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狗

   楼下的房东养了两条狗,一条是母狗,另一条还是母狗。我时常寻她们开心,一段时间以前,我为了让她们学会仰望天空,每至午饭之后,都会先敲敲碗,然后扔几块骨头下去,后来我变的懒了,只敲碗,不扔骨头,那两只母狗一听到碗声,顿时竖起耳朵,对我露出乞怜的目光,我觉得她们的目光还不足以达到仰望的标准,佯装挥手,那两只母狗顿时抬起头,姿势不错,立足大地,飒爽英姿。

    时间一长,那两只母狗开始对我失望,这又让我非常不满。有一天回来,其中的一只母狗正在楼下的垃圾桶翻拣,我一时兴起,跺了一下脚,那母狗顿时抬头,充满警觉,我勒个去,这是明显对我怀疑,我跺个脚,你敢怀疑,这又上升到是对我的不信任。我发了狠,将之赶到一楼的院子中,随手关了铁门,华山一条道,看你哪里逃,我甩开膀子,她瞅准我往东撵,便往西跑,瞅准我往西撵,便往东跑,我还就不信我治不了你了,拽起铁门边的铁锹,大范围尺度的横扫,那狗顿时馁了,开始往后退,一楼和二楼之间只有中间的楼梯,我地毯式的横扫立即把它逼到了楼梯口,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往楼上跑,我心下大喜,楼上那是死路,我揣起铁锹跟着就上了二楼,那狗跑着跑着忽然感觉不对,楼上再没有出路了,一看楼下头晕,他妈的后面还有个疯子挥着个铁锹追,索性心一横,和这个畜生拼了,立时调转狗头,龇开獠牙,低低的发出拼命的怒吼。我一看大势不好,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那些不要命的,顿时垂下铁锹,贴着墙,让出一条路来,那狗见有逃生的机会,膀胱顿时收缩,同时伴随着盲肠收紧,屎尿一下子扑啦啦的滚落了出来,溅黄了我一双布鞋,他娘的,逃命还想占我点便宜,我决定以后与她势不两立。

    最近一段时间,其中的一只母狗生了五个狗崽子,天天拖着个红鼓鼓的乳房博取房东的同情,念在为人父母的份上,赏口饭吃,起初房东还善心大发,炖骨头烧汤,但他妈的善心也是需要本钱的,这母狗不知足,一天要吃个四五顿,房东心一狠,意识到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山人自有妙招,不赏这口饭,它也肯定饿不死,索性一顿不喂。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这几天买菜,我提议好生活离不开肉,好日子离不开汤,为了早日跟进时代步伐,天天买筒子骨煲汤,那筒子骨骨头大且硬而且肉少只能吸其中的骨髓,我每天都很发狠,将那筒子骨中骨髓吸的一干二净,然后佯装十世善人下去亲自喂狗,那狗一闻骨头香,顿时口水连连,但我早做过狗牙压力测试,知道筒子骨的硬度狗牙是咬不动的,那骨髓又被吸的一干二净,那狗含着骨头只听的咯咚咚响,愣是拼死拼活也咬不动,吞也吞不下去,想吸点骨髓那也是门也没有,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让我异常满足。

   终于有一天,我看见那母狗不知羞耻的跑到男厕所,挑三拣四的拣那新鲜的粪便,嘴一抹,满足离去。我想,她娘的,迟早我还要整她。

  

斗狗》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