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认为坚果Pro的发布会是坨屎

作为一个锤友,买过从T1到M1的四部手机。每年锤子的新品发布会我也极为期待,听老罗哈哈牛逼,讲讲段子似乎成了很多锤友才有的为数不多的快乐。无论别人说什么“被洗脑”、“产品的原教旨主义”,从不在意,我从不去,也不想改变任何人的看法,只是偶然心里骂一句:“你们懂个屁”。

坚果Pro的发布会自然也不例外,和老爷子在家边吃饭边看直播。老罗出场,闲扯几句,然后是看产品,老罗切出新款手机的PPT画面,第一眼看,妈的,太丑了,完全不是坚果的风格。聊了几句硬件配置后,讲了什么给IPhone充电的所谓“IPhone陪护功能”等等,然后朱萧木开始上台讲软件,第一个点是什么智能短信退订功能。我心想,麻蛋的,难不成真如开场画面的那个小药丸寓意的“要玩”的节奏?

不应该这样,前段时间老罗和另一个老罗在(罗振宇)在深圳卫视的节目《长谈》里聊的,为了维持公司运营甚至带老婆签“无限担保协议”向银行借了快一个亿,就做出这狗屎?

然后在新品发布会前,微博上有老罗的朋友见新产品时的表现,个个表现出来的都是打了马赛克的“我草”“牛逼”的表情,我相信他的这些朋友绝不会故意作假弄出这些个所谓的表情,那是手机真牛逼,或者说外观绝对已经是达到了惊艳的水平。

可是朱萧木的啰嗦我已经看不下去了,去微博上刷评论,一片哀嚎。完全不是M1亮相时的一片赞美,我心里隐隐期待会有反转,我觉得有了上次“大爆炸”和“One Step”的牛逼应用,在软件上他们找到了思路,一定会有什么新的牛逼的创意。接着在话题“锤子新品发布会”里就看到了京东泄露出来的新机图和价格,当我看到“酒红”款的手机时:我甚至开始失望了。苹果出土豪金的时候,你们出咖啡金;苹果出玫瑰红,你们出酒红。我想这绝不是巧合,我能揣测到的无非是跟着苹果调研过的市场后面将颜色弄的文艺一点,再一对比开头提到的给IPhone充电,什么狗屁的“IPhone陪护”,这种烂功能即便有,也绝不要在新品发布会上说,最多在线下的功能演示里做一个录播的小视频得了。

然后是看到Fenng在微博上说“真是艺高人胆大,老罗太牛逼了”,我知道隐约期待的反转来了。首先我承认有被戏耍的愤怒,但抛弃这个因素之外,我依然认为坚果Pro的发布会是坨屎!

我认为在万人发布会现场这么弄肯定没有关系,现场的人基本都是等到发布会结束才离开,也就是说这一帮人肯定能看到反转,这种欲扬先抑的手法无疑会带来现场的极大沸腾,但是考虑到直播的观众以及潜在的消费对象,在两个多小才真正展出坚果Pro的真面目,我想没有多少人会慷慨的给你两个小时的耐心。

就像阑夕说的,“One More Thing”绝不是先告诉你你爹死了,过了好大一会儿再告诉你:其实你爹没死,然后问你开不开心,快不快乐?

我记得很早之前,老罗在评价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时,大概说过的意思是:古龙的小说初看很牛逼,但是时间一长你就会发现其实是些小聪明,而金庸的小说你不能打开,一打开往往坐在那里一看就是一上午。我想说的是这次发布会的这种伎俩其实也就是古龙式的“小聪明”,相较与得到,失去的更多。

另外我觉得这次的产品定位也有问题(我作为一个外行提一提自己的看法),“坚果”品牌作为你们的低端机定位,一开始的亮相,塑料竖条纹后盖,绚丽的七彩颜色,以及极富创意的“情怀”背壳(这也是我在我这所小城市唯一看到过三次的锤子产品),T1到T2是一个延续,M1独辟蹊径,而这次的坚果Pro我完全看不出来它的定位是什么,从外观上看,更像是T系列,说是T系列的延续,然后将情怀玻璃后盖说成是借鉴了坚果的创意其实更好,但现在以坚果Pro亮相,既不像低端机,又算不上高端机,在1400-2200这个区间价格的竞争又太惨烈,你们的产品知名度不如什么华为、小米甚至不如Vivo和OPPO,我想单单是外观的美还不足以能在销量上有多大的提升,想想M1那个惨烈的“大疖子”摄像头吧,但M1卖的就是好。这就是一种“难以接受的现实”吧。

另外,在发布会前拔高预期这招手法,弄的不好,容易过火,T1出来后市场的谩骂我想有很大一部分是这方面的原因。

最后,抒段情吧: 
我时常在傍晚骑车穿过步行街大大小小的手机店铺,在他们店铺门头滚动的长形LED显示屏上,看到一个个手机品牌的字幕滚过,连酷派这种手机品牌都时常出现,但从没见过锤子。 
我希望有一天,满大街都能见到锤子,人们谈论它,喜欢它。而不是现在,看到一个用锤子的都仿佛找到了同类。 
依然希望坚果Pro大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