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锅诚

1.

我要永远与他们保持距离
他们是谁
不知道
那我换一个问法,他们是庸众?
不是
他们是虚伪之徒
也不是
那他们是英雄、骑士或拥有自由之辈?
都不是
那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他们什么也不是,又什么都可以是
就是这样

2.

2013年我结束了一段生活,与自己的过去作了一次告别,销声匿迹了半年。本来我想去隐居,可惜前些年没一分钱存款,在还没彻底解脱之前,我还不得不为生活奔波,所以我来了Z城。在Z城的一家私营英语培训机构,我认识了叶锅诚。那天中午,我在培训机构的旁边装修,叶锅诚抽着烟,站在一条排成长龙的队伍之外。

队伍是暑期英语培训班报名的人,在我去厕所的路上,我看见叶锅诚低着头,像是对别人又像是自言自语:别报,骗钱。他像和尚念经一直重复这四个字,表情像极了贼。我心想这货指不定是那家竞争对手过来敲生意的。下午三点左右,我听到外面喧闹声,接着是几声闷响,我丢下气枪,开门看见叶锅诚的背影正消失在楼梯木门后,然后是几个社会青年伸着脚往已朝楼梯下跑的叶锅诚后背上乱踹,我大致明白指不定是英语培训机构的负责人找的几个地痞给他些个教训。

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没想到第二天中午我又看见了他,这次他戴着头盔,穿着棒球服,护膝、运动鞋,满副武装让人以为这是棒球训练集中营,然后他依然重复那四个字:别报,骗钱。这次他说的极为大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有几个人就好奇的问为什么?他的回答就两个字:骗钱,你再问怎么个骗法,他就神经兮兮的食指竖在嘴边,像是告诉别人天大的秘密,“别报”他东张西望的做足了表情。

当然,这次他依然没逃过被狠揍一顿。在我下班拿车的地下车库,我看见几个人围着他,他还没来得及抱头就被人撂趴下,然后拳脚相向的打了好长时间。

第三天叶锅诚头缠纱布、手打石膏的又来了,后来我们认识后,我一度怀疑他脑子有问题,在他去美国泡妞的前夜,他找我喝酒,我笑着说:其实你更应该去精神病院。那天中午人不多,叶锅诚瘪着嘴,这次说的有变化,改为:骗子骗子的一直叫。然后几个又被叫过来的地痞都有点惊讶了,他们中的两个人架着叶锅诚往我装修的这边走来,其中一个往死里勒他的脖子,叶锅诚头上冒汗,即使是打着石膏的手被强扭着也愣是没哼一声,我倒是有点佩服起他了。因为我从来不爱多管闲事,那几个人瞪了我一眼后,我就知趣的退回到房间里装修去了,打了几枪,开始往天花上生吊顶龙骨。

第四天我在培训机构的写字楼下再次看见了叶锅诚,这次他躺在担架床上,被几个像是他的朋友从一辆五菱面包车后车厢里抬下来,我听见他说:你们把我送到楼上就走,不要多管闲事。我打你们电话你们再上来给我抬下来。

我和他们进了同一个电梯,有一个人说:“诚哥,要不这次兄弟们上去揍还他们一顿。”
“不用,我就试试甘地的‘非暴力’到底管不管用”
“那他们这次要把你废了?”
“那我就操他妈甘地的奶奶……”
我在电梯里想笑,心里忍不住想骂傻逼。

3.

再次看见叶锅诚是在两年后一个微雨后的夜晚,一个三百万人的小城里再次遇到一个人的概率基本为零,但就是遇到了,在看完贾樟柯电影《山河故人》后的午夜,泛湿的水泥地面上坑坑洼洼满是积水,我拎着裤脚,哼着《Go West》的一句:“Together,we’ ll go west”的去打车,被电影院旁不远的一副大海报吸引,海报上是四个光着膀子,露出横切竖刻肌肉的黝黑男人,每个人四十五度侧脸,海报右上角印着“海龙拳馆”。海报上有一横幅,大致意思是晚上凌晨有一场拳击邀请赛,说请的是省队里的一个什么比赛的冠军,横幅的末句谦虚的打着“莅临指导”。

门票不贵,我就去凑个热闹。里面人不多,烟雾弥漫,大多是四五十岁谢顶的男人,晚上睡不着,性能力又下降的中年男人的晚上最为难熬,他们就出来走走,听听拳击里面肉碰肉的声音,幻想自己年轻的时候的牛逼,其实大部分和他们没一点关系,当然,最为重要的,有拳击就能赌钱,我看见一般十几个围成一团,然后根据比赛双方的赔率各自下注,一般是一个赔率一伙人,譬如预测这次比赛双方赔率是1:1的一伙人,赔率是1:2的又是一伙人。

然后我就惊讶的看见叶锅诚登了台。

当然这种拳赛和电视上直播的专业拳赛没法比,叶锅诚咬着牙套,脱了上衣,裁判一吹哨就开始打起来。可是三十秒不到,叶锅诚脸上就挨了一拳,被打的有点懵。看样子,虽然是省队的什么冠军也比草台子自成一派的野路子水平高的多,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叶锅诚步伐紧跟着就乱了,台下开始骚动,有人高呼“一万”,也不知道是押了打赢一万还是打输一万。然后突然地,叶锅诚的下颌重重挨了一拳,立即倒在拳台。裁判示意对方暂停时,台下有人紧跟着就上嘴骂起来:你他妈是不是磕了药,平时看你挺猛。想来是押了叶锅诚。

