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Angel.Wu

Angel.Wu

              你好,2005年春天的时候,我们开始相识,曾各自尝试着走进彼此的世界。我记得那天,春雪菲菲,落入地面的时候,昏黄的路灯将转瞬即逝晕染开一片金黄,后来天空放晴,平房外的黄昏,阴凉潮湿,高大的银杉树直直的遮挡住后边的公寓,我一直欺骗自己说那天你的侧影很美,其实是一个借口,包括后来的很多故事,我说了很多谎。我记得那天下午,在公园的石椅上,我向你坦白在离开你的时间里,我和一个姑娘有过实质性的交往,追过你的闺蜜,还被怂恿追过一个足以让你嫉妒,其实根本没有实质进展的存在,你转身而去,这又让我觉得,真实其实和谎言一样,美好并且丑陋。

          在很多的记忆中,我开始学着选择性遗忘,渐渐的你会离开我的回忆,这么说并没有顾影自怜的感觉,随着生理和心理年龄的增长,你知道我们都会彼此从一条河流岔开,然后不息的走进另一条河流,那时候河畔青草依然萋萋,落英缤纷,但是除了东流入海,否则我们再不可能相交,有些伤感,却无可奈何。

         夏天的夜晚,玉兰桥上的桨声灯影,黑漆漆的水面风吹过来水花生滋长的腥臭,卡车上的大灯耀晃的连眼睛也睁不开,从桥上走过,不时有三三两两结伴的人群,他们或放声高歌,或者熏熏醉意,摇摇晃晃的连路也走不稳,离别的时候总是这样,我去了北方小城,你在南方,辗辗转转的光阴如水,我们遇到不同的人,不同故事。

          陈升唱过一首《风筝》的歌曲,我记得在台北小巨蛋开演唱会的最后,唱这首歌之前,他曾说过:回去的路有些漫长,在风筝的歌声中就要和大家说晚安了。歌声响起,在高高的站台之上,一个身穿白色衣裳的姑娘,手擎着一只白色的风筝,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奔到舞台,我想所有的故事大抵如此,回去的路有些漫长,那些美好的画面一步一步蹒跚而来,只是带上你想象的美好。

          紫蓬路的香樟年年如此,春风和煦,再次回到熟悉地方的那夜有你,我曾以为重新开始会画上句号,在一段时间之内,我们总是这样认为: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当你回头的时候,你才发现,有些时候,在那遥遥的地方,你坚守着隐隐约约的诺言,其实比去实现这个诺言来的更为美好,只是我们都已经等不及的去打破这种隐隐约约。

        风跐溜这扑鼻而来的烧烤煤烟,麻辣烫热气腾腾,来到这个世间,开始,发生,结束都不由得我们控制,只有这生活中的百味,值得我们细细品味。2010年之后,我开始喜欢在风中的火和在水中的爆竹。

          再见,青春!

          再见,未眠的人!

          再见,谢谢你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陪我坐在市府广场的花台边度过的那个暖暖的下午。

                                                                                                         古是

                                                                                                         2013年3月4日22:24

你好,Angel.Wu》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