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鸟


刮起春风的傍晚,余杰走在紫云路上,躲进碧桃里的黄鹂偶尔飞出来,在汽车工业园的一个十字路口,他遇见了叶云。
“什么时候搬来的这边?”余杰问
“上个月,我订过婚后”她笑容中有些尴尬:“我等他下班”
“有时间和你未婚夫一起”余杰说,“我住的地方离你们不远”
说这话时,他突然想起三年前的荚浩,想起他俩还在给建筑公司搬UPS电池的那个周末夜晚,他们忙到十点。
“明天叫上你女朋友”余杰说:“收到朋友寄来蒸好的蟹”他俩穿过报亭,站在路口等出租车。
“她怎么会突然间跑回来找你?”荚浩问,“现在没事了吧?”
“洗过胃,还要观察几天。”
“她妈中午找到公司,你这几天最好还是不要回去”荚浩说
“她像是来之前就做好了两手准备,突然冲进卫生间,反锁了门。”
“在这之前我看见她的后背淤青,躺在我的床上,问还有没有可能”余杰说,“我什么也不能说”
周六早晨,荚浩从沙发上醒来,在卧室门前,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敲门
“余杰让我们今天过去”他侧着耳朵听卧室内的动静,“你去不去?”他问
卧室里没有回答,荚浩刷牙的时候,她趿着拖鞋从卧室内走出来,抱着睡衣,头发上插着梳子,眼睛红肿的穿过客厅,把换洗下来的睡衣一股脑全塞进洗衣机。接着坐回沙发,打开茶几上的电脑。
“你到底去不去?”他又问了一遍
“我要去看房”她头也没抬,眼睛盯着电脑
“什么意思?”荚浩问,秋天里的树影透过窗和他的背,在他面前的地板上摇摆。
“搬家”她说
“这次你是真没打算和好了?”
零碎的几声鸟鸣从树荫间透出来,客厅里静的能听见鸟儿挥动翅膀的气流声。
在余杰和叶云偶遇一个月之后的网路上:
“现在又重新恢复自由了”她说
“你们还有没有可能?”他问
“不,他值得更好的人”
余杰坐到路边,盯着手机,他有很多话要说,他想了想,发了一个“呵呵”的表情。

惊鸟》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