物线的。

“不对,是圆柱”有人反驳我说

我想,我似乎走到了偶像的黄昏。

野韭菜也有春天


上次在《一个韭菜的自我修养》里我写了自己被割韭菜的经历,朋友说贷款利率过高、庞氏骗局啥的。我气就气在这点,要有个20%-30%的年化我也就认了,就一8.5%左右的年化还是被割我这气实在不顺:记得当时内心里有林冲风雪山神庙的冲动,我从小到大,向来谨慎,从没吃过这么大亏。那段时间,躲在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的空间里,这件事太傻逼又不能叨逼说,加之身体小恙,郁结难平,本来稀疏的头发簌簌而下,发际线借着这东风又向后后移了几毫米。夜神人静,月影阑珊,也曾站在11楼的空中俯瞰众生,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傻逼,后来实际上这已不是亏钱的事了。

这件事之后,我总结到的两点教训是:一、即便是赌钱,你也要去那些正规赌场。二、在做决定,特别是利益决定,脑子永远用自己的,即便是你之前借用过人家的脑子(稍后就这个话题写一篇《偶像的黄昏》)。然后我转身去了正规赌场。

我去的第一个“赌场”是基金,我的看法是在被割韭菜这件事上,投资本身是没有错的,投资本身也是有风险的,作为一个韭菜,我错就错在去了一个赌场,这个赌场赢了钱出不了门,甚至还有被闷杀的风险,这个风险太大,好在运气不错和穷,损失不大。出了事,起初将头插在沙子里,假装看不见,醒悟后看了看身上,虽然褪了层毛,还有点肉,所以抖落抖落身上沙子,看看能不能将损失的毛找补回来。

我走进腾讯理财通,瞅了瞅基金,根据看到的一些基础信息,学着定投。每个月发了工资,分两批,实验两种方法:一种是一月一千,每月定投一次,一种是一个星期二百五,每月四次。最后等今年冲进第二个赌场股市的时候,运气不错,找补回来两千(中途大跌的时候各有过一次补仓),第二种每月四次收益率略高。

转眼就到了2020年的春节,因为新冠疫情,超长假期,股市较其它市场首先开张。那天早晨,我在茅台加持的宿醉中醒来:三千股跌停,大盘指数直接干到2716,而在年前还是3000。

我再次鲤鱼打挺,千载难逢。基本逻辑其实很简单:第一,新冠疫情肯定会过去;第二,虽然平时不炒股,但也知道,大A兜兜转转常年三千点上下波动,迟早能回三千。这一波绝杀,是给我等还没入市的小散送钱来了。

想都没想,就是冲,将身上能腾挪的现金,虽然很少,咣咣入市。因为没经验,捡便宜的买,什么京东方、海澜之家、海能达,一通买。一想还不对,又从理财通腾挪一部分留着,因为不确定,当天虽然全都跌停,捡了便宜,但我不知道还会跌多少天,准备等第二天再跌停的时候补仓。

然后就开始了噩梦,第二天没有如我预料的那样继续跌停,开始微微涨了,懵了,没按套路出牌,因为真的是小散,一看昨天冲进去的今天累计都有三个点的盈利了,好嘛,赶紧撤,肯定还有跌停,到时候再杀个回马枪,完美,我都为自己的聪明机智高兴了起来。然后我错过了大A的第一波反弹。

因为之后的几天,几乎全中国人都闲在家里无事可做,只能炒股,那几天几乎天天万亿成交量。而我自以为是的认为,不可能,肯定还有回调,空仓,等待完美时机,这一等就到了元宵节前的二月七号,大A没有如我预料的继续跌停,一直朝上,我知道错了,准备再冲。这次我选择了海螺水泥,而这一次选择改变了我。

我之前是从来不买高价股的,我所说的高价股并不是说的价值高,而是价格高,因为真的很穷,买不起,你看我说的挺热闹,在当时我痛定思痛,也只敢买两手47.5的海螺水泥,再留两手补仓的钱。之所以买海螺水泥,是因为朋友的关系去海螺水泥玩过,知道世界五百强,水泥股第一,牛逼,即使被套,这龙头首先大概率不会倒闭退市,套一套也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肯定能吃肉,用来投资的钱半年左右大概率也用不上,疫情过后,根据过往经验,国家肯定大规模放水,一放水,肯定是大基建,基建要水泥,你看我一个这么点钱的小散也能扯到国家大势上去。

然后吃完了驴肉鹿肉,过完了元宵,准备上班。那天早晨动身,惯例蹲了个坑,掏出手机,半根香烟,等待开盘,两手海螺水泥直接浮动小赢400,我顺手擦了擦屁股,兴冲冲回去了家,和老爷子分了分享,老爷子眼中有光。然后上了电驴,车站登车,再次掏出手机,懵了,800,没有丝毫犹豫,清仓。

然后我学到了股市里第一条经验:你这个傻逼都能挣到钱,那说明你卖的点只是起点。之后海螺水泥,一骑绝尘,从我的买点47.5上到62,而在这过程中我抱着我的800死死不撒手,再也不敢冲进海螺水泥,彷佛一条狗盯着那800的屎觉得那是一顿大餐似的。

