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笔

在长长风吹的街道


既不活在当下,又不活在未来。

在这样夏天雨后,灯光柔和,绿植葱郁。有音乐,新发现的旋律,一直重复。时间凝固的氛围从四面八方将人笼罩,读了一些闲书,心绪安宁,忍不住想要随随便便的写写字。写什么都好,无所谓,真希望这样的空间和时间一直缓缓下去,直到自然衰老。

最近常多失眠,可能和改了作息和生活习惯有关。有时候焦虑,这种焦虑混杂了很多的患得患失;有时逼迫自己伤感,让情绪释放;有时又沉浸在某处,茫茫然如小船起伏,随波荡漾。

我们就这样安定下来,在尘世找到一处小岛。这小岛上已没有太多篝火,灰烬里泛着的薪火开始冷却,我们开垦出一片我们能开垦的动的土地,种上一些能够果腹的作物,看着它四季轮回。我们不再回望,不再期望,那就这样吧,我们握手言和。

《在长长风吹的街道》

你还好吧?你应该很好,我也很好
感到幸福,像感到树的叶子生长
在一天的黄昏,四周黯淡,感到幸福
去年的这个时候,还有前年,很多年前
都应该下着雨吧,这没有什么
我们久别重逢,像熟悉或者陌生的朋友
我们举起酒杯,借各自的肩膀依靠
我们道别,我们行路
在长长风吹的街道

继续阅读

《资治通鉴》周纪六

二十六年(乙巳、前376),王崩,子烈王喜立。魏、韩、赵共废晋靖公为家人(指平民)而分其地。

二十六年,公元前376年,周安王去世,他的儿子姬喜继位,是为周烈王。魏、韩、赵三国把晋靖公废黜为平民,瓜分了他的残余领地。

烈王元年(丙午、前375),日有食之。韩灭郑,因徙都之。赵敬侯薨,子成侯种立。

周烈王元年(丙午,公元前375年),出现日食。韩国灭掉郑国(河南省新郑县,公元前806年--公元前375年,共432年),于是把国都迁到新郑。赵国赵敬侯去世,其子赵种即位,是为赵成侯。

三年(戊申、前373),燕败齐师于林狐。鲁伐齐,入阳关。魏伐齐,至博陵。燕僖公薨,子桓公立。宋休公薨,子辟公立。卫慎公薨,子声公训立。

燕国在林狐击败齐国军队。鲁国攻打齐国,进入阳关(山东省泰安县)。魏国攻打齐国,抵达博陵(山东省博平县)。燕国燕僖公去世,其子即位,是为燕桓公。宋国宋休公去世,其子即位,是为宋辟公。卫国卫慎公去世,其子卫训即位,是为卫声公。


齐国田午弑君自立,国内动荡,各国都来分一杯羹。


四年(己酉、前372),赵伐卫,取都鄙(周公卿﹑大夫﹑王子弟的采邑,封地。)七十三。魏败赵师于北蔺。

四年(己酉,公元前372年),赵国攻打卫国,夺取七十三个村镇。魏国在北蔺击败赵国军队。

五年(庚戌、前371),魏伐楚,取鲁阳。韩严遂弑哀侯,国人立其子懿侯。初,哀侯以韩廆为相而爱严遂,二人甚相害也。严遂令人刺韩廆于朝,走哀侯,哀侯抱之;人刺韩廆,兼及哀侯。魏武侯薨,不立太子,子与公中缓争立,国内乱。

公元前371年,魏国攻打楚国,夺取鲁阳。韩国严遂杀死韩哀侯,国中贵族立哀候之子是为韩懿侯。当初,韩哀侯曾任命韩廆为相国却宠爱严遂,两人互相仇恨至深。严遂派人在朝廷刺杀韩廆,韩廆逃到韩哀侯身边,韩哀侯抱住他,刺客刺韩廆连带韩哀侯也被刺死。魏国魏武侯去世,没有立太子,他的儿子魏罃与魏缓争位,国家大乱。


