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兄弟的爱情故事


当年在WH的时候,有一个刚毕业的小兄弟和我同寝,时间久了,耳鬓厮磨感情挺深。犹记得当年,这小子有一个从高中走过来的小姑娘,大学考到同一座城市,两小无猜,偶尔到我们住的地方过过夜生活。无奈居住环境所限,每每这个时候我这个电灯泡乐于成人之好,静悄悄披上外衣,在夜空里嗟叹的去上工地,那里三五大汉,就着三两瓶白酒和花生,鼾声震天。

我想这可能就是最美好的爱情故事了,来啊,快乐啊,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啊,浪荡啊,反正荷尔蒙旺盛的爆仓。

后来我离开WH,时不常的还有些联系。走时我曾许诺,万一哪一天三哥骑上那青骢骏骥,手握百万人民币,定不相忘。

后来的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我们依然彼此在工地搬砖。他能搬三块,我胖得不成样子,不再年轻。

前几日我们在网络上遇见,我问他,时光已飞去五六年,没听说你孩子打酱油的消息嘛。他叹了声,早分了。我说是不是因为你矮,他说不是,是穷。

原来前两年已经谈到提着两瓶茅台上人姑娘家看老丈人的地步了,无奈彩礼太高,房子,车子移了两座,倒在彩礼的大路上。姑娘说听爸妈的,又将彩礼和在不在乎,爱不爱我上升到哲学高度,挫骨销毁,面目全非。

我以一个没有经验的过来人安慰他,我说你看,在经济学上你就不应该倒在彩礼上,彩礼是什么?是负债,结婚后变成双人负债,两个人还钱比一个人快多了。我说现在还有机会吗?人姑娘成为别人篮子里的菜没有?他说不知道,听说在老家干会计,有认识的一个多金男。我说什么叫听说,你没从小道消息上去打听,他说没有,分了就分了,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我说去你妈的,赶紧开视频。昨天他告诉我,从她大学校友的口中得知,结婚了,娃刚满月。还不知廉耻的发了一张带娃图。

我的心顿时跌入谷底,他还安慰我说,算了,三哥,大丈夫何患无妻。我被这种比我还直男的汉子惊呆了,以前只觉得他鼠目猴眉,难成大器,没想到连猴屁股都算不上。

我说那你现在有对象没有?性生活和谐不和?

他说没有,三哥,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在小房间里各自捧着笔记本一个看泷泽萝拉,一个看坂本丽娜?

我说怎能相忘?可是你三哥我条件有限,要有这么个曾经大好青春年华同床共枕的姑娘,我早他妈结婚了,义无反顾,不顾一切,横冲直撞,死不回头,可是不是没有嘛!可是你毕竟曾经拥有,这不一样。在你余生,如果一直在工地搬砖,今天港珠澳大桥,明天武夷山隧道,后天中铁四局,估计你再不可能有时间有精力去邂逅,有的只可能是相亲、相亲、相亲或者约炮、约炮、约炮。最后随便找一个完成基因遗传的大任,了无意义。

他说,三哥,我知道你能文。别这样。

可是又能怎样呢?他突然反问我。我被问住了。

在视频里,他递给我一只软中。

很多问题根本没办法解决,当年你推荐我李志的《天空之城》,里面唱:“爱情不过是生活的屁”。我有三个哥哥,我最小,买房子已经负债累累。而我能力有限,人在这时又完全没有主见,全听父母,换做是你,你能怎么办?

我想我终究还是理想主义了,现实里,我可能并不会做得比他好。

于是我们彼此调侃。

我说,几年没见,你还是那么矮。

他笑笑,你还是那么黑,还胖了。

戏谑后,心事重重,没再语言。

一个小兄弟的爱情故事》上有2条评论

  1. 鹤立群

    1.一家四子,真不敢想象这是90后的家庭;
    2.“在视频里,他递给我一只软中”,递给你一条黄鹤楼中国梦你也接不到啊;
    3.矮不是原罪,穷才是症结。

    回复
    1. smartsun 文章作者

      1.咣咣咣生了三个,第四个计划生育了。
      2.什么叫尊重,什么叫江湖地位,这就是。烟虽不能,意思已到,大哥就是大哥。
      3.谁能相信中国梦。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