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之利未记(完)


3.利未记

“抒情,我让你抒情”J一个劲的踢着我的屁股:“完啦,我们完啦——”他蹲下来,痛苦的抱着头。
“怎么了?怎么就完了?”我转过身看着他
J抬起头:“你难道真的没发现?从第一章到第二章,我们还没发展出一条连贯的线索,你只顾着抒情,A这个人物不管是作为主体还是被体都被你写的像是悲怆式的小说结尾,我们还怎么往下发展,我们还能往哪里去?”
“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不对,你看,我们还可以把时空往前拉,我为什么会来到G市的火车站。”
“三年了,你觉得一直这样拖还有意思吗?孩子的抚养权我不要了,协议书签了吧”
“骗子!你个骗子”T瘫倒在地:“我不签,你就是个骗子,你骗了我,骗了我……”
“你看我现在这个德行,我现在真什么也不能给你了,我马上就会变得像一条被阉了的狗,我来只是通知你,孩子的抚养权我也不要了,你签不签对我没一点影响”
J从小区中走出来,黑暗中点起一根烟,像是放下了最后一块心结。
“真的想好啦?”我问
“想好了”J说:“明天你帮我联系一下I医生,准备一下”
“说实话,我真的开不了这个口,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我为它牺牲太多了,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我不同意,它现在还由我做主,你想想,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名利?地位?都不是,是尊严,尊严你知道吗?”
“Q,你想想,你仔细回忆回忆,我们为它犯的错还少吗?有多少生命他们本来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因为它,在无数个夜晚,你想想,你折磨吗?你一次次和它做斗争,赢过它吗?”
“它会有衰老的一天,十年,二十年,你要有耐心。”
“我等不了,我再也等不了,必须,马上,你给我打电话,现在”
“你没犯过错,你也没结过婚,那都是你臆想出来的,你失去了理智”
“我没有,我没有,刚刚你自己也看到了,我和T已经把问题说明白了,绝育手术必须要做。”
“等等,我被你弄乱了,Q,你这几段写的我云里雾里,我要再不出来说两句,估计每个人都能被你弄糊涂了,你要干什么?绝育手术?冷静一下,冷静一下,我先不说你这个构思有没有毛病,你在第一章嫖了一个娼,你现在叙述的是发生在这之前的故事,你觉得合理吗?”
“别着急,你给我点时间,我会让它合理的”
“我不同意,你这个绝育手术是想拿命根子动刀,你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想法,你为了写小说,这牺牲也太大了吧。我不同意”
“你给我点时间,我能把它写没了,也能把它写回来,你相不相信?”
“你不要骗我,华佗也没这本事”
“相信我,等着看吧”我摸了摸J的头。
“是I医生吗?”我说:“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麻烦你记得明天帮我做下术前准备”
“想好了吗?”
“想好了,麻烦你了”我说
“没关系,明天早上九点你到医院直接找我就可以了”
电话挂了后,我和J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怎么了?刚才还叫叫嚷嚷的,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J没有回答我,突然他问:“Q,在这个城市,有什么地方是我们没有自慰过的?”
“那太多了,公交车,商场,电梯口等等太多了”
“有没有刺激一点的?”
“怎么的,你想来一次告别仪式?”
“想想”J催促着
“E山,那上面有几块大石,我们可以坐在上面,俯瞰众生,了无牵挂”
“好是好,就是太远了,还要爬山,再想想”
“那就褐矶公园,这时肯定还有几对游荡的情侣,姑娘要长的漂亮的话还有个幻想对象。”
在褐矶公园镜湖边长椅上,天突然下起雨,湖面升起了雾,T尾随我从雨中走来,公园里空空荡荡,T坐在我身边。
“你不该再来”J说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我的样子吗?”
“那时你印在一本78*120mm仿皮电话簿的内彩页”J说“你穿着粉红色泳装,站在一丛椰子树前,蓝色的海只露出一小部分,你交叉着双手按在膝盖,弓着腰对我微笑”
“为什么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T望着J
“我也想知道”J站了起来:“别再问了,明天,一切都结束了”
