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谈论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文艺青年时,我是不屑读村上春树的,在选择文艺作品上一定要小众,文字一定要诘屈聱牙,思想一定要深邃、最好世界上没几个人能读懂比如《尤利西斯》。后来应该是激素退却了,开始认识到自己是普通人,被生活熬打了之后,开始不再文艺,谁还没个多愁善感的青年时代呢?

鲍勃·迪伦在《Blowing in the wind》里唱道:“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才能称得上男子汉,一只白鸽要飞跃多少片海,才能安歇在沙滩上”,总有一天你会认识到人生是过程,而非结果。认识到这一点还不算痛苦,痛苦的是如何度过这一生。曾经我觉得古龙的声色犬马、快意恩仇、大酒大肉这种燃烧式的生活值得歆羡,我想这依然和激素有关,有些人的荷尔蒙自始至终保持在高水平,人生就是战斗,我曾经觉得我是,后来发现不是,像是《功夫》里被包租婆一拳打倒的酱爆。

在《跑步》的序言里村上春树对萨默赛特·毛姆的“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做了自己的诠释:大约是说,无论何等微不足道的举动,只要日日坚持,从中总会产生某些类似客观认知的东西来。我才意识到生活也许还有另一种过法:这种生活,起初看起来微不足道,一点儿也不亦可赛艇,但是随着日积月累逐,最后终成巍峨之山。就似投资里的巴菲特,一两年你可能看不出他的投资收益有多优秀,但将时间的赛道拉长,长到五十年,六十年,七十年,就几无对手了。

当然了,虽然提了这书,但内容我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只记得这个年过七旬的作家依然能跑完全程马拉松,依然保持着每周六天,每天跑十公里的“认真”态度,依然在保持着高质量的文字创作。

自律的人生,值得尝试。

而对于我自己,我决定重拾起跑步和阅读的习惯,做两个尝试:

  1. 建立个页面,2020/7/21,记录跑步数据,每月总结。
  2. 做阅读总结,卖书,尝试下正反激励。


比如在这里植入一条广告:

当我谈论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