叶锅诚拳头捶了一下地板,骂道:你他妈瞎比比什么,要么你来。然后攒着一股劲,撑着站起来。

但是,叶锅诚的水平的确很菜,根本不是对手,所以拳赛也很快结束。我悻悻地往门外走,心里只觉对不起自己的票钱,没一点意思。在十字路口边的出租车停靠站,我点起一根烟等待出租车。

于是我和叶锅诚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交集。
出租车很快就过来了,在我刚坐上后座,我看见叶锅诚敲着车窗玻璃。
“拜托,能不能先送我去医院?”叶锅诚问
司机看见满脸肿起来的叶锅诚,没有要拉的意思,这种麻烦能少惹就少惹,就问我的意思。
“那就拉吧”看见他的样子,我能有什么意思。
叶锅诚立即拉开车门坐了上来:“师傅,麻烦先送我去趟市立医院”然后叶锅诚转过脸:兄弟,待会去医院,能不能帮我挂个号。
我看着他窝着说话的嘴,实在不好拒绝。

4.

他的微信名字:一锅盛,我说本来古龙大师的叶孤城多么飘逸的名字,到你这怎么越走越低端,弄的像饭店上菜一锅盛,你怎么不叫端老锅。

姓叶,锅字辈,期望我诚实守信,多好的名字,就他妈被古龙害了。没人知道叶孤城时,也没人知道叶锅诚有什么不好,这是心理学上的“比较偏差”。

二十多岁单身的日子也是难熬,有一天晚上孤枕难眠,我们在微信上聊天,谈到“共享经济”的概念,他扔给我一个叫chaturbate的网址,然后告诉我这才是“共享经济”。

“最该共享的经济体是枪支、大麻和女人的小酒坛”叶锅诚说
“你知道球王贝利吗?最好是二十多岁功成名就搂着一堆钞票去荷兰”
“荷兰?荷兰是产郁金香还是向日葵?”
“想日葵”

我打开chaturbate的网址,是免费的视频直播,与国内视频直播最大的区别是,没有“谢谢哥哥的佛跳墙”,只有30 bra,50 ass,100 pussy ,200 toys ,500 squirt,Tip 4526 to become the new King!所有阻碍经济体自由流通的,都是耍流氓。

“我觉得我要找个美国妞,法国、乌克兰的也可以考虑”
“你是在国内找不着,你个loser”
“我是看不上,凭我的韧性,潘驴邓小闲中除了邓,那一项不是九十分。”
“那你发个驴照瞅瞅”
“滚”

三个月后,叶锅诚在Okcupid上,成功勾搭上了一个美国德州的妹子,Okcupid是我告诉他的,我在上面晃荡时遇到一个照片看着不错,发了句hello,别人回复句Hi,我就不知道怎么接,很想说“how old are you”想想放弃了。叶锅诚在自学了一个月美国风俗后,在临走前找我喝酒。

5.

“我要是在德州站稳了脚跟,拿了绿卡就跟那姑娘离婚,然后说自己是同性恋,你知道《断背山》吧,到时候把你也弄过来”
“去你大爷”

我们在雄风旅馆门前的烧烤摊前喝啤酒,喝酒前一本正经,喝着喝着就都变成哲学家般的思考人生,我们谈了很多问题,可是酒精作用不记得多少:

A.
  你喜欢大胸的姑娘吗?我问
  喜欢
  那你想和胸大的姑娘结婚吗?
  不想
  为什么?
  你知道佛学里面的“空”这个概念吗?我觉得我快看到了,万物的静寂,趋于毁灭的过程就是“空”
  说点能懂的词
  胸大而挺,不可持久,三十微坠,其日愈坠,渐至于空,犹如皮囊。形销而骨毁,胸瘪而汁尽。

B.
  你为什么一直单身?叶锅诚问
  以前是觉得还有希望,现在是觉得没什么希望。
  你这种人就属于那种既不能遗忘,又不能开始,更不愿将就的傻逼。
  那聪明的做法是?
  我不知道,但我想送你一首我年轻时失恋自己写给自己的小诗
  《爱情》
   将咸鱼翻身
   油热了
   关上灯,有香味
   像左手和右手轮换
   灯亮了

C.
  我第一次看见你时觉得你是傻逼。
  那次纯属学艺不精,被揍活该。
  不是那次,是你在英语培训机构被狠揍的那次
  事实证明,至少绝大部分情况下,拳头是解决争端的最有利武器,我后来在半路将那培训机构的负责人揍了一顿,   然后他乖乖的将我表妹的学费退了回来。甘地就是个屁,所有后来我只相信自己。我要永远与他们保持距离
  他们是谁
  不知道
  那我换一个问法,他们是庸众?
  不是
  他们是虚伪之徒
  也不是
  那他们是英雄、骑士或拥有自由之辈?
  都不是
  那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他们什么也不是,又什么都可以是
  就是这样

叶锅诚》上有10条评论

    1. smartsun 文章作者

      这是人为在博客上创造一个人物,然后自己和自己玩,能说些自己不方便说的话,这样博客就有更新保障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