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禅宗式的告白


在他们结婚第七年的纪念日晚上,餐桌上点着蜡烛,一束白色的玫瑰花摆放在红酒瓶侧。他举起玻璃杯:”感谢你“他说,”如果不是遇见你,简直无法想象“
”现在轮到你了“她说,”我一天一天的开始担心,如果允许的话,第二个七年希望你还能一直爱我“
“我会的”他说,“你看现在的我,皮肤蜡黄、落发、臃肿,还和七年前一样除了你没人肯接受我”
“不,有些东西已经让你变得和以前完全不同。”
“放心吧!”他拉起她的手,“你猜我给你买了什么礼物?”他问
他要她闭上眼睛,从餐桌边沿的抽屉里取出一个红色的包装盒:“好了”等她睁开眼,他说:“还有一件礼物”
时间刚刚好,有人敲门,递给他一封信
“还记得我给你写的第一封情书吗?”他问
“记得”她有些意外,“我把它们都放在衣柜的首饰盒里”
“现在不要打开”他握住她的手:“告诉我,我们还能再要个孩子吗?”他的眼光恳切,充满了乞求。
“我也特别……可是,你知道的……”她看着他:“总之现在很难……”她说
他有些失望,看着她:“我也知道,有过那次经历……可是我越来越感到害怕,没有什么永远属于我,没有,如果有一天我们再没有生育能力,这简直无法想象。”
“你太紧张了”她握住他的手:“要不明天我们再去医院看看?”
“不需要”他神情突然亢奋起来:“我一切都计划好了,只要你答应再冒一次险,咱们可以花五十万到美国临产,让他一生下来就少奋斗二十年,给他最好的教育,最贵的投资,我们现在能拥有的全都给他,以前是咱们没有能力,可是现在,我们有了,你看,到时候咱们卖掉一切有形资产,全家移民,在夏威夷或者南加州随便一块地,你想过没有……”他捏紧她的手:“求你了,再冒一次险,给自己一个理由,美国……”他说
“我再考虑考虑”她说:“你知道的,以我们现在这个年龄和我之前的病史,这纯粹是在无谓冒险,而且我完全看不出美国有什么吸引我们的理由”
“你完全不懂”他突然挥了挥手:“你到底愿不愿意?”
最后的纪念日晚餐闹得不欢而散,他驱车回到公司的厂房车间,她回到楼上直接睡了过去。
在车间里转了一圈,他准备回到办公楼自己的办公室,路过财务室他看见还在加班的R,他有些不好意思:“你总是对的”他说:“我不该和她再提还要一个孩子”
“她没同意?”R问
“我想了想,还是太自私了,完全没照顾她的感受,而且的确风险太大”
“其实你们也完全可以领养一个幼婴,做好充分的准备,让他即便长大成人也完全意识不到,我圈子里的好几对都这么干的”
“你说我们是不是也有……”他没好意思继续说下去:“血缘关系依然是一个过不去的坎,我再说服说服她吧,你早点下班”他说
“可是他们长大成人后怎么可能不知道”在R准备跨出财务室门的时候他突然问
R转过头:“那些婴儿都是被诊断为先天性智力发育障碍的弃婴”
她是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才醒了过来,在床上拆开他的礼物,是一只天蓝色的水晶海豚,读他的信:
你好啊,我们依然相爱,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表达爱意,今年的你三十五岁,不出意外的话我还能给你写三十年,可是每次当面递给你信一点儿惊喜也没有,实际上我已经在这么干了,大约一年前吧,我找到一个信托机构,一口气将三十年的情书全都写光了,也就是每年你都会定时收到一封我想象好的情书,这么说可能又会让那么点惊喜的期望值降低了几分,可是你总会知道的,期待一件事也是美好之一。
今年是我们结婚的第七个年头,从过去的第六个年头,我们一切都还好,唯一的遗憾是我们还没有子女。是我没照顾好你,希望还有机会……
她有些累了,将信丢到一边,虽然刚刚睡醒,这段时间她总是频繁的感觉到累。房间里依旧是原来的布置,除了摘下的床头上的结婚相框,其它的与原来没什么两样,阳光透进窗户,她的神情恍惚,突然想起很多往事,想起昨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可是她并不感觉悲伤。
她走下楼去,进了卫生间,揉了揉蓬松的眼睛和头发,仔仔细细的将自己梳洗打扮的干干净净。在走出门快到自己的停车位时,她突然全部想明白了:
也许,是该领养一个弃婴。她对自己说。

一段禅宗式的告白》上有6条评论

  1. 秋水逸冰

    果然是在 Deadline 更新了。
    我估计是存在草稿箱里的存货吧。

    这个短篇写的并不怎么样,我以为会有一个欧亨利式的结尾,但是并没有。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总共3个人物都刻画的如此单薄。

    回复
  2. 鹤立群

    隐藏掉了很多背景信息,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引人思考。冰山理论的尝试?
    本文可粗略分为三小节:1叙述者与妻子的七年结婚纪念日晚宴,2叙述者与公司财会的对话,3翌日妻子醒来。
    本文的魅力在于对被人为隐藏掉的背景的可能性的猜测。

    回复
    1. smartsun 文章作者

      对于这种一冲动就重新开始,删除一切的癖好,我能理解,没必要强迫症的跑过来说明,我经常去你博客,点击一下也方便,只是不大喜欢我评论你一下,然后你过来评论我一下,像是某种回报似的感觉,另外想问一下:重开博客日,有无剃头矣?我以前重新开始都是从头开始的。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