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之聂政

  侠累与濮阳严仲子有恶。仲子闻轵人聂政之勇,以黄金百镒为政母寿,欲因以报仇。政不受,曰:“老母在,政身未敢以许人也!”及母卒,仲子乃使政刺侠累。侠累方坐府上,兵卫甚众,聂政直入上阶,刺杀侠累,因自皮面抉眼,自屠出肠。韩人暴其尸于市,购问,莫能识。其姊嫈闻而往哭之,曰:“是轵深井里聂政也。以妾尚在之故,重自刑以绝从。妾奈何畏殁身之诛,终灭贤弟之名!”遂死于政尸之旁。—–《资治通鉴》

  侠累跟濮阳严仲子之间,有难解的怨恨。严仲子听说轵邑的聂政勇猛过人,准备了两千四百两黄金为聂政的母亲祝寿,想要聂政为他报仇。聂政拒绝,说:“老母亲在世,我不能轻言牺牲”稍后,聂母逝世,聂政才接受了这项刺杀侠累的委托。当暗杀行动开始时,侠累正在宰相府上,戒卫森严。聂政突击而入直上阶台,刺杀了侠累,(聂政自知难逃)用利刃自行毁容,割破脸皮,挖去双眼,再剖开肚皮,肠流满地。韩国人将聂政暴尸于众,要求市人辨识刺客的身份,没有人能认识。聂政的姐姐聂嫈听到消息,赶到(首府阳翟),抚尸哀哭,说:“他就是轵邑深井里的聂政,只因为我还在人世间,才重重地自我毁容。我怎么会贪生怕死而埋没你的英名”就在聂政的尸体旁自杀。

小故事之聂政》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