1.这里有点乱,查了下《资治通鉴》中华书局的竖版书是这么记载的:《战国策》以聂政刺韩相事及并中哀候为一事,此从《史记》。按太史公年表及韩世家,与韩烈侯三年皆书‘聂政杀韩相侠累’,与哀候六年又皆书‘严遂弑哀候’。所以是按照这个来写的,但是以《刺客传》考:聂政杀侠累是在哀候时,以《战国策》考之亦然。《资治通鉴》与列侯三年载聂政杀侠累事,又与哀候六年载严遂杀其君哀候,是从《史记》年表、世家所书。盖《刺客传》初不言并杀哀候,止战国策言之,《资治通鉴》因此怀疑,所以这里记载‘并刺哀候,不书聂政’,只说使人,《资治通鉴》不认为严仲子为严遂,也不认为侠累为韩廆。
2.魏武侯生前没有立储,死后魏缓和魏罃争立,魏缓逃到赵国邯郸。这时公孙欣入见韩懿侯说:魏罃与魏缓争立为君,魏罃得到了王错的辅佐,拥有上党,只算拥有半个国家,不如趁这个机会除掉他。“韩懿侯听了很高兴与赵成侯合兵进攻魏国,即浊泽之战,魏罃被围困。但是这时候韩赵两国开始意见不合,一个说让魏缓和魏罃同时并立,分成两个魏国,一个说该立魏缓为魏君,吵着吵着各自退兵了,这时候魏罃追了出来,杀了自己的弟弟魏缓,成为魏国国君,史称魏惠王。


六年(辛亥、前370),齐威王来朝。是时周室微弱,诸侯莫朝,而齐独朝之,天下以此益贤威王。赵伐齐,至鄄。魏败赵师于怀。齐威王召即墨大夫,语之曰:“自子之居即墨也,毁言日至。然吾使人视即墨,田野辟,人民给,官无事,东方以宁;是子不事吾左右以求助也!”封之万家。召阿大夫,语之曰:“自子守阿,誉言日至。吾使人视阿,田野不辟,人民贫馁(饥饿)。昔日赵攻鄄,子不救;卫取薛陵,子不知;是子厚币事吾左右以求誉也!”是日,烹阿大夫及左右尝誉者。于是群臣耸惧,莫敢饰诈,务尽其情,齐国大治,强于天下。楚肃王薨,无子,立其弟良夫,是为宣王。宋辟公薨,子剔成立。

公元前370年,齐威王朝拜周烈王。当时周王室已经十分衰落,各国诸侯都不来朝拜,唯独齐国仍然来朝拜,因此天下人愈发称赞齐威王贤德。赵国攻打齐国,至鄄地(山东省濮县)。魏国在怀地(河南省武陟县)击败赵国军队。齐威王召见即墨大夫,对他说:“自从你到即墨当官,每天都有人说你坏话。但是我派人去即墨视察,田野开辟整治,百姓丰足,官府无事,东方因此十分安定。于是我知道这是你不巴结我的左右内臣谋求内援的缘故!”便赐即墨大夫享用一万户的俸禄。齐威王召见阿地大夫,对他说:“自从你镇守阿地,每天都有称赞你的好话传来。我派人去阿地视察,田野荒芜,百姓贫穷饥饿。当初赵国攻打鄄地,你不救,卫国夺取薛陵,你不知道,这是你用钱买通了我的左右来替你说话。”当天,齐威王下令烹死阿地大夫以及专替他说好话的。于是群臣们毛骨悚然,不敢弄虚作假,都尽力做事,齐国大治,成为天下最强盛的国家。
楚肃王去世,没有儿子,弟弟良夫继位,是为楚宣王。宋国宋辟公去世,其子宋剔成继位。


