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绿


绿:

  你好,绿,你是我心中的代号,2010年我在记录生活的时候,为了隐匿给你起了一个代号,从此你成为了我心中的魔鬼,快乐和痛苦的源泉,你来自偶然却又显得必然,伴随一生,一直受着你的诱惑,无法抗拒。我曾一次一次的告诫自己,从明天起,可是明天之后,我又重蹈覆辙,周而复始,如同寒冬过后,万物复苏。

  我记得2004年和你邂逅于一次偶然,那时万籁俱寂,老家书房的毛坯水泥墙上用毛笔写着“锲而不舍”四个大字,台灯昏黄,有一张斑驳红色书桌,我在台灯之下,右手边是雕花的老式架子床,电话簿上用圆珠笔记录着与某某某维系的一段号码,妖娆芬芳,在那时的我便觉得这是如同梦境一般的美丽。自此以后,我与你如同一首《听雨》词中所述: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凡历此三种,大抵可勘破红尘诸般,无奈神游行外,至始至终我依然无法与你彻底告别。我曾试图在般若智慧中寻求解脱,寻求“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的境界,可世界如同轻纱裹帐,隐隐约约,曲径通幽,在一片青绿竹林里我似乎有迷失了自己,春天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苍老,无法如篝火初燃般腾腾而跃,我想寻觅一处寂静茅庐,清溪潺潺,茶花初发,可世界之大,远非你所想,谁言寸草,三春报晖,此亦一是非,彼一一是非,须菩提坦肩而坐,问佛: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佛曰: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梧桐敲雨,在一片黑暗的云里,夜空暗默。

  屋檐落雨声滴滴答答,如曾幻想,在那天空之城,救世主早已注定此生你何去何从,无需挣扎,安走便好。可你却一直莫名直走,绿,我们说好,九月伊始,诸缘放下,立地成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