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秋月

chapter2

春天的早晨似乎有点内分泌失调,朦朦胧胧我们被一阵急促的哨声扰了一厢春梦。起床,洗脸刷牙与梦中的女人挥手告别,然后浩浩荡荡奔到楼下的操场。

 
 教官早已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数码相机,平头,和大部分中年男子一样福发的厉害,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是个五短身材,虽然昨天我们已经见过面了,但是现在他戳在那里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个合二人之围环抱之,断其树干,裸露出来的一截树桩。

 教官看着我们懒懒散散终于排成了两排队伍,举起相机咔嚓一下给我们拍了一张照片,Q公司办了很多期这样的培训班,每期都会全程跟踪留下些许剪影不会如春梦般了无痕迹。而这张照片也绝对是极其写真,真情演绎,一览无余,丑态百出。

 按照身高排列老K得站在任何一排的队首,但是这厮昨天晚上肯定孤枕难眠,现在如一根电线杆与教官呈极度对比耷拉着脑袋戳在我旁边。

 教官挑选了几个以前当过兵的带队进行所谓的基础训练,喊口令的哥们叫王锐,八戒身材,中气十足,一声向右看齐,惊醒了我旁边的老K。但是很多年后,老K告诉我当时他的那一声带有绝对史无前例的历史意义,这比波士顿来克星顿的那一枪来的更为猛烈。老K机械式的猛一转头看见了胸部尤为突出的林清。

我说胸大无脑,历史已经证明。
老K说你懂个屁,试问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哪个不喜欢大胸的女人。
我说像足球一样不好。
老K说像飞机场一样你也会说不好,做人不能太强求。
我又说武则天可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
老K辩驳道:那是看落在谁的手里,像李治这小子也活该他戴绿帽子。

当时老K的那一双朦朦胧胧的贼眼只看到一排队伍中尤为突出突出的部分,然后老K对我说:再不下手恐怕没有机会了,自古都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被人抢,我已经都二十八有余了,性能力已经走下坡路走了八年了。八年抗战江山都打下来了,我这八年东一枪西一炮的浪费了不少子弹,人无目标不行。上天突然缘分这样一个女人给我,就是告诉我:该出手时就出手,该收手时就收手,这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学,取舍之间,只在一念。

当我从正面看到林清的时候,还是得佩服一下老K的眼光,古诗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你要是把这幅胸袋随便挂在哪一个矮冬瓜身上,那绝对气煞了卿卿性命,但林清一挂,则双峰群傲,俯视群雄,天下何能与其争。而且黑色T恤紧身,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绝对是意淫的极品。

我们在绕着操场转圈圈的时候,老K说:寒冬已经过去了!
我告诫说:可能会有点春寒料峭!
老K说:没关系,北极熊皮糙肉厚,一堆脂肪,寒冬都已对付过去,小小春寒挡不住蛋白质融化的激情!
我说你也不像北极熊啊!
老K不知趣的问我像什么。
我说:你,正儿八经的金丝猴。

当我们圈圈圆圆圈圈的圈着操场跑了三圈,就已经有人顶不住了,以中年人居多,当然他们流年不利,入不敷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很明显他们扰乱了阵型,导致像我和老K这样一批精壮的小伙子羁绊在其中有力使不出来,走走停停,憋出好一身冷汗。前面的女生也明显受了影响,一看后面落了这么一大截索性也不跑了。跑步改为散步明显轻松多了,可是老K不干了,一头驴前面吊着颗青菜,想吃你就得给我往前跑,现在青菜没有了,驴能不急吗?
我说:萝卜会有的,青菜也会有的!
老K说:番茄还有花园呢?一株好青菜不好找!
我转过头来盯着老K说:你是不是真要摘这棵青菜?
老K说:废话
我说:距离产生美,我现在提醒你,别看这株青菜青翠欲滴,但是任何一个你朝思暮想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日她日到想吐的男人。
老K摇了摇头:你太庸俗了,好青菜的价值就在于被人采,如果都像是一坨烂柿子就算被你第一个捏在了手里又有什么意义。问题的关键并不是她被谁采,潘金莲还被武大郎采过呢。问题的关键是:哪一个能采到最后,西门庆做的就很不错。
我一愣:那你打算怎么办?
老K用手指了指天:有些事情只能天知地知我知她知,你……还是算了吧!

