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我们终于停了下来,在一片斑驳的白桦林前,我说我二十岁时想到山上挖一个洞,后来洞挖成了,我住了进去又逃了出来,那天晚上的月光像我幻想中的那样,充满原始力量,我的头发长到胸口,胡子翘到鼻梁,在漫山遍野的松林间奔跑,松果落到头上,牛筋草划伤小腿,我全没注意,我像一只受了惊的野兽,在荒山野岭间四处奔跑,所以我也不记得离开时的路了。

我们坐在一棵高大的白桦树下,阳光透过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枝蔓,一条一条的光影斜射在你脸上,你看起来有些疲倦或者开始重新怀疑为什么和我这个疯子走了这么远,你轻微的喘着气,胸口起起伏伏,正午的林中一片安静,地上深处的落叶还残留着尚未蒸干蜘蛛网般的露水,我搂过你的肩膀,你的眼前一片朦胧,无声哭泣的样子像是失落的孩童,我在你耳边说一定能找到,我挖了一个洞,现在洞顶生满了杂草,找到它还需要时间,它在一个松林之中,我挖好了它,后来我感到孤独,以后我们生活在一起,洞的样子看起来像一个逆生长的洋葱,球茎长在天上,像我二十岁想象的那样,我们在一起种植果蔬,纺棉织布,等到苹果悬挂下来,我们赤裸着身体坐在水边,点上松油火把,黑色树影在河中摇曳,夜风吹来,肌肤上每一处毛孔开始收缩,草地上那些快要枯黄的草在我们身下翻滚,我们仰望着天上繁星,火光朝一处随风飘去,我们眼中充满希望,像是星光。

我在水面上漂浮了很长时间,我时常看到昏黄天空在水面尽头像是风沙,日子像沙漏一般无声逝去,夜晚时候,我的四周时常跳起不安分的鱼,我知道它们在水中在我身边像是朋友,我偶尔也会和它们说话,期间船只停靠了一次,我在小雨靡靡的码头忙碌了一天,将盐换成河沙,我们又再次无声的漂流在水面,渔火升起,远处河岸上灯红酒绿,船长从船舱里出来和我坐在甲板上喝酒,从河中舀起一碗水,酒精炉上煮鱼,他想敞开心扉,问我的故事,我没说,他给我描绘了无数个星光满天的夜晚,河上的寂静和河中的暗流,后来船停靠岸边我们上了岸,一个岸边的村庄,柳树已经发芽,垂落下来像是羞涩的少女,我们走进一间茅草屋,脱了裤子又走了出去,你喝了酒有些伤感说最终会死在水上,我知道那全是酒精和负罪感作祟,明天我们又像是陌生人全忘了今夜发生的故事,晚风吹来,我突然想起,我说我在逃避,不知道逃避什么,你能想象吗,总有一天我们会遇到对的人和故事,可是却无能为力,我以为死去并不可怕,活着却很难,就像是天上的风筝。你笑说我多愁善感自以为是劝我总有一天就不那么认为。我们像是突然间变成了短暂朋友,我问你顺着河流一直漂下去会不会看到岛屿,你盯着我说我们走的是内河,只有村庄和码头,我知道我是问你顺着河流一直漂下去,一直漂下去有没有可能,有可能你说可是你不会一直漂下去。

              《岛屿》节选二

希望》有5个想法

    1. smartsun 文章作者

      胡扯,这明明是我一直在写的长篇小说 岛屿,什么是滥竽充数,要是不咋地我都还舍不得放在我博客上的,这是要寻求出版的,你懂个屁。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