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激荡的洪流

看到某明星抑郁症自杀让我想起了我身边熟悉的人。

高中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女生,初入学时一切正常,成绩中等。大约是高二下学期或者高三伊始,具体时间记不太清楚了,在某天下午突然情绪失控,当时是在一堂数学课开始前,数学老师已经站在教室外,不知怎么地,这个女生突然站起来,大吼大叫,视若无人,甚至有点歇斯底里,这种情绪失控和一般意义上的情绪失控不太一样,一般的情绪失控是针对某件事,事后能平复。而这个女生的情绪失控,似乎并没有针对什么事情,而且所表现出来的言行,在当时的我们看来,就是“神经病”。后来这个女生休了学,后来也听说去了本市的精神病医院治疗,只是不知道后来她怎么样了。

另一个是我的一个表弟,从小患有哮喘,在当市的二中学习,成绩不错,也是在高中时期,突然有一天情绪高涨,乱砸东西,并伴有幻觉、妄想,听我父亲说,这应该是遗传,因为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小舅在青春期的时候,也曾有过一段“神经病”时期,曾经自己烧过自己的被子,然后在某一天又突然自己好了。表弟的病经过诊断叫躁狂症,是一种情感障碍,现在经过药物治疗也算缓过来了,不过经此折腾,我小舅妈快被折磨的抑郁了。

我不是医生,对抑郁和躁狂这两类精神病的成因不太清楚,但在我有限的认知里,我几乎没听说过少儿时期有抑郁或者躁狂之类的报道案例,作为精神病的其中两类,我觉得这两类很大程度与激素的分泌有关,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作为一个局外人,我很难能真正理解这种疾病。但是从种种抑郁症患者的表述里,我觉得他可能是我的某种经历的放大版。

三十岁之后的有几年的其中几个月里,我常常对自己的认同感极低,什么事情也不想做,莫名感到无限悲伤,然后我的大脑会给自己一个指令,让我放下所有,沉浸其中,然后在这种悲伤的情绪释放后自己会感受到快乐。有时候在早晨,有时候在深夜,觉得活着没有意义,然后是间歇性的失眠,虽然很多时候理性已经告诉自己不能再想了,但是不受控制,脑子里的声音一直在自说自话,不断重复,直到精疲力竭。

我知道自己绝不会是抑郁,这种种表现很可能是激素调节下的产物。而据此我认为抑郁就是这种激素调节失败的指数型放大版,如果长期沉溺其中,的确,死亡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可能自杀反而是一种解脱。

我还有一件事的经历也可说道,这件事算不上光彩,就是打架,这是成年后唯一的一次打架。

那次是在一个公司的门口与一个保安发生了争执,细节对错略去。直到现在,我都能清楚记得,当我决定使用武力斗殴的时候,脑子里奔涌过去的洪流,一瞬间像野火烧过,精神、肌肉高度紧张,刹那间想置人于死地,与人摔倒在地与柏油路面擦伤的疼痛丝毫不觉。

发育时候,激素飞涨,衰老时刻,激素回落,在这一片洪流起伏中,我们能掌控的微乎其微,我们是它的奴隶,也是非理性之来源。

穿过激荡的洪流》有1个想法

  1. Teddysun

    我们都是激素的奴隶。
    除了孤独和死亡,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内心的孤独,很难排解。生命本身毫无意义,但是人们总是喜欢给每件事情赋予意义。
    有钱把日子过好,没钱把心情过好,从此不为往事忧,只为余生笑,好好善待自己,过好当下每一天,爱过恨过,皆成经过。

    回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