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挺住!我挺你个肺啊!

2010年我曾有过一段为期一个多月的出差旅途,在十月中旬,我来到LQ县,在出差目的地附近找了一间旅馆,宽带上网,免费热水。晚上九点有人敲门,我下意识的觉得会是特殊服务,人生地不熟的界没有人会在这个时间段来敲门,短暂的犹豫之后我开了房门,站在门口的是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穿着鱼鳞片似的连衣裙,面相清纯,身材妖娆问我需不需要特殊服务,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煎熬般的几秒之后我委婉的作了拒绝,倒不是有多正人君子,陌生的地界孤身一人,云雨之后会不会有附加而来的敲诈,会不会因此染病都是我担心的问题,关上房门之后,我听到隔壁的房门也被敲响,短暂的讨价还价之后,我听见姑娘走了进去,那一夜过的相当煎熬。

2011年我换了份工作,混进一个管理组织,虽然担任的是一个小卒的职务,但是管理辖区的人对我们恭恭敬敬,秋天的时候,辖区的老总请管理组吃饭,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在SSH区最大的饭店最大的包间,从东坡肉吃到醉虾,从王八盖子吃到黑毛猪蹄,开了36瓶的五年陈酿,酒醉饭饱之后老总提议去KTV娱乐一下,喝点酒唱唱歌有利于酒精挥发,所谓酒壮熊人胆,我们尾随着走进一家外观看起来像是主题公园的KTV,进了包间,随后就有人端来果盘和200ml 12元/瓶的啤酒,接着一水的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姑娘任由挑选,陪伴左右。虽然是600ml陈酿加身,但啤酒一瓶一瓶的开,最后我都记不清究竟喝了多少,我听见我们五十多岁的大领导搂着一个姑娘用公鸭般的嗓子唱着《毛主席的话记心上》,虽然是朦朦胧胧,我至今依然能记得他那如花般的笑脸,不多时我听到坐在我不远处的老总接了一个电话,随后起身离开包间,不多时带进来两三个还没换下制服的值夜班的警察,说是朋友,人多更热闹,有警察护航,随后的节目就更精彩了,从钢管舞到脱衣舞再到裸体姑娘的联谊舞,除了最后那么一下,服务项目应有尽有。

这样的事在我们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随处可见,最近的东莞在一轮强势的“扫黄打非”中几近“沦陷”,可是真的能“沦陷”吗?二千多年前,老夫子就曾高度概括过“食色性也”,整个人类的历史证明,卖淫嫖娼是不可能被消灭的,就像是烟草、酒精一样,弗洛伊德曾在他的《文明与缺憾》中提到“没有致醉物人类是活不下去的”,美国1920年颁布过禁酒令曾经做过尝试,可是结果是怎样呢?不仅不能像预期的那样净化道德情操,反而使买酒从地上转到地下,黑手党横行,酗酒更为严重,土木坛子在他的博文翻译了《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常见问题问答》面对同样的问题,看看国外又是如何做的。

中国自古以来就擅长满口的仁义道德,结果常常最不仁义,最不道德,制定一个圣人的标准无可厚非,我们总要向着至善的方向努力,但将这个标准作为法律就显得离谱,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那个方向,你要允许我们这些俗人的存在,合理的做法是允许它的存在,规范它的存在。

李银河在她的博文中提到

 首先,人应当有做性工作的权利,不仅女性应当有,男性也应当有(据统计,色情业从业人员中有十分之一为男性)。公民有工作权,性服务业是工作,所以公民应当有做性工作的权利。反对这一点的人认为,性服务不是工作,是享受,而性工作者并不同意,他们觉得是工作。在一些国家,性工作者还组成了工会,经常闹罢工,要求改善工作条件,提高工作待遇,巴黎的性工作者甚至冲击过市议会,去要求实现他们的权利。
其次,对性交易的惩罚存在逻辑不完备的问题。人类的性活动有各种动机,有的是为了爱,有的仅仅为了肉欲,有的为生殖繁衍,有的为金钱和生计。我们可以说为了爱的性是高尚的,为了金钱的性是低俗的,但是情操的低俗并不能够成立为刑事惩罚的对象。如果我们把惩罚的界限划在所有包含利益交换有金钱卷入的性活动,那么应受惩罚的对象就不仅仅有嫖客和妓女,还应当包括被包的二奶,甚至包二奶的男人。因为二奶之于妓女、包养人之于嫖客,只是批发之于零售的区别,本质并无区别。按照恩格斯对于资产阶级家庭(妻子不工作,由丈夫供养)本质就是卖淫的定位,要惩罚性交易,也应当被列入被惩罚之列。既然资产阶级妻子和二奶不受刑事惩罚,单单惩罚妓女就有逻辑不完备的问题。一个建立在不完备逻辑之上的法令(中国的卖淫法和治安管理条例相关条款),就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其实只要想清楚下面两个问题,关于色情行业的非罪化根本就是不值得争论的事情。

1.色情行业能不能杜绝?

从周襄王时代,齐国管仲设女闾,即其作俑者,南朝刘邈“倡妾不胜愁,结束下青楼”,唐朝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宋代“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的柳永一生尽处烟花之地,一直到清朝的十大名妓,你说能不能杜绝,这些还都是在儒家传统思想统治下的时期。

2.色情行业有罪化有什么后果?

和美国的禁酒令一样,色情业将由地上转为地下,对于疾病的预防和控制也变的更难以监管,虽然中国没有所谓的黑手党,但以此生财的恶势力也会源源不断的滋生。黑社会、警察腐败、官员腐败、性工作者被抢劫被杀害也同样难以监管。

东莞挺住!我挺你个肺啊!》有1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