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四杰之路兄


路兄:
你好,路兄,那晚的春风温暖,你站在金寨大桥上给我打电话,公交车穿过五颜六色的街道,我听到你声嘶力竭的对我喊你失恋了,声音哽咽的像是刚哭完不久。我匆匆下车,蹲在路边,劝你想开点,世事无常,失恋是必修课,不必太伤感,我知道对于处身其中的人,安慰从来屁都没用,你想找个人倾诉,我想探听点细节,故事就这样发生了:那天下午三点钟光景,公交车穿过盛开着粉红色木棉的植物园抵达姑娘的住所,那是辆颜色锈红,拥挤不堪,裹在一片令人窒息汗腥味的公交,你们冷战了很长时间,你想去和解和挽回,你走在尘土飞扬的沥青路面上,拐进正面临拆迁的巷子中,掏出钥匙打开那扇门,姑娘不在,你坐在她的床上,地面满是水痕,换洗的衣服泡在洗衣机中,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光柱悬浮在半空,细碎的尘埃在光明里飞舞,你内心平静,等待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这发生了很多次,你已经习惯,但是没有,那天下午她没有来,一直没有出现,你瞥见了另一人男人生活过的痕迹,你的心纠了一下,一瞬间你以为这是梦,你从没有来过,假装镇定的跨出那扇门,失神落魄游荡在街上,夜幕慢慢降临下来,你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全是幸福的片段,忘记了恨,似乎过了很久,你才想起再没有挽回的余地,你失恋了,路灯亮起来,街面上的喧闹全都与你无关,你走上高架桥,看着来来往往穿梭而过的车辆,仿佛被世界遗弃,高架桥蜿蜒而上,离地越来越高,你突然莫名的对着夜空高叫了一声,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你靠在灯杆上,像是个失去了所有的小孩,在这么缜密的思绪中,我知道一定是神在那时把我送到了你的身边,你突然想起了我,掏出手机找我倾诉。
那是2008年春天的尾巴,我蹲在路边听你掏了一个小时的心肺,秋天的时候,时间抚平了你的伤痕。那时我居无定所,没有姑娘,你刚换了工作,也没有姑娘,在没有姑娘的日子里,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我们混到一起,睡一张床,这在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有一天晚上,你神秘的对我说晚上要去接一个姑娘,第二天你带来两个姑娘,故事又开始复杂起来:你忙前忙后,为姑娘找工作,租房子,接送上下班,没过多久你和其中的一个姑娘陷入水深火热,忘记一段感情的最好方法是重新开始另一段感情,这时候你不再需要我,嫌弃我和另一个姑娘多余,为了不影响你们发展,你们开始撮合,你说那个姑娘清纯可爱,活力非凡,你发展的姑娘说我英俊潇洒,一表人才,那时候我正在经历一次历久弥新的蜕变,在修炼九阳神功第九层的紧要关头,误信了你们的谎言,很多年过去了,你们修成了正果,我依然还凌乱在风中。我记得一开始不是这样,像是《大话西游》里八戒对沙僧说要高悟空那么一点点。
我记得我们认识的那天晚上,你请我帮你收账,你租房的那个老头答应你退房的时候还你押金,临时反水,你尝试了一下觉得老头冥顽不化,请我出山,我从不轻易答应某件事,应承下来的事没有办不成的,我取出一张纸,在纸上写出所有辩论的说辞和应对的套路,设计了七八种策略,或攻或守,或攻守兼备觉得万无一失,风萧萧易水寒,我们走进那一幢小破屋找到老头,你再次说明了来意意思很明显接下来就看我的表现,老头一看你找了帮手觉得这次来者不善但毕竟是老江湖第一句话说这件事和我无关完全没按套路出牌,接着再次和你重申说过的理由把我撂在一边十分尴尬,老头吐沫横飞眼看你招架不住,我血气上涌刹那间天昏地暗生了一股杀气,老头不甘示弱提高分贝妄图以气势压人,我握紧了拳头弹出中指指着老头怒吼一声:老子不要了你等着瞧。事情顺利解决,第二天你搬家的时候,老头找到你,退还了押金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愣头青十七八。
这件事后我们成了至交,有酒局的日子里常在一起喝酒,酒量上SA能打头三阵,我能拼到中路带拐一个弯,你常常压轴,他们公认你天下第一,我常常不服,根据我的观察你每次开始示弱,中间发飙,最后勃发。SA结婚的时候,在前一天夜里,你提前到达,在这之前我锻炼了许久觉得要和你拼一下酒量,决出最终雌雄,这么多年没赢过你我承认你有点实力,我们起先坐在两张桌子,几杯酒下肚后渐渐彼此看不顺眼碰到一张桌子拐角不带任何人玩,你一杯我一杯渐入佳境:世界没有了,眼前一片朦胧,500ml+的酒精迅速占据前颅腔的高地,我感到离地三尺,你也悬入半空,我趔趔趄趄的走进对面诊所依然能记得要求给打两斤葡萄糖的吊针,你站在诊所外脸上的笑容已有点痴呆,一个小时后我已经清醒像死过了一回,你站在路上,挡住了第一波酒精的高潮,酒精的第二波更猛烈的袭来,你拉着我的手,说失去了友谊的童贞和爱情的凄凉哭的像个小孩,搂着我的肩膀到腰到大腿,我从地上将你架起搂着你的肩膀像《花样年华》里曼玉的屁股扭捏的上了二楼,半夜醒来的时候你最终没抵不住最后一波吐的死去活来。
这么些年过去了,我最怀念我们最后的日子,那时候我们觉得未来没有希望,私留了学费在校外合租了一间房子,开始的时候我们每天做十六个小时的习题,自己给自己放假,有钱的日子完美无瑕,后来你学艺术的姑娘归来,你改变主意带着姑娘用剩下的学费自己给自己置办了身去NG的深山老林中挖竹笋的行头,我一个人感到无聊想到一个绝佳的创意开始写小说,写废了一稿又写废了一稿,日子就这么慢慢流过,牡丹开了花,月季妖娆,茉莉的香味弥漫,夏天越来越近,你抱着一根碗大的竹笋归来,XH、教授、SA我们几个围着八仙桌等你的竹笋肉丝上桌,那是最后的散伙饭我们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推杯换盏间道一声珍重,如今再回首时恍然如梦,只有无尽长路伴着我,再回首背影远走泪眼朦胧。(你好,四杰系列完

你好,四杰之路兄》上有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