“我没怪你的意思”T说:“这些年,我们都累了,我们还能不能像初次见面那样,彼此好好看一眼,就静静看一眼,什么也不说”
“算了,我们都别再彼此恶心彼此了”J突然笑起来:“我第一次自慰是对着你的泳装彩页,现在你活生生坐在我面前,却毁了我最后一次”
“我们真这样彻底结束了吗?”T突然垂下眼睛,手捏着手:“要是我死了呢?”
“别再来这一套,好吗?算我求你了,你走吧”
“你会永远记得我的!”T望着J,突然站起身扑通一声跳进镜湖。
“你有病吧”J抓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指着最后一段:“你是不是不知道如何发展一个女主角,这个才刚刚有点起色”
“你不会知道的”我说:“我比任何人都要难过,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到我们相爱,结婚生子,我们走过了十年,她不再是一个工具,不再是一幅油印彩画上一点一点的像素,我们有所有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像是画家爱上自己画中的女模特,作家喜欢上了自己创造的女主角”
“我好像有点知道了——”J说:“可是,她死了”
“这是她自己选择的结束方式”
在H医院生殖泌尿科我见到了I医生:“来啦”他说:“到我办公室坐一下,等我把手上的资料复印一下马上过来”
“这次真的想好了?”I随手关上门,坐在我对面
“想好了”我说:“只是有点担心手术风险”
“结扎是个小手术,你不用担心。因为文化上的差异,国内一般只对女性实行结扎,在国外这种手术非常普遍”I翻开桌面上的资料:“让我比较好奇的是你还没结过婚,当然这属于你个人的隐私。简单来说这个手术就是切断男性输精管,它和我们古代所说的‘太监’完全是两码事,你不要有心理上的负担”
“要是有一天我后悔了呢?”
“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再为你做输精管接驳手术,这是视频,你可以了解一下”I推过来他的电脑。
“好了,J,走到这里,让我缓口气,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应该要回到最开始的问题:我为什么会来到G市的火车站,但我觉得还应该交代一件事”
在M市的车展上,我认识了S,那是我做完结扎手术后的第三年。那时S的翘臀贴在一辆宝蓝色法拉利左侧翼子板上,身体前倾,双手叉腰,乳沟半露。
“你觉得怎样?”我问
“是个好雏”J说:“到她们经纪公司要下联系方式”
在天湖酒店的808房间,我联系上了S:“陪不陪客?”我问的开门见山:“我这有一位客人,一晚八千”
“你是哪位?”S问:“你怎么有我的联系方式?”
我编了一个理由,没给她太多时间考虑:“天湖酒店,808房间,九点”
电话那头犹豫了一下:“好,我准备准备”
“J,不知为什么,这次我有点紧张”我说
“又不是第一次,这些个外表清纯,内心风骚的女人就该好好的弄他们一下”J咬牙说的恶狠狠的。
“每一次得手,我都感觉下一次肯定事发,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要不这次就算了吧”
“没事,就像第一次一样,越过那个坎就好了,这次你要放弃了,下次还是会临阵脱逃”
“那我们这次准备弄多少?”
“法拉利车模,可以虚高一点”J说
九点,S给我打电话
“808房间,你直接上去,预付4000,剩下的第二天早晨结清”
五分钟后,S站在我门前,手拎着链条包,穿着浅黄色的网状悬垂针织衫。镂空的蕾丝领口露出白色的胸罩吊带,身上喷着果香调香水,口红很淡。
“介绍人说预付4000”S点起烟,一步迈进来,坐在房间的沙发上。
“钱不会少你的”我说“都有些什么服务?”
“这要看老板怎么玩了”S翘起腿:“不过先声明一点,不准亲嘴”
“你还可以说的具体一点”我坐到另一张沙发上:“为你将来老公保留一份贞操?”
S假装娇嗔的用手指戳了戳我的鼻梁:“其它就没什么了。毒龙、冰火、后庭都没问题,最主要是看老板你自己的本事了”
“要不要先洗个澡?”我问
“我这颗烟抽完”
浴室里很快水雾弥漫,透过天蓝色磨砂玻璃,S的曲线影影绰绰,我摁灭了手上的烟,走到床头柜前,等S裹着浴袍,一头湿漉漉的走出来,我扬了扬手中相机。
“摆几个造型”我说
“老板还有这雅兴?”S撩拨了下耳根散乱的头发顺从的坐到床上,整了整胸前浴袍
“腿蜷曲,浴袍两肩再往下拉一拉”
“现在从浴袍中抽出一只手,掖住,乳头微露,很好……”我表现的像个专业摄影师,从各种不同角度给S拍了大概十张照片。
“老板像学过摄影?”S问
我低着头,翻着刚刚拍摄的照片,清晰度足够,每次在这个阶段,我都像做了一场爱一般的疲惫。
“现在可以把衣服穿上了”我抬起头
S楞了一下,从枕头边抓过胸罩,随即像明白什么,对我鬼魅的笑了一声:“老板是想自己一件一件脱?”
“废话什么,把衣服穿好”我突然改变声调