当你身居高位时,你是不大能听到准确消息的。这时候你的判断应该是基于观察到的事实而不是其他人的毁誉,然后以事实建立严刑峻法才可以重塑取信之道。


七年(壬子、前369),日有食之。王崩,弟扁立,是为显王。魏大夫王错出奔韩。公孙颀谓韩懿侯曰:“魏乱,可取也。”懿侯乃与赵成侯合兵伐魏,战于浊泽,大破之,遂围魏。成侯曰:“杀,立公中缓,割地而退,我二国之利也。”懿侯曰:“不可。杀魏君,暴也;割地而退,贪也。不如两分之。魏分为两,不强于宋、卫,则我终无魏患矣。”赵人不听。懿侯不悦,以其兵夜去。赵成侯亦去。遂杀公中缓而立,是为惠王。太史公曰:魏惠王所以身不死、国不分者,二国之谋不和也。若从一家之谋,魏必分矣。故曰:“君终,无适子,其国可破也。”

公元前369年,出现日食。周烈王去世,弟弟姬扁继位,是为周显王。魏国大夫王错逃奔韩国,公孙欣对韩懿侯说:“魏国内乱,可以乘机攻取。”韩懿侯于是和赵成侯联合出兵攻打魏国,在浊泽这个地方大战,大败魏军,包围了魏国。赵成侯说:“杀掉魏罃,立魏缓为国君,然后割地退兵,这对我们两国是有利的做法。”韩懿侯说:“不妥,杀掉魏国国君魏罃,是残暴的,割地后退兵,这是贪婪,不如让魏罃和魏缓将魏国一分为二。魏国一旦一分为二,比宋国、卫国都不如,我们就再也没有魏国的威胁了”赵成侯不同意,韩懿侯不高兴,率领他的军队乘夜离去。赵成侯也只好退兵。魏罃于是杀死了魏缓继位,是为魏惠王。
太史公说:“魏惠王之所以能自身不死,国家不被瓜分,是由于韩赵两国的意见不合。如果按照其中一家的办法去做,魏国一定会被瓜分。所以说:‘国君死时,无继承人,国家就会被击破。’”


这个韩懿侯也太妇人之仁了吧,最初联合起兵的发起人是你,你也觉得魏国内乱有机可乘。结果等到大败魏军后,说什么割地而退,贪也。这不扯犊子吗。如果说起兵的理由是一直觉得魏国是大患,将魏国一分为二这患就解除了,这也是扯啊,一分为二哪有直接灭了来的直接啊,想不明白。


《资治通鉴》周纪五

十六年(乙未、前386),初命齐大夫田和为诸侯。赵公子朝作乱,奔魏;与魏袭邯郸,不克。

十六年(乙未,公元前386年),周王朝开始任命齐国大夫田和为诸侯。赵国公子赵朝作乱,出奔魏国,与魏国军队袭击赵国邯郸(河北省邯郸市),未能攻克。

十七年(丙申、前385),秦庶长改(迎接)献公于河西而立之;杀出子及其母,沈之渊旁。齐伐鲁。韩伐郑,取阳城;伐宋,执宋公。齐太公薨,子桓公午立。

十七年(丙申,公元前385年),秦国名叫改的庶长在河西迎接秦献公,立为国君,把秦出公和他的母亲杀死,沉在河底。齐国攻打鲁国,韩国攻打郑国,夺取阳城,又攻打宋国,捉住宋国国君。齐国太公田和去世,其子田午继位,是为齐桓公。


秦国经历秦简公、秦惠公两代君主后,前386年,年仅两岁的秦出公继位。因君主年幼,朝政由太后主持。太后重用宦官,贤臣心中不高兴纷纷隐居,流亡在魏的秦献公得知消息后就想返回秦国。秦献公及其随从来到郑县(今陕西省渭南市华州区)以东的边塞,守将右主然不让他们通过。秦献公被迫前往戎族之地,自焉氏塞(今甘肃省平凉市西北)由菌改(庶长改)迎立回国。太后派军队捉拿秦献公,但军队在行进途中发生哗变。
前385年,秦献公与哗变军队到达秦国首都雍城(今陕西省凤翔县南),太后自杀,秦出公被杀,秦献公正式继位。在监突的劝说下,秦献公赦免了右主然,另赐守城的兵士每人二十石米,菌改因迎立之功被封为官大夫。(From wikipedia)
秦国第二十任国君灵公嬴肃(他的儿子嬴师隰也就是后来的秦献公)逝世,嬴肃的叔父嬴悼子(秦简公)夺得政权,继位二十一任,嬴师隰逃亡河西,公元前400年,嬴悼子的儿子秦惠公即位,二十二任,直到公元前387年,秦惠公儿子出公即位。秦出公生下来就干国君,干了一辈子,一算下来两年。


