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默认

我为什么支持死刑

电影《教父》的开场,棺材店老板包纳萨拉的女儿被强奸,法律不能给予重判,包纳萨拉请求教父帮忙。教父一开始以其不尊重自己的友谊拒绝,直到包纳萨拉屈服,喊出“教父”,教父才答应其要求。

我以前与朋友讨论过死刑问题,朋友不支持死刑。我将问题极端化:“比如你的父母被人杀了,你会怎么办?”朋友回答说:“我会和他拼命”,所以我有时候特别不能理解那些支持废除死刑的人,同态复仇,杀人偿命自古以来就被认为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经过所谓人类的文明化进程被否定了。

后来我想明白了,人在看待一个问题和自己亲身经历一个问题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有时候是完全迥异的,就像《教父》里的棺材店老板,他看不上柯里昂家族的“黑手党”,等自己遇到事,女儿被强奸,法律不能重判,他立即想起了“教父”。

我看到很多人在“江歌案”和“杭州保姆案”那里圣母心泛滥,认为法律的本质是教育,是感化,是救赎,这可能是受到西方白左文化影响,西方国家的法律有个很重要的特色是宗教影响巨大,认为人的生命是神给的,由人剥夺是对神的冒犯,这也是神,那也是神,当然在我们这个没什么宗教信仰的国度,这简单就是扯淡。

还有人认为,死刑并不能降低犯罪率,对有些人来说该犯罪还是犯罪。这也是扯淡,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记得很早之前,人们讨论酒驾到底该不该入刑,一大堆人当时也认为入刑并不能有效降低醉驾的可能性。你要知道,在贵国酒桌文化浓厚的氛围里,很多人甚至认为即使入刑,肯定还是该喝喝,该开车照样开车。但是自从酒驾入刑后,有一个职业爆发性增长,代驾,有些人说文化啊,底蕴啊,沉淀啊,事实证明人这种“可塑性”极强的动物,还真没有什么改不过来的臭毛病。刑法除了惩罚,还有威慑的作用,而在所有的威慑的刑法里,死刑无疑是最具威慑力的,你说死刑不能降低犯罪率,我是不信。

还有人认为,相对于死刑,终生监禁可能更痛苦。我只听过死刑上诉要求改为无期,没听过无期上诉要求死刑,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基本是一种极为强大的生存哲学。对生命的眷顾也是人极为重要的本能。

当然,死刑有一个问题,这是我在看《肖申克的救赎》里想到的,即在大样本下,总有些巧合的“倒霉蛋”阴差阳错的被误判,死刑让其失去了重新判决的可能。最近的例子是中国的呼格吉勒图,当然这不是否定死刑的理由,而是在对死刑的判决上一定要证据确凿,慎之又慎,将”无罪推论”摆在首位,宁可错放,不可错杀。

论一颗韭菜的自我修养


今年我开始了一些投资实践,因为直到今年我的现金流才刚刚转正,略略有了结余。鉴于银行的利率实在太低,当银行里有点闲钱的时候,很自然的就想到投资。我以前当然是很不屑于投资的,一方面是自己太穷,另外一方面是觉得那么点小钱投资能有几个利息,相对于本金的安全那几个利息实在是不值得折腾。

后来,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当然这与看过的一些洗脑的书籍有关,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其实越没有钱的时候越是要开始投资,这似乎是个悖论,但是作者解释说,你的资金量小,即便全亏也不足以致命,你身上有个万儿八千的资金,亏了,你会去死吗?在现在这个时间段,只要有双手,肯去劳动,断不会万儿八千的就要了你的命。而这万儿八千的小资金,你基本能体验几乎所有主流的投资渠道,基金、股票、P2P理财、黄金期货等等,如果你了解点概率论的基础,你亏光所有钱的概率基本为0,当然前提是你要明白投资和赌博的区别。

比如,你去买股票,你就老老实实的买就是了,给自己设立个止亏的界限,比如到7%你无论什么理由都必须退出,这是投资,就和下棋,打仗似的,胜败兵家常事。你不信,不仅不止亏,还加个几倍的杠杆,借钱去炒,这就是赌博,赌对了当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赌输了“修桥补路无人埋”也就怪不得别人了。

在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中,与我们自身切切相关的金钱的教育反而是最缺失的,我们大部分继承了父母的金钱观。我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开始尝试。

投资最重要的是什么?我问我自己,当然是本金的安全,这似乎也是一个悖论,很多人认为投资就要冒风险,恰恰相反,合格的投资者第一要做的就是规避风险。你看那些交易中心的各种分析工具,建立的各种模型,都是为了规避风险而设计的,那有人说我将钱直接放银行不是最安全的吗?这里说的安全是相对安全,其实钱放在银行也不是安全的,政府滥发钞票,你的钱其实也是在慢慢贬值的,只是数字看上去还是那么多而已,不是有新闻建国的时候存了一千,经过几十年取出来两千,可是他们的购买力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

