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意识到墙的存在是在零八年,那时候我学了点网络技术,看毛片东热的时候被右下角的网址吸引,在浏览器里输入时无法访问,要是其它网址也就算了,互联网上一个网址的存在与消亡本是很平常的事情,但东热明显有连续剧的特色,番号的尾数不断增加,很明显这是一个连续增长一直存在的网站,所以这里面肯定有蹊跷,那时候谷歌还能访问,知道了有“伟大”的GFW。

这难不住我,找了些免费的VPN挂上后可以了。后来随着研究的深入,还写了篇极为引流的爆款文章《利用tor+Firefox翻墙》,当年的墙还不算高,免费的梯子也多,最主要的是谷歌在手,天下我有。当然了去墙外的需求实话说并不是很强烈,我是极为无趣的人,对游戏、资讯、社交都没有什么特别强烈的需求,加上英文基础薄弱,最后除了上Youtube、草榴找找毛片资讯,需求不是很强烈,Youtube那时可以改Hosts地址,草榴有极为繁多的镜像站,有时候嫌挂代理麻烦,甚至都懒得挂。

然后眼见它高墙起,高墙高,越来越高,“网收紧的时候觉得还有活路,直到网提起来”,最近一段时间原来的SS被干掉了,换了个VPS加上混淆的obfs插件后,速度巨慢,慢到已经完全影响了在线看小视频的乐趣。烟酒茶色全都心甘不心甘的被戒后,人生顿时渺茫黯淡,然后更黯淡的来了。

中国部分ISP已经实施国外指定端口白名单政策,国内用户无法访问国外服务器的指定端口,目前我在深圳用的一个电信网络已经实施,该白名单实施的效果是,用户无法远程SSH管理国外服务器,大部分访问国外的软件和游戏都会异常,如此广泛而无区别的高强度审查,是历史上最严厉的一次,几乎和断网无异。—@月光博客

我想起了《1984》里那一句:“老大哥在盯着你”,并此感到由衷深深的恐惧。我们一直都觉得那离我们很遥远,直到有一天红卫兵叫嚣着用皮鞭抽你的脸,在没发生的时候,所以人都觉得不可能是我,直到发生时,谁都逃不脱。

然后另一条关于“雄安公社积分制”的新闻再度给这层担忧蒙上一层阴影,在贵国真的什么事都有可能,已经无数次被验证失败的“计划经济”“集体公社”“乌托邦式”体制在贵国分分钟都有可能再度重演,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五年,这种实验必将大行其道。

没有监督的极权,形式主义的选举,腐败到骨子里的政体,像三个红太阳烧的我们暖洋洋、热烘烘、蜕了皮。

实话说,其实我是赞同网络审查的,但这种审查应该建立在明确的规则、详细的实施细则,比如“反人类、反社会的言论”、“宗教独立复仇”等,但绝不是毫无原则的一刀切、法无定法、全靠红头文件的形式。这就像是欧美的电影分级制度,这个级决不允许播出,那个级适合什么年龄段等等,但是似乎永远看不到,微博上全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莫名关键字,审核的面目全非。

可悲的是在偶尔的抱怨之中,似乎他们也渐渐的—习惯或者遗忘。

而这种习惯和遗忘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上有2条评论

  1. 鹤立群

    1.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2.每年共党花在GFW和网络审查上的资金是一笔巨款。本可以花在教育上,民生工程上,真正的脱贫致富上。
    3.据说,郭文贵花重金买了以色列一个无敌突破网络封锁的技术,可通过卫星实现翻墙,让当局无从封锁;
    4.我们生活在最大的“楚门的世界”里;
    5.一直有人监视着大家的一举一动。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