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香港

苏格拉底在《理想国》里用了两卷也没让色拉叙马霍斯认同他对“正义”的理解。我想所谓的“自由”、“民主”这些看起来美好又高高在上的词汇也不会那么轻易得到普遍共识吧。可是人们对于“作恶”这个词应该不会有太大歧义,比如侵害公共或私人财产、伤害他人生命就绝算不上“行善”。而这些行为就是香港此时正在发生的事。

如今我已不大能被口号、理想主义、为人类等等言行所蛊惑。我不爱国,当然也对高叫“自由”“民主”的行为保持天然怀疑。当然如果多读点书你会发现历史上政治演化中那些打着“为……”的宾格不是自己的行为都无疑带来巨大灾难。人的本性自私,集合到一起就突然高尚到要为他人谋福利,这总不能让我信服。

但那些躲在人群中的个体所释放出来的恶令人恐怖、不寒而栗。余华在《兄弟》中写过红袖章用理发推割断孙伟动脉,嬉笑已经疯癫的孙伟母亲奶子下垂、阴毛肮脏。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直到那些雪花自己被融化。

很多年前看过一部叫《甘地》的电影,我想可能代表我此时的态度:你可以罢工、罢课、绝食、游行表达诉求,但绝不是烧杀抢掠,如果你自诩正义的话就绝不会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从你们戴上口罩那一刻就表明你们也知道自己干的是啥勾当。

一群乌合之众!

香港,香港》有3个想法

  1. 鹤立群

    那个独自守着空屋,有吃有喝有阳光,有电有网有电影的短短数日,刷掉了我电脑里一般的影史经典影片。《甘地》给你烙下的痕迹的确深刻呐。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