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S


      S,你好

    你在微博上问婚姻的意义是什么,我想或许你该是快要结婚了。这虽然一直是我不愿意听到的消息,但就像生命中的衰老无可阻挡,2010年春天的时候,天空乍暖还寒,有一刹那我觉得你像是我生命中的血液,我要离开你,仿佛还有一件象征性的事情没有去做,那天早上,我走到了SXK旁的献血站,看着血液从身体中缓缓流出,仿佛完成了一次最后的告别仪式,那时候我的心是平静的,某一刹那我觉得有如佛陀加持,但在这之前我觉得头顶上的白色墙面像一团乌云,乌云中裹挟着莫名的力量一点点从我的胸口缓缓下沉,我透不过气来,仿佛十七岁那年溺水的感觉,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二次感受到的毁灭的力量。

       老街的巷道早已破烂不堪,2011年SA结婚的时候,我曾到那里走过,青砖黑瓦庐草席皆已全无往日的光彩,建立起来的几处新鲜楼层虽显得突兀却又不可阻挡,不多久这里或是全要拆迁了吧,那些银饰店、豆腐店、早点店、轧花店和文具店大都木门紧闭,我想该是做最后一次告别了。

    雪花飘下来的那天,我们从石桥走上老街的青石板道,那时候路灯昏黄,晕染下来的片片光色朦胧幽若,我不记得那时我们是否还撑着伞,一路无言,走至老街中心的时候折弯是一片泥泞地,我想牵着你的手,一路注视着你走向一段下坡路,点点光亮里,有一处你暂居的小屋。

        校园的中间栽着一棵梨树,四月天气,空气中还能闻到淡淡花香,那时候光从南面照射过来,顶楼的巷角空无一人,你一个人呆在那里,我走过去的时候,看见你在哭泣,那是我距离你最近的距离,发香恍惚,空气破碎,流苏一般散佚无痕。

        现在我坐在离你小屋不远的一处水电站,水泥砌面上,有一天夜晚的月亮很美,我鼓起勇气敲开了你的门,你陪我走了一程,如今再不会有那夜的月光和蛙鸣,太平桥下的水草咕咚咕咚大口的喝着河水,车灯倏尔耀眼,三三两两的渔船静静浮在黝黑的水上。我坐在水泥砌面上,看着远方,文艺的点燃了一颗烟草,也许这就是懵懂的告别吧。

        婚姻的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太大了,我不能准确的回答你,溯源而上,最早的人类是没有婚姻的,后来有了就像最早是没有文字后来有了,他是一种规则解决了一些问题必然也会带来一些问题,就像你无法用文字描述你看到的一处花与另一处花细微的区别,你问这个问题无非是害怕婚姻这种规则你不可掌控的,但也许就像文字规则之外会有图片,甚至根本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你自己去看一看那花,又何必去说。

           夜晚微风,我的回忆是我的,而我希望你幸福,珍重!

你好,S》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