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生命的思考

总有一天我们都将死去,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人在二十五岁会有一场精神上的蜕变,而在三十岁左右大抵会有身体上的改变,这大概算得上自我总结。所谓精神上的蜕变,无非是荷尔蒙开始趋于稳定,以前头脑一热的冲动次数趋于半数的减少,再不会听到朋友失恋打电话要自杀,冲动的做八九个小时火车跑去安慰,并且无数次回顾过去时骂自己傻逼,怀疑曾经做过的事是否真的是自己所为。而身体上的变化,我想大抵有代谢变慢,发际后退,发福以及突然身体上莫名的疼痛,然后你在洗完澡后对着镜子看着慢慢升起的肚腩,开始想起十七八岁满身腱子肉的年月,想起尘土飞扬一口气跑一万米的轻松酣畅然后开始感伤。

魏泽西事件后,我顺着他的知乎将他大部分回答捋了一遍,然后问自己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走到这一步,怎么办,提前将这些心理建设好,因为世事总是无常,因为你无法知道明天和死亡哪一个提起来临。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我想这可能是我的选择。

一、确定是否是绝症,如果是,不报任何概率上的希望,放弃治疗,问清楚最后的存活周期,和亲人告别,在身体上的疼痛无法忍受时,自杀。
二、如果是慢性疾病,属于无法治愈但能控制,这种情况比较复杂:
A.如果在六十岁之后得,不控制,吃喝嫖赌,放浪形骸。
B.如果在四十岁到六十岁之间得,看经济状况,如果控制所需花费不大,控制,花费大,不控制。
C.如果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得,不好说,因为在这个年龄段对生还有渴望,控制的可能性比较大。

我无数次想起海子的诗:“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想起梵高和海明威的猎枪、想起川端康成的煤气管以及伍尔夫坠满石子的口袋,可是我勇气不够,我无数次想起假如有一天我要自杀会选择什么方式,我想我可能不会像海子般那么浪漫,我想起在我小时候的村庄,她关上门,在澡盆中拎开一瓶农药,像一朵莲花,我无法制造出氰化钾,在三十层楼顶朝下也会眩晕,我想我可能会躲到无人找到的深山,挖一人见方的坑,拎一瓶酒和农药。

在春天死去,鲜花盛开
风和草抚过身躯
时间和细菌将其分解
皮肤化开时秃鹫飞来
衔着心脏和眼珠
一个曾搏动  一个曾远望
如今它们在另一个生灵的口中复活

对生命的思考》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