十九年(戊戌、前383),魏败赵师于兔台。

十九年,公元前383年,魏国在兔台击败赵国军队。

二十年(己亥、前382),日有食之,(食尽。指日全食或月全食 )。

二十年,公元前382年,出现日全食。

二十一年(庚子、前381),楚悼王薨。贵戚大臣作乱,攻吴起;起走之王尸而伏之。击起之徒因射刺起,并中王尸。(完毕;完了)葬,肃王即位,使令尹(职官名。春秋时,楚国的执政官,相当于宰相。)尽诛为乱者;坐起夷宗(灭族)者七十馀家。

二十一年,公元前381年。楚悼王去世。贵族国戚和大臣作乱,攻打吴起,吴起逃到悼王尸体边,趴在上面。攻击吴起的人用箭射吴起,并射中了悼王的尸体。办完丧事后,楚肃王继位,命令楚相全数诛灭作乱的人,因射吴起之事而被灭族的多达七十余家。


吴起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顺带报了仇。难以想象其心思缜密如斯,即便死到临头。智勇双全,国之砥柱!


二十二年(辛丑、前380),齐伐燕,取桑丘。魏、韩、赵伐齐,至桑丘。

二十二年,公元前380年,齐国攻打燕国,夺取桑丘。韩、赵、魏攻打齐国,兵至桑丘。

二十三年(壬寅、前379),赵袭卫,不克。齐康公薨,无子,田氏遂并齐而有之。是岁,齐桓公亦薨,子威王因齐立。

二十三年,公元前379年,赵国袭击卫国,未能攻克。流放的齐康公去世,没有儿子,田氏家族于是把姜氏的齐国全部兼并了。这一年,齐桓公也去世了,他的儿子田因齐继位,是为齐威王。


齐康公,姜姓,名贷。是最后一任姜齐国君,齐国分为姜齐和田齐,都沿用“齐”的国名,在前面的周安王十一年,公元前391年,齐康公被田和(田齐的第一任国君)放逐到临海的岛上,“食一城,以奉其先祀”,后来这唯一的食邑也被收回。《竹书纪年》称:“齐康公五年,田侯午生。二十二年,田侯剡立。後十年,齐田午弒其君及孺子喜而为公。”可以知道田剡被田午所弒。前374年田午即位,是为田齐桓公。


二十四年(癸卯、前378),狄败魏师于浍。魏、韩、赵伐齐,至灵丘。晋孝公薨,子靖公俱酒立。

二十四年,公元前378年,北方狄族(山西省北部)在浍山(山西省翼城县)击败魏国军队。魏国、韩国、赵国攻击齐国,大军抵至灵丘(山东省高唐))。晋国国君孝公姬倾逝世,他的儿子靖公姬俱酒继位。(晋靖公又称为晋静公,晋后悼公,是战国时期晋国的最后一位君主)

二十五年(甲辰、前377),蜀伐楚,取兹方。子思言苟变于卫侯曰:“其才可将五百乘。”公曰:“吾知其可将;然变也尝为吏,赋于民而食人二鸡子,故弗用也。”子思曰:“夫圣人之官人,犹匠之用木也,取其所长,弃其所短;故杞梓(杞、梓皆为良木,用以比喻有用的人材)连抱(连臂合抱。多形容树木之粗大。)而有数尺之朽,良工不弃。今君处战国之世,选爪牙之士,而以二卵弃干城之将,此不可使闻于邻国也。”公再拜曰:“谨受教矣!”

