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杨军

杨军:

你好,你知道吗?在我心中的地位你不亚于任何一个人,虽然我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你到底存不存在,即使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名叫杨军,但我肯定那绝对不是你。

二零零四年的夏天我们第一次见面,那一年我十七岁,和很多人一样,身体成长,睾丸发育,连欲望也同海绵体一样急速膨胀,在老家的屋外,我偶然见到了你,当时你作为一个译者出现在一本已经被翻得支离破碎的书上,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本书的原作者我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他是一个日本人。故事大致情节是一个日本株式会社的总裁意外被杀,他的两个女儿也在之后被几个蒙面人双双轮奸,在这之后这两个女孩走上了荒诞的复仇之路,其中一个在一个岛屿上利用色相迷惑了一大群男佣,另一个隐姓埋名在一家高档的歌舞厅以出卖皮肉为生并在一次性交易中邂逅了一名侦探,殊途同归,故事的结局是一个悲剧,她们两个同时得到了一条关于父亲被杀的线索,却陷入了敌人的圈套,最后双双被轮奸致死。

没错,这是我生命中看的第一本黄色小说,在我当时的理解,这本小说充满了原汁原味的肉香,情节扑朔迷离,故事跌宕起伏,很多年了过去了,我没看过具有同样水平的黄色小说。你知道《金瓶梅》也是同样类型的小说,评价之高,写世情第一,不如你。兰陵笑笑生虚伪在妄图成佛却又假模入世,入世却又被浮名所坠。另一本《肉蒲团》相较而言比《金瓶梅》略高,李渔忍把浮名抛下,观佛却未得佛。 万法自然,这是颠簸不破的真理,见山观山,临渊观水,山是山,水是水,想得山却观水中影,想得水却观水上山,在我今天的见识里这无非虚伪二字。 

冯唐,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写了本《不二》,以五祖弘忍授传衣钵为型,故事初看似大得此道,实未破迷相,技巧太重,反倒失了本真,写色却止于表面,自己把玩观望,甚以为此为写色最高境界,笔触之下掌控感扑面而来,失去了自然,与兰陵笑笑生同样,是个工匠的水平。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已经不在看此类型的小说了。起初的时候,完全来源于身体内的欲望,后来是为了追求一种与别人不同的阅读履历,畸形的对抗感,后来则完全是一种消遣,打发时间,

外国的一个程序员曾在他的自传里说过这样一段话: 

人类的追求分成三个阶段。第一是生存,第二是社会秩序,第三是娱乐。最明显的例子是性,它开始只是一种延续生命的手段,后来变成了一种社会行为,比如你要结婚才能得到性。再后来,它成了一种娱乐。

这样看来,我在这方面的追求已经过了三个阶段了,虽然如此,我依然很感谢曾经你翻译过这样一本书,不知道你现在还在不在翻译这样同类的作品,希望你一切安好。

                                                               2013年3月1日

                                                               古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