然后是波折的上班过程,因为朝九晚五,实在太闲,没事的上班摸鱼时间,炒炒股它不香吗?在这之后,买了两手平安,挣了800,飘;突发奇想,疫情爆发,各国放水,货币贬值,黄金必然大涨,盛世古董,乱世黄金。赤峰黄金,便宜,六手,哎,还就这么巧,又是大涨,300入账,更飘。这一连串的骚操作,弹无虚发,开始让空仓的日子有点难受了,这让我深刻理解了赌徒的心理过程。然后大A就这么不动声响的出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教训教训了我一下。那天下午户外放风抽烟时间,我看了眼TCL科技,就这么巧,跌停了,当时的价格是5.94,便宜,买了五手试试仓,第二天继续跌停,没事,你看我还是明智的,只买了五手试仓,为什么买五手,就是等这一天再补五手的啊,第三天又是七个点跌,懵了,第四天,涨,第五天,微跌,在TCL科技从5.94到3.98的下降过程中,我前前后后,进进出出,像是夜宿春花一般,最高持仓40手,最高浮亏2000多。悲剧的是,在这过程中我因为看巴菲特和穷查理,居然要实验价值投资,再次买了两手中国平安,从82一直跌到68,补仓到六手,动用了存在货币基金里的资金和花呗、微粒贷,账户最高总浮亏7000,打的我好几天早晨醒来痛不欲生,恍恍惚惚,期待奇迹,期待我那肯定回不来的P2P能够在展期后还给我,打的我每晚关灯吃面,打的我不断告诫自己这是浮亏,只要不逃,总能回本,打的我多次到微博去找那些看涨的博主给自己打气,打的自己不断扪心自问:为什么又是我?我自认不曾偷鸡摸狗,不曾趴墙头偷窥女生洗澡,不曾摸小男孩鸡鸡叫喊爸爸,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丛林就是这么残忍。伴随着美股一万点大跌,特朗普开始无限QE大放水,各国救市,降准降息,一棵再次在风中凌乱的韭菜只能迎着风选择等待。已经这样了,割肉是不可能割肉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割肉的,做套又不会做,只能躺在地下装死这样子才能维持的了生活。好在等待的时间不算太长,伴随着茅台五粮液屡创新高喝酒吃肉的消费股行情后,科技股特别是mini-OLED的TCL科技股迎来了超跌反弹,我的成本4.52,很快就解套了,想走,不行,我告诉自己,浮亏2000都抗下了,不吃点肉对得起曾经吃过的面吗?我这颗烂韭菜,终于在浮盈2000的时候跑路了,和海螺水泥的错误一样,之后TCL科技一骑绝尘上到了6.33。这再次告诉了我:对于傻逼来说,同样的错误犯两次是大概率,很多时候,How many roads must man walk down,答案是在风中飘。

在这个过程中,因为疫情赋闲在家,老爷子也很快加入了战线,作为一个比如还不如的韭菜,老爷子迷之自信。和我经历一样,老爷子在祁连山这只股票上以10000的本金,四进四出,轻轻松松获得了20%的收益,这让他那颗天天深夜研究彩票到三点的躁动的心无处安放,直到他遇到了北新建材。连续一个半月的下降通道,打的他无问东西,顿足连连。好在我已经从TCL解套小盈,不断补仓,最后在一次反弹后,在依然浮亏400左右的情况下,我告诉他已经解套了。我的本意是希望他解套后休整休整,然后转身第二天早晨他给我发来信息:长江电力,四手。目前在大盘已经站上3150的情况下,在各种狗屁股飞上天的情况下,在券商板块集体涨停的情况下,他依然浮亏20,这次我不准备救他。教训不够惨痛,人的记性就不长久。

好了,到我持有到现在中国平安这只股票上了。从TCL科技小盈之后,我的心态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我这棵韭菜不再那么绿了,有点韭菜黄的味道,一点波动也不再能扰乱我。在资讯发达的今天,什么股票好什么股票坏其实已经能通过消息很容易分辨出来,剩下考验的无非就是人性了。很多道理其实你也懂,其实也不难理解,但每个人实践起来都不一样。

大A的大蓝筹,茅台五粮液是千里走单骑,K线天天新高,可惜我买不起,所以在海螺水泥之后,我撞着胆买了平安。然后是连击:疫情对保险影响巨大,去年港独,在香港汇丰银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平安去年背负使命在香港开启了对汇丰银行的买买买模式,直接买成了大股东,总算从经济上控制了一下。然后今年疫情,汇丰决定不分红,再加上平安高层变动,这一串连击直接将万亿的平安打到70以下,像我们这种小散,看到的消息基本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消息,等你知道后早已是8手之后的消息了,所以意义不大,只能承受。我一朋友说80以下的平安,肯定赚钱,到80后他说现在行情不好。过了一段时间,他和说我在等70以下的平安,后来到70,他说现在行情不好,平安今年很悬。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我在股市中学到的另一条经验是:观点之争,最是廉价,你又不是哲学家。大部分的信誓旦旦都是信念,还谈不上观点,一阳改三观。我在平安上的补仓和平安的高分红,最终将成本做到71,在平安的最低点到今天高点这段旅途中,起起伏伏,至少有三四次我都能全身而退,小盈2000抽身。可是一想到在资金扎堆,满眼都是人精的股市里,我这种傻逼都能挣到钱,就再次打消了清仓的念头,既然一开始持有它是践行价值投资的,那就再坚持坚持。

然而七月一号之后,平安的三根大阳线让我第一次在一只股票上浮盈4000,跌还好,麻木之后就不疼了。而这样涨,我快扛不住了,这一两天有好几次我都忍不住要出手清仓了,大A已经3150了,券商银行保险像疯了一样,直直拉涨停这种走法,我从未见过,连续两天万亿的成交量直接将我干懵逼了,很多人都在喊牛市来了,2015年的牛市我没经历过,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状景,可这次牛市真的会来吗?我不知道,我依然是个傻逼,在浮游的海中,四下一片黑暗。

好在,也许就是运气,在今年股市里,我这个傻逼终于填上P2P那个坑了。野韭菜也有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