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妍希

妍希:

   你好,妍希,钩月西沉,在两间水泥楼层间只有一颗星星闪耀着光辉,虽然看起来很小,其实你不知道它有多大,它的能量有多辉煌,因为我和你爸的关系,理论上来说,你该喊我二叔,当然你也可以直呼其名。2012年你来到这个世界,这一年甚传世界末日的谣言,和很多谣言一样当2013年第一缕眼光普照下来的时候,这个谣言不攻自破。这个世界充满谣言、欺骗、谎话和虚伪,不要害怕,因为最终一天你也会这样,做着身不由己的事,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你的诞生是个意外,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被临门一脚,洞扉大开,就像你在预产房里纠结的那一个礼拜会突然被一把刀撕开天空,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你爷爷一开始希望你是个男孩,结果你不是,所有的结局都无法预测,记住因果和这种偶然,相信无形中的力量和充满敬畏。

  不可否认,你来了带给我们很多惊喜,你还有个奶奶,她知道了也一定很高兴,可惜在你出生前一年她离开了我们,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有花有水,阳光充足,是一个安歇的好地方,也总有一天我们都会到那里去,她累了,很累很累,所以提前去了,我相信她一定会一直等着我们,到时候一起团圆,举杯言欢。

  我生命中关于女性的第一印象来自于你奶奶,所以我想和你说说你奶奶的事情。她是一个心比天高,命如纸薄的女人,所以一生坎坎坷坷,起伏不定,选择本无对错,但选择会将你一步步带到你想到或者不想到的地方,而我们又无法预测。我记得当年你奶奶和我说过,那时候青春年少,因为一件红呢子衣服退了亲,后来从家里出来,只身来到合肥,经撮合认识了你爷爷,很多年以后,再次遇到当年定亲的那人,你奶奶和你外曾祖母一起,你外曾祖母不好意思,你奶奶则笑着说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谁还记得当年。在同一时空之下,选择一条路,意味着放弃另一条或者很多条路,也许就这样没有你爸和我和你,在你能独立选择的时候,慎重一点总是好的。

  2004年的冬天,那时候我读高二,家境不好,你奶奶想出去打工贴补家用。我记得那天早晨下着大雾,我还没有到班上晨读,在一家包子店门口,你奶奶挑着两袋大米,从家里早早赶到镇上,看见我将我拉到当时我在校外租的房子里去,边走边和我交代,说着说着老泪纵横,当时银丝鬓发,寒雾袭袭,我突然意识到时光雕琢不可阻挡,也许有一天你也会突然明白,蓦然的一刹那你曾习以为常的事情也会突然改变。

 2010年的时候,我一事无成,迫不得已和你爷爷你奶奶在一起生活打工,你爷爷是个老木匠,有一天你爷爷出去修工具,只剩下我和你奶奶,临走的时候过道的灯箱还差四方封边,你奶奶性子急,自己动手开石膏板,石膏板经电锯一开,满屋子的石膏灰,你奶奶也不管,踩梯子爬上爬下,封最后一个灯箱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你奶奶冻伤的脸上,眼睫毛上,鼻孔中全是白色的石膏灰,我突然感觉到由衷的愧疚,我当时对自己说要尽孝,以后要让你奶奶过上好日子,可是我永远没有机会了,甚至到现在连能力都没有,很多时候你意识到了并不一定能做到,能做到的时候也并不一定会有机会。

  还有许多关于理想、爱情、生活和命运的事,这些都没有准确的定义,随着你渐渐长大,你需要自己去理解,所有的事情无所谓对错,做自己就很好。

                                                                                                     古是

                                                                                                           2013年3月16日2: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