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人啊五条人

一个春天的夜晚,在微博上闲逛,无意中听了首叫《晚上好,春天小姐》的歌,这首歌的旋律极为优美,在副歌部分的转音,特别像我认识的一个朋友的嗓音,加上歌词特别有意思,我就开始关注这首歌的作者“五条人”。不知道“条”是不是广东海丰的独有量词,看过最多的量词当然是“个”。然而团体名字叫“五条人”实际上就“三条人”,有人戏谑的称“永远缺两条人的五条人”。

一直以来我走了“偏路”,在我十五六岁的青少年时期,我是准备要当一个作家的,那时候我已经确定了我的文学风格“在喜剧的外壳下写悲剧,在荒诞的现实里存悲剧的核”,所以我始终认为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还缺了点,我记得当时在工程学院的双人床上翻那本屎黄色的书时,看到快结束时,我觉得不能再往下看了,前面的荒诞幽默几乎全达到了我的理想状态,我当时想到的结尾应该是:“王二和陈清扬在酒店敦伦的时候,因为没润滑剂,费力弄了很长时间闹得不换而散,最后王二看着她坐火车离开。”在这之间不加任何抒情,迅速收尾。我给出的解释是:“二十一岁的黄金时代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故事的最后没辅助工具无法办事”这之间时间“流动感”和“衰老的下去的悲剧内核”一定极为震撼。

促使我写这篇博客的是早晨听到了五条人的最新单曲《初恋》,这首歌的歌词特别符合我上面提到的文学上的审美爱好。歌词据说取材于一篇新闻报道:一个走南闯北挣了点钱的卡车司机没注意限高,将车卡在桥墩之下,司机受了点轻伤,蹲在路边哭。记者采访他时,说是因为得知初恋结婚,伤心难过,恍恍惚惚的出了这事故。

歌词的开头部分:“一辆货车撞上了高架桥,卡在桥墩里面。一名年轻的男子,抱头痛哭。他走南闯北了很多年终于挣到了钱,回到家乡想找回他的初恋。”这短短的几句歌词能迅速打动人心,因为这样的场景太常见了:一个愣头愣脑穷的叮当响的傻叉,爱上了一个姑娘。姑娘说我父母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因为嫌弃你穷。在贵国这种将婚姻当做交易的独特文化中,这个场景经常发生在大部分的城乡结合部。小伙子荷尔蒙一泛上来就开始赌咒发誓“男儿立志出相关,不挣百万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然后基本上能听到的故事版本都是小伙子挣了钱,姑娘另嫁了他人。我有时候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在想这个故事的bug到底如何解决才能达到“小伙子既挣了钱,姑娘也不会另嫁他人”,想来想去只能是“强行占了茅坑拉泡屎后再出门”。

这个故事配上一个荒诞的场景就很富有戏剧性的效果,这个场景是:这名年轻的男子将车卡在桥墩里面了。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这个场景固然荒诞,是不是也有种可能即:在这种情况下,这辆车进退两难。是不是也有小伙子“为之奋斗的理想破灭,既不能找姑娘结婚,也不能回头”的象征意味。当然牵强附会解释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我始终避免这样,这只是我突然想到的一种可能。

但下面的歌词,我觉得还是有种凑旋律的感觉,即词作者安慰故事中主人公的两句:“嘿,我的朋友,我祝你一切顺利,生活愉快;嘿,我的朋友,明天的太阳依然为你而升起来。”特别是这两句作为副歌部分,个人感觉冲淡了前面的感觉。要是我来写,我可能删除这两句加上这个场景:小伙子坐在车上给她初恋的闺蜜打电话,约初恋出来吃饭,并且在语气里要显示自己现在有钱了的状态。然后女闺蜜告诉他他的初恋已经嫁人了的事实。

接下来的歌词部分和我在前面所说的故事版本一样:“女友的家已经拆迁,家乡也变了模样。得知她早已嫁人,他感到伤心难过。他开着货车离开县城,想去海边吹吹风,恍惚之间所有往事,都涌上心头。”

最后部分我觉得加上词作者安慰的副歌部分或者改为一个风景的场景都可,但我始终认为创作者不在作品中表露自己感情的文字境界要高一点。一直以来我听歌极为关注歌词,当然你要让我在曲上面说个一二三四,我也没那个能力。五条人的很多歌词写的极为有趣和漂亮。譬如在《东莞的月亮》这首歌里就三句歌词:“东莞的月亮像一艘小船,载着一帮多情的侠客,在温柔的河面上游荡。”我觉得这可以当选东莞市市歌或者“扫黄打非办”红头文件上第一批“禁歌”;还有在《我的头发就是这样被吹乱的啊》歌词也极为简单:“你看那啊风,有时往东吹,有时往西吹,我的头发就是这样被吹乱的啊”,一个广东夜市disco青年中分形象跃然纸上,有时他们也写一些抨击现实的歌曲如《走鬼》,描写了一个被城管挑断了手指筋的走鬼(广东俚语,大概意思就是流动的小商小贩),甚至为了逃避网易云音乐的关键字审核,在歌词里将城管这个词改为了“陈光”,在《晚上好,春天小姐》里有一句:“市长先生把你给遗忘了吗?他曾对你说,亲爱的春天姑娘这儿永远爱你”,我特别想知道“这儿”是哪儿?他们也写一些底层小市民的人生履历,如《热带》里的刘德龙,《龙哥有真爱》的阿龙,《阿炳耀》里的炳耀以及《李阿伯》等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