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


在我生活中有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或者当个什么?我已经从高中毕业,我的母亲刚去世,父亲前几年死了。这时,我不想找什么固定的工作,也不想去上大学。我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于是我决定到各地区看看,所以我径直坐进我的汽车,沿着66号高速公路一直向东奔去,我从不知道我奔向哪里,随他去吧,我喜欢这样,我有时过得很痛快,也有过倒霉的时候,可我喜爱这些时光,我就像风中漂浮的云朵,毫无目的的随风飘荡。
我就这样过了两年。
一天,当我驾车穿越亚利桑那州的荒漠时,我意识到我以前走过这条路,一切如故,但又有所不同,还是那广阔荒凉的沙漠的那座荒山,但两年已经过去了,我在这现实中,无目的的走着。我花费了两年想让自己朝前走,但我依然没有目标,没目的、没目的地、没有方向,我突然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前途渺茫。
我意识到时间在我身边滑过去了,像是梦游。我认识到我应该去干一些事情,于是我终止游荡,重新入学,至少四年后,我取得了一个学位。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当然,不会是毫无意义的,从来不会。
当你旅行时,你是像某地前进,你有个目的地,如果我去旧金山,那它就是我的目的地,如何到那里,可由我自己选择,我可以乘飞机,也可以驾小汽车,乘公共汽车,坐火车,骑摩托,自行车,或者骑马,搭顺路车,甚至步行。

晚上读到这段话时,打了个激灵:你知道你从不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角落,总有人和你有相似的经历。 你们在某一天的某个媒介上突然相遇,像是个老朋友遇到一起,James Blunt在《1973》里唱到:

Simona
You’re getting older
Your journey’s been Etched on your skin

想起很久之前读到一段话,大意是你的人生总得有些方向,是什么不重要,但得有方向,譬如你准备去北京,从你现在的所在地到北京这就是方向。有了这个方向,你只需要开着车,驶上高速公路,一直往前开,车会抛锚,人会匮乏,会走到岔道,会反方向走一程,千山万水只要有了这个方向,你就一定能到达,到目的地后会怎么样,能怎么样,一点也不重要,但绝不会毫无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