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T

   


T,你好,翻看日记的时候,发现了一篇很早之前写给你的十年之后,没写完。对的,十年之后谁又能真正想到呢?我们能想到的是此时此刻,未来变数太多。虽然对于你来说,你一直在控制这些变量,但是所谓变量,不确定性是它最大特征。

在一个阴仄的黄昏,你被很多个念头控制着。李志在歌中唱到:面对黄昏,你感到危险吗?那些念头大体上分为两派,一派如死水,让身体缓慢衰老下去,一派如洪流,沿着月球的潮汐引力,翻滚奔腾。大部分时候那如死水的一派始终占据主流,你无数次与它搏斗,不是对手,然后洪流派从江河湖海到涓涓细流再如袅袅青烟。不知道,不明白,很多时候,你几乎已经屈服,可是一阵风,那袅袅青烟又顺着娟娟溪流汇入江河湖海,在夜晚,在失眠或者不失眠的夜晚,你觉得一切都还来得及,远不是最后,还没有结束。

这种挣扎开始放大,然后你用一种奇怪的行为方式试图与它和解,但像是井中水,抽干后很快泉眼又汇聚而起。我们的一生都在试图与自己和解,你和我说的时候,我知道你不服气,心有不甘,还想努力,残存侥幸。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很多年以后,你知道我又开始文艺了,我曾安慰自己,我们不能把人生当作终点,虽然在时间的维度上它就是一条单行道的终点之路,但我们应该将这条单行道一路分解,过好每一天,高低起伏,磕磕碰碰,风景荆棘都是一样,这样回首十年前,二十年前,回首这一生,不虚度就已足够,至于功成名就,概率好的话,不负,概率差的话,不争。你笑着说,失败的人总是容易陷入无为,人生不应该是这样,你只有见到高山,上去后下来,才有选择,在山脚下不动的人没有资格。你说真正的问题难道不是如何过好每一天吗?

的确,这是个难题,我自己也设置过无数个目标,可是也从没有一条能完全进行下去的细节之路,所以过得像猴子下山,捡了西瓜,丢了芝麻,左手刚拿起猕猴桃,右手丢掉了火龙果。无论种树是在十年前还是现在,应该都不算晚。所以我开始思考细节,以及实施细节的原则。

一、目标
一定要设置目标,大小无谓。大可以到职业规划,小可以到掌握一门技能。设置的目标的时候,我们要做到不以成功失败作为标准,而是以完成度作为标准。我们关注的点应该永远盯在完成度,而不是结果,也就是说目标是方向,它起的作用只是让我们知道往哪里走。

二、不做评判
记住,你做任何事的时候,事情本身才是最重要的,评判不属于做事的一部分。

三、方法论
先做,边做边观察,然后修正,反复如此。

四、流程控制
总结以往的经验,当然是失败的案例居多。我们应该能总结出一套自己的失败流程,就我自己来说,一般是事前雄心勃勃,然后热情冷却,遇到一点点小挫折,短暂放弃,再挣扎着努力试试,然后长时间放弃,最后安慰自己,如此循环往复。
所以流程控制上我们最了解自己,比如我准备在事前就从时间上做好规划,然后坚决执行,每次做一件事,遇到挫折可以暂时跳过,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三天,直到事情的完成度大到百分之一百。

T,你看,本来是想给你写一些安慰的胡言乱语,最后写成了这种四不像,我已经能明显感觉自己的文字退步的厉害,只好说,我在试图理性。祝好!

你好,T》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