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蒙德·卡佛作品个人解读

photo-1423483641154-5411ec9c0ddf

读雷蒙德·卡佛,试读了《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这个“太装逼”的书名我已经看到不止十次了,各种各样的仿照体,首当其冲的是村上春树的《当我们跑步时我们谈些什么》,再一看文章的序言里,村上春树居然是雷蒙德卡佛作品的日译者。

在试读的前几篇中,说实话,雷蒙德·卡佛不是我喜欢的作家,不大明白一大堆推崇的人当中是不是真的发现了其作品内涵,或者说有益自我的地方,一直以来我特别害怕也是引以为戒的是1.对附庸者保持警惕 2.对真实感受保持为真
这么说我写雷蒙德·卡佛作品解读是不是装逼呢?有一点,但当你真去读的时候你会发现想装逼也是有难度的。促使我写这篇读书笔记的原因主要是
1.我已经在不止一处地方,不同人口中得知了这一部作品,觉得有必要去读一读
2.试读的过程中,发现作品总是在你觉得意犹未尽过程中结束了,心里骂一句:我靠,怎么就结束了,这写的什么玩意,静下心来觉得应该再仔细读一遍,写读书笔记有助于梳理这一过程。
3.写小说,尤其是在短篇小说上有建树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雷蒙德·卡佛的文学地位,是有“盖棺定论”的
4.短小,适合在自己写作时候调剂一下



 1. 你们为什么不跳个舞

故事讲述了一个离婚男人准备处理掉自己的家具,在自家院子里他遇到了一对准备结婚为装饰公寓选购家具的男女,他们商讨完价格后,男人邀请他们在自家院子里跳舞,后来女孩同男人跳舞的过程中认为男人很绝望。这件事过后,女孩在向别人介绍男人时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个很简单的故事,故事中有几句值得单独拿出来讨论下
1.女孩坐在床上,她觉得她看见了一颗星星。
2.女孩要求男孩吻她,闭上眼睛,抱住了男孩,男孩说要去看看有没有人在家,但从床上坐起来后在原处待着,让人觉得自己正在看电视,左邻右舍的灯亮起来女孩说会不会有点滑稽,并咯咯笑起来,没说完的话大概会是什么,男孩也笑了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打开了台灯。
3.男人爽快答应女孩想要买床和电视的讨价还价,为什么会觉得女孩在问出:“写字桌卖多少钱”是个荒谬的问题,男人在灯光下为什么觉得她们的面孔看上去有点异样,是善是恶一点看不出来。
4.男人为什么本来想说:孩子们为什么不跳个舞,又改成了:你们为什么不跳个舞,这个心理过程是什么样的。
5.当发现四周邻居在看着这个院子时,男人说:“他们以为这里什么都见过,但他们没见过这个” 这段中的“这个”指代什么?
6.女孩最后想说出来,又放弃了,她大概是怎样的心理过程。
个人来自圆其说,写读书笔记就有这个好,你要是批评我,我可以辩驳说:每个人看到的都是不一样的,什么一千个,一千个哈姆雷特,对吧。

1.故事的场景发生在晚上,当然晚上有星星很正常,但女孩坐在床上觉得她“看见了一颗星星”,在这里我觉得这个星星的象征意义应该是准备结婚的小夫妻,女孩子对未来生活的希望。
2.两个人在别人的床上产生了点情愫,这能想象以后,对吧,小日子,在这个床上,男孩有点害羞并装出一本正经看电视的姿态,女孩就开始幻想了,她没说完的话应该是:“激素弄的我有点失态了,不过很快,等我们的公寓布置好了,要是在自己的空间里,好好来一发,太完美了,婚后私人舒适的空间真值得期待啊”男孩也能想象那样的场景,但是他打开台灯的动作应该是掩饰,对吧,我是很正经滴。
3.这个应该有作者自己的感情因素在里面,但在这篇文章中我们也可以认为这个男人的身份是一个作家,在作家的眼里,是绝不会卖掉自己的写字桌的,也从来不会考虑卖掉写字桌,所以他会觉得这是个荒谬的问题,在敏感且压抑的内心里,甚至对提出这样的问题感到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卖写字桌。由此而引出的下面对话就显得这个男人的心里过程的转变过程了,在后面男人说唱机也卖,每样东西都出手,由此完成了连“最后一点点坚持”也放弃了的绝望之情。
4.从前面开始男人从内心里还是将这对情侣当做小孩,但在此处他觉得他们已经是即将迈入婚姻殿堂里的成年人了。
5.“这个”应该是此处的场景,唱机放着悠扬的歌曲,两个人在灯光下伴着音乐轻歌曼舞。这当然是令人温馨的画面,可是左邻右舍以前没看过这个,那么以前会是什么样子?大概可以想象到,既然离婚了,也没有温馨场面,那以前无非是无休止的争吵。
6.女孩能感觉到男人的绝望,这是一种直觉,但没经历婚姻中的这种不幸是无法说出这种感受的,现在也许还正是她们刚刚开始幸福的日子,所以更无法体会那种由婚姻引起的绝望感。

