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黄打非


扫黄打非日,都在春天时。
东莞沦陷的时候在春天,这不,刚看到新闻说“扫黄打非”办开展云盘涉黄整治行动。可能党始终觉得“老百姓的生殖器不管一管就要上天”,总挑在这万物复苏,动物都他妈开始交配的季节。这真是一个“只许州官包奶,不许屁民看片”的年代。
我一直不明白的是看个毛片有什么好整治的,你说:“卖淫嫖娼有增加社会性传播疾病的风险,增加社会公共服务负担”(我不完全同意,但部分理解),但看个毛片人畜无害,有效降低社犯罪率的好事,也他妈不行。这真是“你说行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标准都在你那里:甲方、乙方和第三方通吃。
当初计划生育,大队书记和村支书一个个像鬼子进村似的:搬桌子,扛凳子,惨绝人寰的强行结扎;眼看着人口结构老龄化,农村一个个的荒芜凋零,不能为金字塔上层提供强壮廉价劳动力了,扛不住又放开二胎了。你以为你的生殖器是你的吗?不是的,在贵国:法无定法、朝令夕改,还他妈什么以法治国,屁,在贵国全他妈红头文件,标准全在暗地里。
恐怖的是:一派歌功颂德,一派青天大老爷。
几千年也没什么改变。
当初封杀电驴的时候,我选择了沉默,因为还有快播,后来快播倒下时,我选择了沉默,因为还有迅雷云,迅雷云无法播放时,我惊了一惊,还好我有115,百度云和360,眼看着这些后起之秀也不行时,我知道了Shadowsocks、草榴、91porn和pikachu,但按照这种趋势下去,总有一天我们也就不需要公网IP地址了,192.168.*.*可供我党山呼万岁、扼杀颠覆分子亡我之心。
技术当然永无止境,但最最恐怖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谁啊?”
“查一下水表!”
“我口不渴”

扫黄打非》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