二十五年,公元前377年。蜀国(四川省成都市)攻击楚国,占领兹方(四川省奉节县)。子思(孔伋)向卫国国君推荐苟变说:“他的才能可以指挥五百辆战车”。卫侯说:“我知道他是个将才,然而苟变做官吏的时候,有次征税吃了老百姓两个鸡蛋,所以我不用他”孔伋说:“圣人选人任官,好比木匠使用木料,取其所长,弃其所短,因此一根合抱的良木只有几处朽烂处,高明的工匠是不会扔掉他的。现在国君处在战国纷争之时,正要收罗爪牙锋利的人才,却因为两个鸡蛋而舍弃了一员可守一城的大将,这事可不能让邻国知道啊“卫侯一再拜谢说:“我接受你的指教”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是常识。无论是与人交往也好,还是取其才具也罢都需要盯着别人的优点去看。但就像我一直所说的,他的缺点要不要关注?我的观点是首先你需要有自己的人生观,即你认为哪些缺点是不能忍受的,是根本性的,哪些是无伤大雅的。比如生活中的小谎言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信用(尤其是涉及到利益方面的信用)是根本性的;其次是要看所处的环境,比如这个人信用很差,但是在某种危机时分,他恰好具有某种才能你用不用?再者是要看目的,你们在一起是要达成什么目标,在追寻这一目标过程他的缺点是否阻挡了目标的实现,如果否,无所谓。当然我的境界也就这样了,对我来说,一分为二,矢志不渝的坚持自己的人生观,我自认是办不到的。而且我也认为人生观也是一个动态过程,有些观点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总结一下就是一要有判断、二要看环境,三要看目标。


卫侯言计非是,而群臣和者如出一口。子思曰:“以吾观卫,所谓‘君不君,臣不臣’者也!”公丘懿子曰:“何乃若是?”子思曰:“人主自臧,则众谋不进。事是而(认为好,满意)之,犹却众谋,况和非以长恶乎!夫不察事之是非而悦人赞已,暗莫甚焉;不度理之所在而阿谀求容,谄莫甚焉。君暗臣谄,以居百姓之上,民不与也。若此不已,国无类(无统类;意思是国家就不是国家了)矣!”

卫侯提出了一项不正确的计划,而大臣们却都附和如出一口。子思说:“我看卫国真是君不像君,臣不像臣”公丘懿子说:“为什么会这样?”子思说:“君主自以为是,大家便不提出自己的意见事情处理对了没有听取众议,也是排斥了众人的意见,更何况现在众人都附和错误见解而助长邪恶之风呢。不考察事情的是非而乐于让别人赞扬,是无比的昏暗;不判断事情是否有道理而一味阿谀奉承,是无比的谄媚。君主昏暗而臣下谄媚,这样居于百姓之上,老百姓是不会同意的。长期这样不改,国家就不象国家了。”

子思言于卫侯曰:“君之国事将日非矣!”公曰:“何故?”对曰:“有由然焉。君出言自以为是,而卿大夫莫敢矫其非;卿大夫出言亦自以为是,而士庶人莫敢矫其非。君臣既自贤矣,而群下同声贤之,贤之则顺而有福,矫之则逆而有祸,如此则善(哪里)从生!《诗》曰:‘具曰予圣,谁知乌之雌雄?’抑亦似君之君臣乎!”

孔伋对卫侯说:“你的国家将要一天不如一天了。”卫侯问:“为什么?”孔伋说:“事出有因,国君你说话自以为是,卿大夫等官员没有人敢改正你的错误,于是卿大夫说话也自以为是,士人百姓也不敢改正其错误。君臣都自以为贤能,下属又同声称贤,陈赞贤能则和顺有福,指出错误则忤逆而有祸,这样怎么会有好的结果!《诗经》说:“都称道自己是圣贤,乌鸦雌雄谁能辨?不也像你们这些君臣吗?””

鲁穆公薨,子共公奋立。韩文侯薨,子哀侯立。

鲁国鲁穆公去世,其子姬奋即位,是为鲁共公。韩国韩文侯去世,其子即位,是为韩哀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