总结:
人物选的很好,一个离婚的男人和一对刚刚准备结婚的情侣,一个幸福,一个绝望,四个场景的剪切将这种对比凸显。五颗星我评三星半



2.取景框

这篇小说读了三遍大概才知道说了什么故事,有点晦涩。一个失去双手的男人向我兜售我房子的照片,照片里有我站在厨房窗户的头影,那时我正盯着几个孩子向我厨房的烟囱扔石子(原文没有直接交代,这是我根据上下文猜测的,下面会说原因),几个孩子本来想向我请求一份把门牌号漆在路缘上的工作,我没同意。在我得知这个男人和这些孩子不是一伙之后,我提出再照一些照片,我爬上房顶,看到在烟囱网上的石头,然后也学着孩子的样子扔石头。

一些问题
1.我看到男人给我房子拍摄的照片,当我发现了照片里有我在窗户前的头像,我为什么想开了,觉得这能让一个男人思考。
2.男人看着我的客厅,为什么摇了摇头,说太难了,太难了。男人笑起来的样子像是知道了什么但是又不告诉我,他可能知道的是什么?
3.男人说自己在市中心租了房子,周围的活干完就去下一个城市,然后又说你明白我说的了吗?我曾经有过孩子,和你一样,这句话到底表达什么样的意思。
4.我最后尽全力将“狗日”的石头扔的远远地,又接二连三的扔,表达了什么?
1.这个场景很有意思,我发现了照片里的自己,这个“我”的视角其实就是那个拍照片男人的视角,一个人从另一个角度观察到自己,很自然的,就像你看到自己的往日图片,会想着那时你在哪里和什么人正在做什么。换成这个角度,联系下文,你能对那些孩子们的骚扰释怀,所以说我想开了,这种互换角度让人思考。
2.联系下文,我说“全部的家当,他们都搬光了”,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孤寡老人,子女不仅不孝还搬光了自己的财产,这个男人,联系下文也可以看出,似乎和我有同样的遭遇,所以这个男人才会说太难了,即一个孤独老人生活的不易。男人笑起来是因为他非常了解我的处境,了解到即使是我明明看到了那些孩子向我的烟囱扔石头也不敢出面阻拦。
3.男人的这句话说明了作为和我有同样遭遇的老人(失怙),觉得这没什么,自己也还能自力更生,还能独自生活,这也是下文中再给我拍照片收很少的钱的原因(第二次是我主动要求男人帮我拍照,男人说再低的话,自己就要赔本了),这也是同病相怜的一个写照。
4.我执意要爬上房顶,执意扔石头,这其实是一个老年人对于青年时代的“意淫”,这很容易理解,就像那些六十多岁的男人吃吃伟哥去嫖娼,看起来表现的持久一样,无非是发发骚情,想要从这些幻觉中找回自己的青年时代,以及对现实“狗日的”愤懑。

两个老人的意淫青春,被小屁孩戏谑,题材角度不错,本来准备给四颗星,但实在没想出来文中那个照相男人在我的家里撒了泡尿的场景有什么寓意,如果是想要表现自己依然“心有猛虎”(文中有一个小情节是那个男人撒完尿先是冲厕所、微笑拉拉链、拉皮带、塞衬衫,居然还有个在裤裆抓一把的动作,但我依然觉得这样解释有些许牵强)所以还是给三颗半星。



3.咖啡先生和修理先生

据说这篇小说卡佛的编辑改的相当凶残,从十几页改成两页半,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算是卡佛的作品了。读了十几遍,好好的一个故事就他妈不能好好说?似乎能窥探到小说表达意思的是小说的结尾,我准备从梳理文章的一些表达开始,然后重新叙述这个故事。

1.第三段的开头:“现在情况好多了。”这句话尤为重要,文章的开头:我遇到了一些事情,我准备去我母亲那儿待几个晚上,看到我母亲和一个男人热吻,男人回吻,我母亲是一个单身俱乐部成员,尽管如此,当我看到这场景还是让人难以接受。“现在情况好多了”这句话出现在这个场景之后,接下来“但那个时候,在我母亲和别人乱搞的那会儿”。“现在情况好多了”表达的时间就是现在,这对理解下文尤为重要,它的意思是说:我看到了我母亲和一个男人热吻,但这还是属于情况好的,情况差的前些年,我母亲和别人乱搞,然后接着回忆在我母亲和别人乱搞的时间段,所发生的事情。

问题:1.我遇到了一些事情,可能会是什么事情?
          2.我为什么想去我母亲那儿待几个晚上?

