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的日与夜


有些事你知道你是必须要干的,不是现在就是未来,戒烟就是其中一件。
抽烟有六七年历史了,高中时身边已经有一大帮朋友开始抽烟,那时候在学校附近还可以买散烟,一块钱四根,大家躲在厕所里像抽鸦片你一口我一口,从不嫌弃彼此的口水,偶尔狠下心一块钱买一根,那种分食的感觉像是临死前的挣扎,四体百骸无不通透。很遗憾的那时我还处于一直观望的态度,吸烟本身对我没什么大的吸引力,小时候过年放炮就常常弄一两根,吧唧吧唧的学着什么”大回龙“”小回龙“,尼古丁的瘾也不是一天就能形成的,因为味道的确不是很好闻,高中结束我自始至终都没参加到吸烟的队伍中。
我真正开始抽烟的时候,是2007年,抽的牌子是12块钱一包的红色红塔山,味道好极了,那时候是为了融入一个抽烟的群体,为了有话说,然后从一天几根以分烟为主,到一天半包再到一天一包基本自己抽,牙齿内侧开始变黑,好在到目前为止,牙齿外表面还没发黑,有一天,准确的说是一个星期前我突然觉得要戒烟了,这次没有丝毫挣扎。
最早之前产生戒烟想法的时候,我时常问自己:饭后的那一支也不要了吗?洗澡过后呢?自慰后呢?结果内心无一例外的产生了恐惧,最后妥协的安慰自己:你这又何必呢?人生如梦,为欢几何?抽完这一支再慎重考虑考虑?
那天下午烟盒里还剩下五支蘭州,戒了吧?我问自己,打火机点燃了一颗,你看就剩下这最后几支了,戒肯定戒,那颗烟抽到一半,内心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厌恶,抽烟没任何好处,你这和犯毒瘾没什么区别,好,戒了,从此以后。一挥手将还剩下四支的烟盒扔了出去,表现的极为凛然。一个小时后,开始挣扎,好端端的戒什么烟,烟盒扔的不远,还能看见,夕阳下熠熠生辉,妥协下,你看,反正就剩这最后几支了,好聚好散,不是我戒不掉,是扔掉多浪费,既然要戒又何必做这些样子呢,捡起来,抽完再说。
夜晚回家的路上,没有买烟,回到家后洗澡,吃饭,还喝了点酒,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真痛苦,恨不得立即下楼或者从烟灰缸中找烟屁股:妈的,就这么没出息吗?我问我自己。睡觉,看什么书啊?背屁的单词?写作,去他妈的,没心情,睡觉。
第二天早晨从梦里醒过来,我知道这次我是动真格的明确告诉自己真没有烟抽了,肺部产生了强烈的抗议,也不知道是不是平时被烟熏惯了,突然没有反倒不习惯,呼吸有迟滞感,那种仿佛能闻到的颗粒状的肺叶在我脑海里一张一翕,起床,泡茶,一整天在忙忙碌碌中度过,在中午吃过饭和下午三四点分别有过强烈的高峰,特别是三四点的那一波高峰,让我极度急躁,舌头中间的那种干燥尤为强烈,我深呼吸,学着平时抽烟呼吸的样子,猛猛的干了好几口空气,肺腔压强稍稍平衡,熬过了这个高峰,到了晚上,依然有一股。这次泡了大概半杯的浓茶,我想不行了,我要赶紧找一本关于戒烟的书来洗洗脑,找到一本《这书能让你戒烟》,随便一翻:戒烟的生理性因素一般在五天就可以消退,二十一天就可以完全消退之后基本上是社会性因素,再一翻,戒烟的关键,永远没有下一根。
洗完脑后好受了点,什么也不干,睡觉,以前不到十二点从不睡觉,戒烟的这些天,天天早睡早起。
第二天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在扛不住的时候买了点巧克力味的雪糕,那个感觉完全能弥补不能吸烟的缺憾。依然深深呼吸空气,口袋里不带打火机,装不够买一包烟的钱。夕阳西下的时候,空虚,无尽的空虚,一种幻灭感袭来,有他妈什么意思?你这完全是赤裸裸的剥夺了一个文艺男青年装逼的利器,你看,大师级别的,谁不抽烟,更装逼的人家还有烟斗,也不知道如何浑浑噩噩的过完了这一天。
第三天的时候,不行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内心有一团火在燃烧,我的心在燃烧,永远在燃烧。突然,注意这里我要转折了,突然仿佛一个外挂的我开始重新审视目前我在干的这件事,他告诉我:你好好记住这种感觉,这是你戒烟所要付出的痛苦代价,好好记住吧,少年!
“我很轻松啊!”我强挤出笑容
“那就好”
“可笑,你怎么能这么窝囊,不就戒个烟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来,跟我念:You are beautiful,You are so handsome”
“You are beautiful,You are so handsome”
“Fuck!”
第四天开始初步显现出戒烟成果了,一整天只有一时的短暂悸动,第五天像是回光返照般的,一股汹涌连绵的灼烧感横亘在心脏之上,但是我知道我已经能完全控制它了,但是香烟作为一种社会联络的纽带,在烟的群体性上我不知道是不是能抗的住,就像我最初吸烟一样是为了融入一个群体,但是现在想想也许也只是给自己吸烟找一个藉口,因为在我的朋友中,即使自己不抽烟依然可以很好的维持一个抽烟的群体关系。
作为百害而无一利的烟,事到如今我觉得可以算的上我已经戒掉了,可笑的是,一个朋友最近看到我,惊讶的说:几天没见,你小子,气色好多了。
我说,是最近洗面奶加身,皮肤光滑是可以理解的。
他深深的表示怀疑:我看不像,你不是喜欢用化妆品的人。
我说:我戒了烟
他恍然大悟,怪不得!好……

戒烟的日与夜》上有5条评论

  1. 秋水逸冰

    其实戒烟这种事,一开始我的拒绝的,直到有一天,Duang,开始戒烟了。
    然后又Duang,重新吸了。
    Duang,又戒烟了。
    又重新吸。
    戒。
    吸。
    如此循环往复。
    好在,一直控制着量,维持在一周一包左右。
    现在很欣喜地看到你也开始了戒烟这个过程,但我希望能看到一个完美的结局。
    不要欺骗自己,说到要做到!

    回复
  2. linlinxing

    不抽烟,
    但是经历过戒酒。也是挺辛苦。
    “瘾”和“戒”这种事情,我觉得是一辈子的事。
    任何时候都可能功亏于溃,也可以为自己找任何理由和借口。
    是一种自我斗争吧。
    加油。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