S悻悻的扣好胸罩搭扣,双手搭在伸直的大腿上:“老板想怎么玩?”语气变得有些生硬。
我收好镜头,将相机挂在脖子上,从上衣口袋中掏出警官证:“跟我到分局走一趟”我说,有意识的亮了亮别在腰间的手铐
“你什么意思?”
“不知道吗?”
“预付4000……毒龙、冰火……老板自己的本事了……心急嘛……”我按下了上衣口袋的录音笔。
“你这是钓鱼”S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我不怕你,我后面有人”
我笑了笑:“你可以试试看”
“J,你在翻什么?不没出来说两句?”
“我有些担心,你看,这一节似乎和第一章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个情节的加入让我感觉你开始对前面章节的掌控变弱,而且到现在我还没看到所有章节的逻辑关联,根据以往的经验,你会在三四万字的时候失控”J说
“别担心,我在时间上做了手脚。”
“老板,我愿罚”S终于放弃抵抗:“咱们能不能私了?”
“别一口一个老板,一口一个老板的,叫Q警官”
“Q警官,你说吧,罚多少?”S抬起头
“少来这一套——”
“别别别,我知道你们规矩,预付的定金还你,你再说个数”
“知道自己错了吗?”我问
“知道了,知道了,你高抬贵手,说个数”
我开始佯装给队长打电话:“说了,五万”
“能不能少点”S央求道
“你以为菜市场买菜,罚的钱不捞你一分,我给你开的是正规罚单”
“不是这意思”S跺着脚,“我现在卡里只有三万现金,要不这样,你给我开个两万罚单,剩下的一万你辛苦一下,我敢保证,再没有下一次了”
在楼下银行,S将钱打到我指定账号里,一切顺利,我拢了拢衣领,走在琼云路上,在一家馄饨店要了一碗馄饨,离开馄饨店的时间是九点五十四分。
琼云路尽头是通往华中火车分轨的地方,我被人从背后突然捅了三刀,一个月后我因为涉嫌诈骗被送进M市的第三监狱。
我在三天前来到G市,做了三年牢。一个月前,我收到我狱中朋友U的信,得知他在M市郊外林场被黄蜂蛰伤加上伤病复发死在牢里,U曾说他前女友V为他在G市的天一山墓场修建了一座衣冠冢,我们在狱中的时候他就曾开玩笑说要是哪一天我先出狱了,到G市看看,拍一张照片给他,照片我一直没寄,这是我第二次来到G市。
“J,一直到我离开,G市都下着雨,我再次爬上天一山。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刚出狱,我觉得三年的牢狱生活并没有改变我什么,我坐在U的的衣冠冢前,自由的抽着烟,这是我来之前就想好的场景。U的衣冠冢建在天一山的西北角,八角琉璃瓦,松柏翳翳,红砖圈成的陵园正中竖着的一块碑上刻着:挚爱U之衣冠冢,左右是一幅对联: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下款是:V泣立。我上山的时候拎了三瓶酒,于是我坐在碑下的台阶上举起瓶:‘算不错的啦,老哥,还没死,都有块终老之地了’我就一边抽烟一边干喝着酒,喝了两瓶,头疼的厉害,突然想起U曾告诉我的配方,嘴中喃喃自语。那时我的头脑还算清晰,我记得我好像说过:‘还不如就这样苟且下去’,然后我就倒头大睡。夜里醒来的时候,月亮升到半空,清冷的月光铺在身上,肺里吸进去的是果草香,没忍住把剩下那瓶祭奠的酒也开了,反正暂时也用不着,喝完后又倒头睡去。这样说你可能会有点害怕,我在醉的半死的朦胧中感觉到一个人站在我脚边,肯定不是陵园的管理员,他们早下班了。我听到她在说话,是个女的,像梦一样,她说一句,我回答一句,太阳穴一直突突的跳,我没法睁开眼睛,也不记得说了什么,这种感觉像是在你失眠的夜晚突然恍惚的梦,然后你掉进深渊,身体猛的挣扎了一下。第二天早晨我醒了过来像不知道还有我存在一样,风吹起压在石头下早已干瘪的塑膜束装的玫瑰花秸秆,我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想起给U拍一张照片。”
“可是我一直没有寄过去,J,我现在有些后悔,也许我早该寄过去,V也死了,乳腺癌,现在U可能永远也不知道自己魂归何处。”
“V探监的时候也没给照片给他看过吗?”
“也许她也想再等一等”

[重口味链接,谨慎点击]http://v.ku6.com/show/Fg-PDxh1rt71113FA93g3g…html

J之利未记(完)》上有5条评论

    1. smartsun 文章作者

      不是不更新,第四章和第五章分别是诗篇的上下,如果对前面的章节不熟悉,十有八九是根本看不懂,或者说读着读着就乱了,我在考虑是不是需要将全部写出来后一次更新,毕竟按照现在的写作速度,保持每天的更新是不现实的,这样中间过程的间断对理解整个文章很没有帮助,只不过写完就发博客有助于不拖拉往下写,两者在权衡。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