2.第五段:真不知道那时候我们都在想些什么,下文中写到那时候我想弄一把枪,但从来没付诸行动,现在希望和自己老婆乱搞的罗斯一切都好。

问题:1.为什么我现在希望罗斯一切都好
           2.我经常提到武器,但从来没付诸行动表达了什么样的心理过程。

3.我女儿梅乐蒂告诉我,自己老婆保释罗斯的事情,提到梅乐蒂不喜欢罗斯的孩子,以及罗斯有六个孩子这件事,以及梅乐蒂觉得罗斯这个人还行,罗斯还给梅乐蒂算过命。

问题: 这段想表达什么?

4.我称呼罗斯为“修理先生”,提到我和罗斯的相同之处:有同一个女人,修不好电视。提到三年前罗斯和自己老婆玛娜在戒酒聚会上认识时,自己正在狂喝滥饮,提到玛娜帮罗斯做饭打扫卫生。接着说,发生在三年前的那些日子真不好过。
问题:1.修理先生以及下文中的咖啡先生想表达什么?
          2.提到我和罗斯的相同之处的用意是什么?
          3.三年前的那些日子不好过,现在是不是好点了呢?

5.我从我母亲那里回家,在玛娜烧水煮咖啡时,摸座垫下的酒瓶。提到玛娜也许真的爱罗斯,但是罗斯还有个二十二岁的名叫贝弗莉的女孩,提到罗斯三十五六岁失业后拿起酒瓶,提到自己曾一有机会就嘲笑他,但是现在不嘲笑他了,并愿上帝保佑修理先生罗斯。提到罗斯告诉自己女儿梅乐蒂自己做过关于登月有关的工作,可以介绍宇航员给她认识。提到修理先生工作过的地方,每个办公室都放着咖啡先生。提到玛娜告诉我关于罗斯喜欢占卜之类的东西,我一点不怀疑这点,并认为罗斯像大多数我过去的朋友。
问题:1.为什么我现在不嘲笑罗斯,还愿上帝保佑他。
           2.我为什么不怀疑,并认为罗斯像我大多数过去的朋友

6.提到自己父亲在醉着的睡梦中死去的事情(这里的时间值得注意:星期五中午父亲下班,取香肠当早饭,母亲说没有说晚安,但那是早晨,可以理解为父亲从中午喝到晚上又喝到天亮),最后提到玛娜回来的那天晚上(这里的时间“那天晚上”),我先拥抱她一会儿,然后要求她给我们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问题:玛娜回来的那天晚上我要求她做晚饭是一个什么样的心理过程?玛娜可能从什么地方回来?

“咖啡先生”在文中代表餐厅或者高级管理人员用餐室的服务生,他的特点是是:不起眼、很容易替代、做最低等职业当然也很容易下岗。
“修理先生”在文中的意思就是收破烂的,他的特点是:收入低廉、自由自在、毫无约束其实什么也修不好,和咖啡先生一样属于金字塔最底层,只不过一个是豢养一个是散养,都属于可有可无很容易替代、地球离开了他们说不定变得更好那一类人。
文中和我老婆乱搞的罗斯就分属于这两类人,但我是不是这样的人呢?应该也是的,文中提到罗斯三十五岁丢掉了工作,我过去曾嘲笑他,但我现在不再嘲笑他了,原因就是我也丢掉了工作,这也是文章开头我遇到了一些事情,即失业,到母亲那儿是想寻求安慰或者安静下,可是看到自己的母亲正好别人热吻,想起了一直以来自己乱搞的老婆玛娜。我是一个生性懦弱、借酒逃避的人,这可以从即便知道罗斯和我老婆玛娜乱搞,我也不时地提到弄一把枪但从没有行动中看出来。在整个行文中,玛娜是一直和罗斯保持着这种关系的(这很重要)
文中潜藏最大的一个秘密是:我准备自杀
为此我开始将老婆和女儿托付给罗斯找正确的理由:罗斯和我本来就拥有同一个女人(虽然罗斯还混得不错的还有个小姑娘),都修不好有声音没图像的电视,女儿总体上不讨厌罗斯,罗斯还偶尔吹牛逼的说要介绍宇航员、给女儿算命;相处的也不错。
”愿上帝保佑你常在,修理先生“潜在的台词是你照顾好我老婆孩子吧,老子不玩了,老子要像老子的老子在大醉中睡死过去
最后在玛娜回来的那天晚上(从罗斯那里回来),我将一切都想的透彻了,让玛娜给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准备像自己父亲一样,没有人会知道,玛娜也只是以为像平时一样的叫我去洗洗手。
虽然不读个十几遍看不出来,虽然文笔和感情都很隐忍,虽然读出来后看到一个酒鬼又惨遭失业连最后一点点阵地都惨遭沦陷的悲伤,但只给三星,理由是太难读了,就他妈不能再剪切剪切用一种简单明了的方法来表述一篇小说吗?

雷蒙德·卡佛作品个人解读》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