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

即便是我努力不去接触信息,可信息无处不在。一个医生死了,你问我什么看法,没有看法,权利的任性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又不是外宾,早已习以为常。可是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对的,世界不应该是这样。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遗骸。《我的团长我的团》里说:你们把腰弯的连脸都看不见。可这依然不够,他们要让你把头插进土里,即便他们又在你腰上狠狠插上一刀。

我不想煽情,也不认同什么狗屁英雄说。一个医生,党员,按理还算是组织上的人,看到了疫情,实事求是的说了,被造谣,被训诫。在我的认知里我实在找不到理由有掩盖的必要,他们的猪脑子里是不是认为和处理其它事情一样,把人处理了就一切天下太平?病毒不是你孙子,它似乎分不清你是高高在上的当权者。更可悲的是:这还是在已经有过一次惨痛教训的SARS后。有前车之鉴,你倒是抄啊,可是连这一点也做不到。

然后一切魔幻,全国停摆。有物资充足,有108亿口罩,有一问三不知,有医护行乞,有鄂A提货,有半路劫匪,有定时炸弹,还有屁民划着木盆横渡长江。

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这样。

没人想当英雄,只不过挣扎个人形,一个让人说话,说真话的人形。

你们中国梦里的自由,是你们的自由,是开大奔游故宫的自由。

你们中国梦里的民主,是你们的民主,是全票通过的民主。

你们中国梦里的富强,是你们的富强,是美国豪宅瑞士账户的富强。

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这样。

不应该连让人最后说话的权利也夺走。

不应该让人“能”、“明白”地按下屈辱手印。

不应该连死亡时间也以通稿作数,然后转身再去训诫下一个“造谣者”。

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这样。

很多时候,你们假想的敌人是你们自己。

而你们认为的敌人,只不过是一些看《庆余年》、吃炸鸡、火锅、日本料理、嫌158一公斤车厘子太贵,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出于善良本性告诉朋友真话的屁民

放过他们,

放过他们,

来人间一次,让人看看太阳。

即便不能,也别让他们辜负了星光。

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