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SZ


SZ:

你好,2010年的春天我和你鬼混到一起,你是一个自律能力极强的人,那时候我追求一个姑娘,从KS投奔而来,我们两个男人想一对基友一样暂住在一间十平米的小房间中,你上的班在我看来诡异之极,三班制却是每两天一倒班,有时候白天睡觉,有时候中午睡觉,我找了一份工作入不敷出,偶尔敲诈你一顿蛋炒饭或者炒面的屌丝生活,如今想来也是有滋有味,有时候奢侈一下就去小苍蝇馆子喝一瓶雪花啤酒,春天的时候夜晚来临,炊烟袅袅回去的路经过网吧,我们有时候窜进去,各自回来,光着膀子躺在凉席上头望着粉刷粗糙的天顶,天气热的时候,我们一夜起来几次,奔到二楼的卫生间,放一盆凉水从头而下,再光着膀子各自睡觉,后来我们想换一套大房子,在蓬莱路来来回回溜达了无数个小区,没找到四百块两室一厅带卫浴的房子,我们看遍了电线杆,厕所,简易房上的小广告,最终我们还是回到了那间三楼靠北一百九一间的蜗居,阳光正好,风吹进来偶尔能闻到空气中香樟树的味道。

后来我分了手,你戏谑的问我活得还挺坚强,我重新过上了单身的生活,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作为一个屌丝,为了爱情,为了离自己理想化的小姑娘近一点来到这所城市,来来回回描绘的只是理想化的行动,从没见你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那时候你还写字,在空间中写一些散文诗,散的既没有形也没有神,诗就更谈不上了,但因为遣词造句中时常有“缠瑾”“笑靥如花”“落寞溃败成殇”这些骈文式的语句反而时常会有一两个女网友在下面齐声叫好,一众喝彩,我常常躲在后面掩嘴偷笑,但好景不长,有一天我终于栽到你手里,那是秋天的时候,我弄来一台主机,配了一台大屁股的LCD显示器,我们两个在天明的时候玩单机游戏,你玩单机版的魔兽争霸,我玩植物大战僵尸,作为屌丝,电脑的另外一种功能不能不用,我那台1TB的奔腾最高存储过几百G的成人视频,那天月黑风高,我从公司回来,百无聊赖决定借助虚拟的世界打发下寂寞时光,你是中班一般在十二点之后回来,我算好了时间,可是那天状态不佳,或者是视频新鲜感逐渐下降,我磨磨蹭蹭一直没进入前戏,无奈之下我找到了那部珍藏版的阪本丽娜,性吧有你春暖花开,感觉渐渐滋生,在夜晚的秋风中我感到丝丝暖意从后脊梁骨升到下丘脑,多么美好的感觉,突然你门也不敲闯了进来,我措手不及,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场面有点尴尬,妈的你怎么回来这么早?晚上最后机器出了点故障提前下班。我这一世英明就这么毁在你小子手里,幸好这没对我以后的生活产生什么心理阴影,为了弥补心理上的创伤,我后来总是在糗百之上,对那些与我有相同经历的人报以深深的同情。

日子就这么过去,罗大佑在恋曲中唱道:你曾经对我说,会永远爱着我,爱情这东西我明白,可永远是什么,后来我离开了这所城市,这是一座永远不值得我去怀念的城市,我在这所城市有的只是失败和不堪回首的往事,后来我来到了北方的一座小城,在这里我断绝了一切联系,像个苦行僧般手机也没有一个,13年的秋天我呆在这个冬天寒冷的小城里,借着2M的宽带套用了弘一法师的遗偈“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纪念我曾经似乎修行的一年:我们孤独的来到这个世界上,孤独的离去,生的时候我哭几声,死的时候别人哭几声,仅此而已。

晚上我们再次在网上相遇,言谈间我们聊到物质和精神的话题,谁他妈知道怎么会聊到这么变态的话题,你说你要挣钱,努力挣钱,如果有两间门面你老婆就不用工作,如果有钱可以给孩子念最好的学校,用车接送孩子放学,出国念书,我不反对,我只是说需要精神生活,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中说,一个人拥有此生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我想这是我想要的生活,最起码的追求也是有趣,我已经不大喜欢和别人争论某件事情,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记录亚里士多德与一大堆人争论什么是正义,虽然每次亚里士多德都显得占据了上风,但我相信那些输了的也从来没有一个在心里觉得自己输了,我们陈述自己的观点,觉得别人的观点有道理就吸收一点,没道理就去他妈的这样就很好,完全没有必要争论。你谈到曾经姑娘的选择,强调这就是现实,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到现在我还相信我会一直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我承认它,但我不接受,这就是精神生活聊以慰藉和充满希望的地方,不然有一天我们拥有了物质生活给我们带来的一切却发现我们什么也不曾拥有,我们像拥有了最高配置的电脑却没有电,这是我的理解,愿在未来的你心想事成,春暖花开!                                                              
                                                                    

你好,SZ》上有20条评论

    1. smartsun 文章作者

      是一个好友名字的缩写,这个你好系列是记录曾经发生过的生活的一个专题,感触的时候或者觉得有趣的时候就写一下。

      回复
        1. smartsun 文章作者

          这个是 你好世界 的系列,主要回忆过去发生的事情,不代表老了,当然在写的过程有不少杜撰的情节,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算是小品文,其实这类文章写的初衷是新建立的博客都有hello world的界面,没想到写着写着还挺有感觉,索性就一直写下去了,回忆总有写完的时候,而根据生活杜撰,真真假假我觉得挺有意思。

          回复
  1. wittysuen

    时光总在割舍过往的赘余,从容前进,你何苦总是原点旋踏?那些文字情节,精神碎念,在这个年岁还能玩转起来?岁月载不动太多的踌躇不前,奋发吧,大好青年!(第一天睡阳台不习惯,随便扯几巴下)

    回复
  2. 鹤立群

    ,那时候你还写字,在空间中写一些散文诗,散的既没有形也没有神,诗就更谈不上了,但因为遣词造句中时常有“缠瑾”“笑靥如花”“落寞溃败成殇”
    对不起,看到这里我喷了。

    回复
    1. wittysuen

      与你们这群文人雅客絮叨,自然要虚张声势一番。其实,我对文字早已死心。日常生活中不过是一笔凌乱的签名SZ而已。我在尘世的庸俗里晃荡太久,已经回不去你们的理想国度。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