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岑孟棒

photo-1425036458755-dc303a604201

岑孟棒:

你好,新概念作文大赛到现在究竟办了多少届我已经不知道了,不过从第一届到第六届的集结本我还是粗略看过的。那是2006年我准备参加高考,因为身处乡镇中学,资讯极度不发达,看到那些集结本的时候大部分已经是二手三手四五手的旧书摊旧版本。在所有从新概念走过来的作者中你和李海洋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你们一个写了篇《百年孤独》一个写了篇《谁谋杀了我家的狗》,一个本来可以朝卡夫卡,另一个本来可以朝王小波的方向努力努力,结果这么多年来,痛心疾首,悄无音信或者说从一个高起点弄起的动静激不起半点油花。

那天从ONE上看到《关于张三的所有悲剧》下面淡灰色字体显示的作者岑孟棒,一个激灵,一指朝天滑到结尾:岑孟棒,青年作家,微信公众号:理工男的文艺腔,顺藤摸瓜,翻到公众号,果然是你,那个写:你来自云南元谋,我来自北京周口,我握住你毛绒绒的手,轻轻咬上一口,爱情,让我们直立行走的家伙,果然憋不住了,果然又出来溜达了,这种久别重逢让我忍不住和你设置的自动回复聊上了,我说没法冷静,说文字有退步,说怎么不出书,说浪费才华。早上十点应该是你被我这种”可爱“打动了,回复了句:说的有道理,呵呵,贱就一个字。

现在再重新回过头来看你写的《百年孤独》,感情娇柔了点,像是初恋的小姑娘撒娇般的娇柔,但包括现在我还是觉得这是我喜欢的一种文风即:在荒诞中不经意透出的悲剧色彩。也因此事到如今我最感遗憾的是王小波写《黄金时代》的结尾,写王二和陈清扬在饭店里敦伟大友谊,王小波太隐忍了,其实还可以写的再悲怆一点,再一点我估计就扛不住要流出泪来了。你在《百年孤独》里的结尾写到:根据万有引力定律,得出NACL能同醋酸反应,生成满头白发和对人类的虔诚。恰好符合了当时我对这种文风中的初级理解,感情刚刚好,所以我以为你有这个起点后估计再怎么不济也能比过李海洋,李海洋新概念后出了本《少年查必良伤人事件》的长篇,可是等我学会了搜索,你散落出来的依然还是那几篇,再一了解,果然没撒谎的学的理工科,浪费才华啊。

清明回家的路上读到《关于爱情我只字不提》说一说感受:文字拖沓,故事老套,用一些文字上的搞笑穿插,都这么成熟了貌似还没走出一写爱情还是校园爱情的社会翻版,不过这种故事很适合继续发表在ONE上。可能始终你无意朝文学的路上走深一步,只是作为倾诉欲的写写字,想象着通过理工科技术走上人生巅峰。

最后遥祝你能天马行空,沉淀一些,期望你在文学的道路上独辟蹊径。

你好,岑孟棒》上有1条评论

  1. 秋水逸冰

    走上理工科的人,在文字上下的功夫相应的就会减少了。
    才华这种东西,没有浪费之说,只有用不用之说。如果他一开始就不用,你也不知道他有才华不是么。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