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欢


本来是感觉写黄色小说的题材,应该难度不大,从青春期过来性幻想一大堆,随便捡几个都是一篇小说,真写的时候发现的确很容易,关于寻欢这一个题目我就有四个思路,围绕着“为什么会寻欢”这个话题,我列出了四个可能性:1.突然有了钱,将年轻时候亏欠的补回来。2.得了睾丸癌之类的绝症,没机会了,寻欢一次3.开了一个AV公司,选角4.类似电影《3D豪情》一帮AV爱好者去日本组团拍AV‘,但是问题来了,顺着第一个思路写着写着发现还有第五种可能,但写完之后发现,这他妈根本不是小说,完全是一个三级片的剧情大纲,加几个景,分几个幕,完全适合老是拍《金瓶梅》的邵氏公司由古代题材到现代题材的过渡。想要把这个剧情大纲发展成为小说,没有七八万字根本拿不下来。这完全不是初衷啊,算了,就这样吧:凑合凑合看得了,本来也不是个认真的人,除非哪天真有闲暇静下来心来,组织组织资料,美化美化文字,虚构虚构几个人物弄一个长篇。但是在《岛屿》没写出来之前,不会开动任何长篇。靠,这是病,一定得治。

1.

有时你饿的似狼,见着肉就扑,有时你又饱的像狗,看见骨头都吐。
K二十岁之后的十年,像一条狼,眼睛冒绿光,四处觅食,相了七十二次亲,见过一百多个姑娘,约炮工具、相亲网站、聊天室,甚至自学英文研究《女性心理学》各种方法用尽,始终单身一人。三十岁生日那天,K想通了,十年光阴如炬,接下来只会一直走下坡路,不折腾了。
事与愿违,K的几个好朋友找到K想要投资一家酒店,K花了点钱,入了点股,酒店经营的不错,K也辞了职,后来几个好朋友觉得应该扩大经营,发展第三产业,走了点关系,拉了几个当官的入伙,弄起了“桑拿”业务,也就是皮肉生意,有皮肉就得有小姐,有小姐当然就得培训,K莫名其妙的就当上了酒店的培训部部长。
于是三十一岁之后的五年,K开始像条狗。每天的工作是给新入行的小姐试钟打分,判断小姐适不适合入行。K像个大爷躺在沙发,观看新雏表演钢管舞,兔子舞,脱衣舞,接着是霸王浴,鸳鸯浴,龙腾四海,再接着是弄萧、冰火、漫游,跟着一度梅花,二度梅花,星球大战,一整套流程下来四个小时。K渐渐感到恐惧,心理性反胃。
K开始落发,失眠,好几年没有过梦遗。开始吃药,看老中医,聚餐时坚持吃各种动物肾脏、各种鞭,人参、鹿茸、当归家中补药不断,可是明显的K感觉自己已经只剩下空壳,腰酸,背痛、射出的精子如水,对各种类型的女人提不起半点兴趣。K感到自己已经不再是个男人,感到屈辱,忍受不了新雏异样的眼光,有一天晚上看电视听到宫廷剧太监异样刺耳的声音,觉得简直是对自己的讽刺,搬起电视直接扔到了楼下。
“不能再这样了”K对自己说。
K开始禁欲,像身边的大部分有钱人一样开始信佛,捐了点钱,在朝露寺拜大师为师,端茶倒水,伺候师傅更衣卧榻,每天读几页经书,枯坐冥想。开始的头一个月,女人的裸体,乳房,阴道,翘臀清晰可见,K口中念着经文,群魔乱舞的时候在脑海中撒沙,砂砾顺着女人的脚踝而上,埋过女人的小腿,纤腰,胸腔,头颅,最后脑中只剩下一帷沙屏,第二个月欲望开始渐行渐远,只看见女人模糊的面容,幽若的笑声,玉璧般的手臂和脚趾协调一致的走过沙漠,第三个月无所见,无所闻,只有水流穿过篁竹,白雪覆满葱林。
一天早晨K被纷扰的梦所困扰,在枕头上睁开眼睛,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很熟悉也很陌生,掀开被角看见阳具挺直,仿佛孤立存在,顶着内裤,如雨后撑开的山菇。
K一屁股蹦出僧房,逮着正在扫地的师兄:“师兄,我晨勃了,我晨勃了!”
K开始乱了,水流倒退,白雪消融,女人的裸体重新回到梦中。
六月的一天,K独自一人打扫弥勒佛像,有一个女子进来,像是受了刺激,手擎佛香,趴在佛前蒲团之上,喃喃自语,像是忏悔,一直没有起身。门外寂静如常,新蝉初鸣,K躲在佛像后,瞥见女人乳沟像着了魔一样,K开始幻想,经历过的女人一个个跳跃出来,依附在K身上,像是把K当做一个钢管,舔舐K身体各处,K感到大脑不再受控制,阳具撑起僧衣,竟不自由的射起精来,震颤的时间从未有如此之久。
K起身离开寺院,回到宾馆,开始重新装修,建立了最为复杂的偷窥装置,美其名曰:寻欢,寻欢不以性为目的,而是性之前的前戏,撩拨,欲罢不能……



不写了,烦躁,完全该找个香港的投资人拍三级片去,最好还要有袁嘉敏主演。

寻欢》上有9条评论

  1. 勺子

    窃以为冯唐的《不二》和《素女经》都还不错,人言王朔聪明、王小波智慧、阿城文字功夫独步,冯唐则集三人之所长。在读了冯唐几本书之后我的看法是:冯唐的确是到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境地,但他却误以为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他的想法往往很磅礴,文字很恣意,看懂冯唐的确是需要一些佛学基础和人生阅历的,否则冯唐就是一名妇科医生,你会看到满纸激素,肏来肏去,其实黄是冯唐文字的表象。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