我再次看了下林清,鲜花身边总有绿叶相伴,不过绿叶的质量也实在太差,这样一大片绿叶簇拥着鲜花站在不远处有说有笑,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举止投足,我想在老K的眼里意境绝对唯美,我再看了下老K,眼珠停滞,瞳孔放光,喉结哆哆嗦嗦似乎就要咕噜咕噜往下咽口水了,耳边似乎又传来赵忠祥大叔缓慢、富有磁性的、满怀深情且意味深长地绵言细语:春天来了,在遥远的西伯利亚,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

我曾今仔仔细细的研究过人和动物的区别,然后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人是痛苦的,而上帝是公平的,虽然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论者,但是我相信在冥冥宇宙之中肯定有一股制衡的力量左右着这个星球文明的发展,弗洛伊德说过:文明只是一个规则,是所有人通过牺牲他们的本能创造的规则。这句话简单理解就是:文明有了,而我们的本能没有了或者极大的被压抑了,在我们的祖先还是类人猿的时候我们也可以一夫多妻,看到漂亮的姑娘就上,搞完之后还可以拍拍屁股闪人,那时候我们光着膀子,裸露着下体也没有觉得怎么样,但是文明偏偏选择人类,就好像一颗流星随机性的砸到了你的头上,当我们学会直立行走有一天低下头来看到我们裸露的生殖器突然觉得异常羞愧,不可否认它长的也的确很丑,于是我们赶忙找来块树叶子遮着挡着,再看到发情期的漂亮姑娘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也不敢直接上了而是坐在石头上做哲学式思考,这个问题穿越了岁月的长河直到现在,那就是:这是不是我一辈子的姑娘?乱花渐欲迷人眼,很多人就在这样的选择中孤独老去,还有的捡到篮子就是菜,在以后的岁月里无限怀恋曾经的红玫瑰,而且无数次的做这样一个傻逼式的假设:如果当年怎么样,现在怎么样!

后来我还和老K还就这个问题做了一次延伸,论题是:文明与惩罚,起因是老K问我这样一个问题:动物有月经吗?地点是:深夜,网吧!
我说:没有。
老K显然对我的回答保持怀疑,他百度了一下,得到的答案是这样的:只要是雌性哺乳动物都来月经,不过不是每个月都来,有的是半年,有的是一年,月经过后就是发情期,可以马上怀孕!
然后我说:这就是文明的惩罚,文明度越高,惩罚度越大。
老K说:你就扯淡,那为什么文明只惩罚女人?
我痛苦的笑着说:你没看过公驴发情期的模样,难道你也忘记了无数个孤枕难眠的夜晚你是怎么过来的?
老K无语,我沉默!

老K正式动手是在一个风清月黑的晚上,在这之前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收买了几片绿叶,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也是这个道理,不然真理为什么只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呢?孙子曰:上兵伐谋,老K本来的意思是想用兵法中的:十则围之,五则攻之这种人海战术,但没想到林清亦属于百万军中取上将人头且游刃有余的非等闲角色,老K屡次三番接连败阵,绿叶费花了不少,却只搞到了林清的手机号码真可谓初战失利。但是上天总是眷顾这些锲而不舍的人,给老K的这次机会是在为期一周培训即将结束总结考试的考场上。

?所谓考试有很多种理解,有一种理解叫形式。为期一周的课上的人昏昏欲睡,一群不思进取的人抛开书本已经很多年了,这时候叫他们正儿八经的坐在明亮的教室,又是在春天这个美好的季节,难免犯困,但是考试还是要考的,因为上面要看。这时候教官就很为难了,因为正值Q公司极度繁忙的季节,生产部门极度缺人,如果正儿八经的让这些睡了一周的人去考的话那么结果可想而知,那就给他们发答案,但这也不能做的太明显,你想想看,卷子一收上来全是一百分,傻子都能看出问题,中国人最喜欢中庸之道,于是教官就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份六十分的答案,保证我们通过。但是,但是就是这六十分的答案也是需要背的,这就很难为老K了,因为老K的心早跟在林清的后面屁颠屁颠的了,哪还能装得下这六十分的答案。

问题的关键出现了:
在食堂一人一张桌子的考场上,教官发话了,大有包拯铁面无私的架势,意思很明显:答案都给你们了,如果塞在你们嘴里的馅饼你们都不肯动动牙齿咀嚼几下,那么就不能怪我手下无情了。这下老K慌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此行的真正目的。老K此行并不是简简单单为找工作的,他是直接奔Q公司的科室来的。

