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2004年的夏天

2004年的夏天

    你好,2004年的夏天,那一年你十七岁,身体疯长,对世界充满好奇,充满想象,世界之大,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只要你愿意,可以从云端俯瞰,月中仰望,你的生命中再不会出现那样的光景。如今的你安于现状,对自己失望,抽烟喝酒,只是个活着的行尸走肉,偶尔的小挣扎泛不起点点涟漪,于是你也彻底死了心,和世界妥协,对自己屈服,你想着生命的过程就是不断失去,青春,爱情,理想,朋友这些美好的字眼,你现在觉得只是个屁,甚至屁都不是,它们都渐渐的散场,渐渐失去,你也懒得搭理它们,最后的结局其实都是一样,只是时间有长有短,过程有好有坏。

  但是,2004年的夏天你不是这样,那时候晚风袭来,你躺在老家的屋外乘凉,看着浩瀚银河,梦中伴随着露水,初阳煦照蚊帐。漫长的夏季,你会在每天白天的下午准时和SC去邻村的大塘里洗个澡,晚上睡觉前再趁着月色去别人家的瓜田里偷个瓜,瓜挑最大通常都是用茅草遮盖瓜皮的那种,你背着个蛇皮袋,扛着个三四十斤的瓜,月光下大摇大摆,唱着歌,一派无所畏惧的样子。那时候你刚刚学会上网,会骑着辆永久加重深更半夜冒着夜雨从家里骑一个小时自行车到镇上上网,假装忧郁,假装伤感,听朴树《那些花儿》,然后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的哼唱着又冒着雨从镇上回家补觉。那时候你看第一部黄色小说,学会手淫,和SC比较一夜最多撸了几管,你觉得已经很了不起了说四管,SC说七管,你说扯淡,深表怀疑,SC解释说撸出了五管,未出两管,那未出的第一管SC不相信,妈的,又来了一管,还是未出,大惊之下,不敢对自己再动手,看了第一部所谓的“yellow video”,SC说过年到镇上亲戚家吃饭,回来在地摊上淘的,小心翼翼战战兢兢藏在自家粮囤里,为了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贡献给你,你和SC,SXF三个人猫在SXF家的二层阁楼上,妈的,五官尽毁,大失所望,你只记得是一部老美片,男的粗壮黝黑,女的像是花篮,里面还有蛇,驴子,马等等牲畜,完全超出了你的所有想象,你后来拒绝老美大抵是从那时候留下来的阴影。

  那时候你隐隐约约觉得姑娘美好,生命中不可或缺,一股由内而外的张力鼓涌着你,你觉得他妈的要和世界干一场,哪怕粉身碎骨,但是一直到现在你都没有和世界干过,反而被世界所干,你不断退让,不断妥协,不断安慰自己,结果世界之大你沦落为一只实实在在的蝼蚁,搬运自己能搬得动的食物,夏天便开始准备冬粮,没了隔夜饭你便开始发慌。

  但是2004年的夏天你不是这样,你不关心粮食和蔬菜,只想以梦为马,想去远方,想看一看世界的繁华,想着繁华落尽后躲进深山隐居起来了却残生,用土坯造房,挖一口井,找到盐矿后自己生产盐粒,种植棉花和大豆,冬天能栽下萝卜的种子,夏天扁豆爬上支架,你点燃一颗自己烘干的烟草,迎着风,坐在门前的树墩上,你想我这一生便没有什么所求了,只想这样,只想这样。

  天空中遥遥晃晃的飘起了雪,大雪一连下了三天三夜,你躺在炉子的旁边,炉火正旺,你抚摸着一只无处可去的红色狐狸,两个人相依,你觉得江河日下,斗转星移,无非如此。

  风呼啸而过,希望你还能记得2004年夏天的故事和纯真的想法。

                                                                                    古是

                                                                                               2013年3月14日22:45

你好,2004年的夏天》有2个想法

  1. Teddysun

    哈哈。那文章当然是你写的。为了避免你找我麻烦,于是我将其移到回收站了。
    最近有点忙,偷个懒贴些旧文。
    现在又觉得玩博客没啥意思了。
    你的VPS我已经给你续费了。你可以继续折腾。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