很多年前我有个朋友的舅舅混到外企的高管,我朋友转述他的一段话,意思是:“当你有一千块的时候,你大抵不会很在乎十块钱,当你有一万块的时候,你大抵也不会在乎一百块钱,你对金钱感到安全的感受力大抵是你收入的1/10²”,后来读一些关于巴菲特,芒格的书籍,用一个时髦的术语大抵就是所谓的“安全边际”。在2017年就要过去的时候,我荣幸了入了股市,成为了一颗小韭菜。

其实对股市,说实话,从来没经过这方面的教育,如果仔细想想,关于股市第一想到的就是电视剧电影场景里的人为了剧情需要的跳了楼,另外的印象就是中国的股市管理混乱,糟糕的一塌糊涂。而我自省后,第一我允许自己买入股票的资金绝不会让我跳楼,第二所谓股市管理混乱,糟糕的一塌糊涂这种印象大抵也是各种媒体误导的作用,当然我也早过了看任何问题一刀切的年龄阶段了。只需要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在中国股市上市的公司,是不是就没有优秀的企业?如果你这样问自己,答案肯定是即便在中国的政体之下,也依然有一大批优秀的企业,不然你实在无法解释GDP的高速增长。茅台,格力等等都是极为优良的企业。

说一下在成为小韭菜这段时间的感受,在入市的这一个月,我一共买过三只股票,北新建材、金杯汽车、兔宝宝。因为我给自己安全边际的资金只有四千元,加上中国股市最低买入单位是手(100股)所以基本上我同一段时间段基本上只能拥有一只股票。我最早买的是北新建材,20.99的成本买的,那天中午喝了点小酒,打开雪球软件,一眼看到我从年初就关注过的北新建材从14到26,然后到21,我觉得是个机会,入了一手,涨跌涨跌的幅度不大,到星期五浮动盈亏到50块的时候,我本着第一次入手,见好就收,完整体验一遍买入,卖出,收钱的流程,卖了。谁知道,星期五卖,星期六,星期日非交易日,钱还取不出来(当然,今天我才明白,其实是能取出来,只是非交易日,银证非联机时间不能转入资金而已),而且卖出的钱好像不对,我又仔细看了看,原来还要给党交0.1%印花税。

第二只股票买的是金杯汽车,卖出北新建材之后,有了点小涨,因为有锚的作用,我就觉得北新贵了(虽然看了很多书,也知道这是锚的心理作用,但是真正到你用现金交易的时候,这种心理还是很典型和奇特的)。买金杯汽车是那天我看雪球软件里的涨跌幅榜单,那天金杯拉了一个涨停,而且我听说过金杯汽车,关键这金杯汽车还便宜涨停后5.24。立马想都没想,买。谁知道涨停后,交易太火爆,没买成,第二天闲着没事,一早下单,结果悲剧就这么开始了。

我是在早晨集合竞价的时候买的,由于我的粗心大意,我在买入的时候将5.24输成了5.42,买当然是买成了,那天的开盘价就是5.42,不知道那个卖我股票的哥们知不知道有个大傻逼居然是输错了数字。这才是悲剧的开始,因为我的成本如此之高,开盘当然是跌了,涨涨跌跌我是有心理准备的,没事。关了软件,到下午打开的时候已经跌到5.2附近,毕竟前几天赚了嘛,没事-20的盈亏,然后我突然想起了以前看过的文章,在股票下跌的时候加仓,可以降低股票成本(第一手542,第二手520,平均5.31/股),等股票涨上去之后解套,因为这股票实在太便宜,索性又买了一手。谁知道我遇到的竟然是20多年从不分红,东北生产,盈利年年为负的铁公鸡,大概到周四的时候已经跌到5.08,心里傻逼了,我接着做了第三个决定,又他妈买了一手。(我承认这一手有赌博的意图,我后来在复盘自己的心理过程的时候感到惊讶,因为这一手完全不由自主,我惊了一身冷汗,这才明白理论与实践的区别如同打飞机与嫖娼的巨大差异),终于在周五早晨,一开盘就毫无犹豫的倒手了。

最近时不常的能听到比特币大涨的消息,我记得我知道比特币的时候它的价格是1000人民币,很多人觉得自己错过了人生实现财富自由的机会,通过我买股票的这段经验,实话说吧,以大部分人的知识储备和财商以及心理,不要说你在1000块时候不会买,即便你买了,你也拿不住它到20000美元的时候。所以你根本完全不要太高估自己。