此事说来话长,老K原来大学毕业后混到了一家化工厂,按说这家化工厂待遇也不错,老K吃穿不愁,家境小康,在古代绝对的一纨绔子弟,早上上班开开茶话会,中午吃过午饭,拉过几个人,摆开桌子再来个经济半小时,上半个月经济宽裕点下班后就去泡泡吧蹦蹦迪,下半个月下班后就上上网听听CD,非常惬意的生活,这也是在中国大学毕业后一份工作干了四五年绝无仅有的特例。可是丫的有一天突然觉悟到生活这样太无趣了,就像很多人QQ签名写的那样:讨厌一成不变,讨厌人云亦云。濯淤泥而不染,出尘的境界非凡。而人生总是充满了转机,就像阿甘正传里的一句:你永远不知道你吃的下一个巧克力是不是麻辣味的。

转机的伏笔出现在老K读高中那伙儿,老K的高中是在A市一中读的,大凡一中,绝对是惊天地泣鬼神常人难以望其项背的,而进这所中学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眼镜度数不少于四百度,这还是排除家族性遗传因素的。另一种是你家庭早已响应号召提前迈进了小康,很明显老K属于后一种,他们还有一种称号叫:扩招生。

任何一件事情的出现都不是偶然性的,在这群扩招生中还有个哥们叫张琦。这两个哥们境遇如斯,一见如故,臭味相投,三年的感情日积月累足足有五角大楼那么厚。毕业时两人抱拳相别:他朝若发达了,必忘不了老兄。

人生的际遇如白云苍狗,想必张琦家的祖坟也是青烟直上,张琦大学四年悠悠晃晃一朝毕业忽感踌躇满志郁郁不得志时他舅舅干上了Q公司的董事长,所谓一人得志鸡犬升天,张琦顺顺利利的就把自己解决了,奋斗了几年,根基稳定,一天突然想起了他以前还有个哥们老K,往事历历在目曾经也是穿一条裤子的,然后一个电话打过去了。

他问:小子最近怎么样?
老K答:混吃等死。
张琦说:到我这边混吧,给你个科室干干。
老K说:好,打点了行囊就来了。

老K来的时候,秋天剥了它最后一层外衣,没想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来兮便没戏。事情是这样的:在张琦叫老K过来随便弄个科室玩玩的时候,正好生产科有一空缺,老K有工作经验、有文凭按理说也是个人才,但是Q公司有一个规定就是生产科的科室必须至少有半年生产线工作经验。很明显老K没戏,而且老K显然没有留好后路,有一句老话叫:骑驴找马。这个意思是说:老K应该先在化工厂说老子家里有点事,丈母娘催促我早点完婚,你看我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给我一周的假期去解决解决。但是老K觉得张琦这小子都混到人事部主管了,去干个科室还不是去菜园里捡个菜那么容易。然后就径直走到化工厂老板的面前说出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那句话:老子不干了!!!
……
老K从秋天呆到冬天似乎也并没有多么失落,张琦说:要不你明年春天再来吧,从操作工干起,我保证你半年之内调到科室。老K说:好,也不走就赖在张琦这吃着喝着度过了一个惬意的冬天。

冬天过去了,春节也过了,老K卷土重来,现在再次决定他是去是留的关键性问题摆在了他的前面,考试不通过他连做操作工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办?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

老K左顾右盼,机会总是人创造出来的,林清就坐在他的右边,同一条平行线,他们汇合了。教官来回踱着步子,似乎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老K把试卷从头看到尾,又从尾看到头,似乎都挺陌生的,试卷分为选择题、判断题、填空题还有一道论述题。试卷刚发下来,现在求援似乎时机还未到,老K于是把笔扣在试卷上端坐在试卷前发呆,眼神迷离,睡意渐扰。教官这时候突然有所发现的转过身来,吓的老K心虚虚的,老K觉得还是装点样子写点吧,这样坐着也不大好,就好像一副土财主等着佃户送钱的样子,很明显。老K翻开卷子背面,那就写写论述题吧,这种题只要写了就有分,扯的好的分还高。论述题的题目是:探讨十年后节能型环保汽车的发展趋势(200字以内)。

