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素的家国观


一个人从生下来,其实有很多属性是很难改变的。很难不是不可能,是很难,比如性别,比如国籍。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到美国的唐人街,日本的中华街,新加坡的厦门街,小到国内的潮汕帮,温州帮等等。最近我在思考这样的问题:如果发生了最极端的情况:战争,我们何以自居?对,就是最极端的情况如同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样,全世界卷裹到一起,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我们何以自居,或者说我们作何选择?

我没有答案,也没能力做一个思维明确的阐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块立足点,不管是愿不愿意,很大概率上,我会作为一个炮灰冲在自己的家国,倒不是粉红,只是没得选,这是我朴素的家国观。

朴素的家国观》有9个想法

  1. 青山

    从小我们都是接受这样的教育,我们行使法律给予我们的权利,也要履行相应的义务,例如维护国家安全、荣誉和利益。大敌当前,国难当头,我相信团结起来共同应对的是多数。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