这些所需要的知识储备、心理的磨炼都需要时间,所以在你的安全边际,早点拿出点钱,做一棵小韭菜吧!毕竟你习得任何技能都需要学费,何况这是直接和钱打交道的技能。

噢,我从2017年开始记录自己的每一笔支出和收入,但没记录投资收入,截止目前为止,我计算了下,我今年的投资回报率是6%左右,比银行的五年期利息高1%。当然不排除一直存在的风险。

现时的低端人口和未来的主人翁


大约十年前听老罗语录里有一段关于“暂住证”的评述,他说“暂住!什么叫暂住?为什么要在自己的祖国里处处他妈的暂住?我想永久的住。我们能不能在自己的祖国永久的住呢?”,事到如今,答案是不能。

很多人可能并不了解当年暂住证的取缔是源于轰动全国的“孙志刚事件”,如果你能看到维基百科,当然事实上你不翻墙可能无法访问这个网站。

孙志刚,湖北黄冈人,2001年毕业于武汉科技学院艺术系艺术设计专业,2003年2月24日被广州市达奇服装有限公司雇佣,由于刚来广州,未办理暂住证,在3月17日晚上被在路上查暂住证的警察带走,当孙志刚的朋友将孙志刚的身份文件送到派出所时,疑因孙志刚之前冲撞过警察,被当事民警拒绝保释,最后被送往收容站,最后被发现在一家收治收容人员的医院死亡

当然套路我们已经很熟悉了,如果你还能记得不久之前的“雷洋案”,官方的说法是“因病正常死亡”,这么多年我们已经见多了“关键时刻”摄像头坏了的小概率事件。好在当年记者还敢干点正事,不像现在都“被迫”干自媒体了,这件事引发了全社会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大讨论,最后于2003年6月20日废止了《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

今天在我们身处“中国梦里”的时代,我们的代号变了,由“流浪乞讨人员”变成了“低端人口”,当然结局是一样的:被清理,限时三天。在这个冬天,24节气已到了“小雪”。

这种万恶的户口制度,这种万恶的在自己的土地上不能自由迁徙,这种万恶的一刀切治理和智力就是现时的“中国梦”。如果你有幸在中国和政府打过一次交道你将能深刻理解。

2004年,我哥考大学,当年考大学户口是跟着学籍走的,我哥的户口一下子从农村变成了城市,毕业后户口辗转到集体户,后来结婚有孩子要落户口,这才真正见识了什么叫死循环,你要落户必须要买房子,可是买不起啊,那我把户口往回迁行不行,不行。最后我哥孩子的户口被迫落在嫂子的老家,我笑着调侃:你这也算入赘了。后来我哥移民到日本,在东京上班,我问我哥,孩子念书的问题怎么解决的,我哥说在我上班的地方,就近。

这几年我的一些在北上广深奋斗的朋友,一旦有了孩子,无一例外的被迫有一个人回到故乡,原因无一例外的是为了孩子教育。有人说北京上海那么大,人口那么多,教育资源不够是无解的问题。这让我想起很多年的笑话。

当年计划经济弄的一塌糊涂的时候,被迫改革开放,许多国营单位变为私人承包,要知道当年是连食堂也就是现在的饭馆都是国营的,有人就说了:吃饭这个大问题,怎么能交给私人承包?结果呢,现在来看,那就是个笑话。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如果有足够多的需求,相应的会很快有足够的供给。饭馆有好有坏,但只要能满足需求,并不是都需要高大上,你看遍地的沙县、兰州。教育市场也同样如此,没有人都想着要把孩子送往北京四中,人们根据自己的能力选择能承受的教育资源,可是呢,我们一贯的特色:一刀切。那些在北京奋斗的农民工自己捐资的打工子弟小学,人并不想和你们争夺什么教育资源,人只想让自己的孩子认几个字,不至于成为文盲,我们的政府采取的手段永远简单粗暴:取缔!

这几年频繁出现的有关留守儿童被性侵、虐待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

好了,有人说老子往死了命的奋斗,混成中产,北京嘛,国营的咱上不了,咱可以上国际私立的,有钱嘛。好了,携程,以及三色教育的事件出现后,崩溃了。

世界即便是个金字塔,我也从没看过能脱离塔基悬空存在的塔尖。

罗大佑在《未来的主人翁》里预言般的唱到:每一个今天来到世界的婴孩,张大了眼睛摸索这一个真心的关怀,每一个来到世界的生命在期待,因为我们改变的世界,将是他们的未来。飘来飘去,飘来飘去。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他冻毙于风雪!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他困顿于荆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