这个题好扯,老K似乎来了精神,十年后我儿子都能打酱油了,谁知道环保汽车什么样子。老K这道题答的也实在是堪称经典。

环保汽车一个字:好,但是实现起来有不可逾越的高度。十年后不见得有多大的发展:电动车因为充点的限制不可远行,开到半路歇火,远不着村近不着店,即便到时候全国各地都有充电站,但是充一次电的时间是加一次油时间的无数倍不可行;混合动力车价格昂贵,基本上和法拉利 Porsche一样属于贵族人玩的奢侈品,除非十年后法拉利卖到QQ的价格,不然玩不起;生物燃料则千万不能发展,粮食不同石油,石油不能吃不能喝,全世界粮食的生产是有限的,而人口是无限的,随着生物燃料的发展,原料粮食的价格必然上涨,全世界现在还有那么人吃不饱饭,到时候竟然发现吃的粮食被当做燃料烧了肯定引起暴动。纵观上面几点理由除非找到更合适的方法,否则十年后环保型汽车的发展也就两个字:没戏!

一道论述题花去了老K将近二十几分钟,也是时候出手了,老K抬起头来了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林清,恰好林清也抬起头做苦思冥想状也看到了老K,而教官转身向北,千载难逢,老K扔过去了一张纸条,语气极度委婉:拜托!!!请把选择题答案和判断题答案传给我……再看老K一脸乞求的模样,双手做阿弥陀佛状就差侧身跪下了。

在这种情况下林清是极度为难的,如果不给他,他这样纠缠下去被教官发现有口也说不清,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但如果给他看他的这一副模样实在不忍睹目,恶心至极四个字毫不过分,不过掂轻拈重,林清还是选择了后者。

一看到林清在给她的纸条上开始写写画画,老K甚至就跪下了。教官又条件的转了一个身,老K立即正襟危坐,一副我本清白的模样。纸条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按原路返回,老K激动了,慌忙打开纸条,神情立即极度忘我开始誊写试卷,他忘记了越安全的时候就是越危险的时候,教官已经悄不拉叽站在他的身后,林清一愣立即紧张起来,眼角似乎在不断的对老K使眼色,老K哪管得了那么多,我抄,我抄,我抄抄……

教官拍了拍老K的肩膀,老K一怔,仿佛灵魂出窍的就要站起来,心脏缓慢的沉重而有力的咚咚的叫着,人赃并获,老K左手还拿着答案呢?教官轻轻的从老K手中把答案收了过去,又再次的拍拍了老K的肩膀,什么也没说,继续向前巡视着。

老K惊魂未定,似乎在等待着接下来的判决,但是五分钟过去了,教官似乎并没有要惩罚他的意思,再看看眼前,试卷还在,摸了摸脑门,有汗,老K再侧过脸去看看林清,林清一副恨不得撕了他的模样,种种迹象证明自己应该还活着,而且活的还挺不错,没事。

接下来怎么办,上天似乎已经非常眷顾他了,没把他直接拖出去,但是答案没了,选择题只抄到一半,然后还记得接下来的一题选C,判断题第一题应该是个叉子,但这也不够六十分啊。但是老K果然是老K,他以一种非常人的逻辑完成了这份试卷,而且最后批阅下来居然还得了六十三分,谢天谢地,祖坟冒烟。他是怎么完成这份试卷的呢?

选择题的前十一题,他已经知道答案了,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准确答案,看了一下答案的分布规律,前面已经两道题选择了C了,接下来怎么轮也轮到选D了吧,然后往下看这题不会再是D了,谁傻到搞CCDD的组合,上面十二题B出现的最少,这题就给你个机会选B吧,接下来那就A吧,就是这种逻辑老K把选择题做完了。判断题那就更有意思了,老K十几年的书果然不是白读的,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所谓的判断题大部分都是错误较多,老K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全部选叉子,至少要给我蒙出给百分之五十的准确率吧。老K算了一下分数,选择题判断题至少已经有三十二分的进账,而且他估计自己不会那么背,蒙的题至少也能凑合到四十分可能还不止。论述题根据规律这种没有固定答案的题目,只要写了,字数还不少的情况下一半的分数肯定能拿到的,这就稳扎稳打的拿了五十分。这时候老K安慰了下自己:这已经是最保守的估计了,填空题只要再凑合着写点,应该可以过关……

可是令老K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四十几个参加考试的人居然全部通过了,老K百思不得其解,按照他的逻辑怎么也该有几个倒霉蛋吧?可是这次考试最终的算法是这样的:你考试的分数加上你百分之四十没有考到的分数之和超过了六十分就算合格。简单点说就是:你只要考到三十四分就万事大吉了,一阵冷汗,老K忿忿的骂了一句:你也不早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