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周纪十

十九年(辛未、前350),秦商鞅筑冀阙(指古时宫庭外的门阙)宫庭于咸阳,徙都之。令民父子、兄弟同室内息者为禁。并诸小乡聚,集为一县,县置令、(封建时代辅佐主要官员做事的官吏,县丞相当于副县长),凡三十一县。废井田,开阡陌(田间小路,用来区分田界,东西为阡,南北为陌。亦有南北为阡,东西为陌。)。平斗、(古量器名。方形斛)、权、衡(称量物体轻重的器具。权,称锤;衡,称杆)、丈、尺。

秦、魏遇于(山西省华县境)。

赵成侯薨,公子绁与太子争立;绁败,奔韩。

十九年(辛未,公元前350年),秦国商鞅在咸阳修建了宫殿,将国都前移到那里。下令禁止百姓家庭不分长幼尊卑的父子、兄弟混居一堂。将各个小村落合并到一起成为一个县,县设置县令、县丞官职,共三十一县。废除旧的井田制度,打破原来的土地疆界。统一斗、桶、权、衡、丈、尺等度量单位。

秦国和魏国在彤邑发生遭遇战。

赵国赵成侯去世,公子赵绁与太子争夺君位,赵绁失败,逃奔韩国。


  1. 井田:相传古代的一种土地制度。以方九百亩为一里,划为九区,形如"井"字,故名。其中为公田,外八区为私田,八家均私百亩,同养公田。公事毕,然后治私事。从春秋时起,井田制日趋崩溃,逐渐被封建生产关系所取代。

二十一年(癸酉、前348),秦商鞅更为赋税法,行之。

二十二年(甲戌、前347),赵公子范袭邯郸,不胜而死。

二十三年(乙亥、前346),齐杀其大夫牟。鲁康公薨,子景公偃立。卫更贬号曰侯,服属三晋。

二十五年(丁丑、前344),诸侯会于京师。

二十六年(戊寅、前343),王致伯于秦,诸侯皆贺秦。秦孝公使公子少官帅师会诸侯于逢泽以朝王。

公元前348年,秦国商鞅改革赋税制度,颁布实施。

公元前347年,赵国贵族赵范袭击邯郸,失败被杀。

公元前346年,齐国杀死大夫田牟。鲁康公逝世,儿子鲁景公姬偃即位。卫国自贬为候,臣服韩、赵、魏三国。

公元前344年,诸侯在京师洛阳举行会议。

公元前343年,周显王封秦国国君为诸侯长,各国都来致贺。秦孝公命令公子少官率军队与诸侯在逢泽举行会议,以朝见周显王。

二十八年(庚辰、前341),魏庞涓伐韩。韩请救于齐。齐威王召大臣而谋曰:“蚤救孰与晚救?”成侯曰:“不如勿救。”田忌曰:“弗救则韩且折而入于魏,不如蚤救之。”孙膑曰:“夫韩、魏之兵未弊而救之,是吾代韩受魏之兵,顾反听命于韩也。且魏有破国之志,韩见亡,必东面而诉于齐矣。吾因深结韩之亲而晚承魏之弊,则可受重利而得尊名也。”王曰:“善。”乃阴许韩使而遣之。韩因恃齐,五战不胜,而东委国于齐。

齐因起兵,使田忌、田婴、田盼将之,孙子为师,以救韩,直走魏都。庞涓闻之,去韩而归。魏人大发兵,以太子申为将,以御齐师。孙子谓田忌曰:“彼三晋之兵素悍勇而轻齐,齐号为怯。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兵法》:‘百里而趣利(求胜;取胜)者(折损)上将,五十里而趣利者军半至’”。乃使齐军入魏地为十万灶,明日为五万灶,又明日为二万灶。庞涓行三日,大喜曰:“我固知齐军怯,入吾地三日,士卒亡者过半矣!”乃弃其步军,与其轻锐倍日(一日行两日之程,兼程。)并行逐之。孙子度其行,暮当至马陵,马陵道狭而旁多阻隘,可伏兵,乃斫大树,白而书之曰:“庞涓死此树下!”于是令齐师善射者万弩夹道而伏,期日暮见火举而俱发。庞涓果夜到斫木下,见白书,以火烛之,读未毕,万弩俱发,魏师大乱相失。庞涓自知智穷兵败,乃自刭,曰:“遂成竖子之名!”齐因乘胜大破魏师,虏太子申。

公元前341年,魏国庞涓率兵攻打韩国。韩国向齐国求救。齐威王召集大臣商量说:“是早救还是晚救?”成候邹忌说:“不如不救。”田忌说:"不救则韩国灭亡被魏国吞并,不如早救",孙膑说:“现在韩、魏之兵士气正盛,这时候去救,是让我们替代韩国去承受魏国的打击,这样反而听命于韩国了。况且魏国有攻破韩国的野心,韩国一旦亡国迫在眉睫,一定还会向齐国求救的。那时我们再出兵,既可以加深与韩国的亲密关系,又可以乘魏国军队的疲弊,正是一举两得,名利双收。”齐威王说:“对。”便暗中答应韩国使臣的求救,让他回去,却迟迟不出兵。韩国以为有齐国的支持,便奋力抵抗,但经过五次大战都大败而归,只好把国家的命运寄托在东方齐国身上。”

齐国这时才出兵,派田忌、田婴、田盼为将军,孙膑为军师,前去援救韩国,仍用老办法,直袭魏国都城。庞涓听说,急忙放弃韩国,回兵国中。魏国集中了全部兵力,派太子申为将军,抵御齐国军队。孙膑对田忌说:“魏、赵、韩那些地方的士兵向来骠悍勇猛,看不起齐国;齐国士兵的名声也确实不佳。善于指挥作战的将军必须因势利导,扬长避短。《孙武兵法》说:‘从一百里外去奔袭会损失上将军,从五十里外去奔袭只有一半军队能到达。’”于是便命令齐国军队进入魏国地界后,做饭修造十万个灶,第二天减为五万个灶,第三天再减为二万个灶。庞涓率兵追击齐军三天,见此情况,大笑着说:“我早就知道齐兵胆小,进入我国三天,士兵已逃散一多半了。”于是丢掉步兵,亲率轻兵精锐日夜兼程追击齐军。孙膑估计魏军的行程当晚将到达马陵。马陵这个地方道路狭窄而多险隘,可以伏下重兵,孙膑便派人刮去一棵大树的树皮,在白树干上书写六个大字:“庞涓死此树下!”再从齐国军队中挑选万名优秀射箭手夹道埋伏,约定天黑后一见有火把亮光就万箭齐发。果然,庞涓在夜里赶到那棵树下,看见白树干上隐约有字,便令人举火照看,还未读完,两边箭如飞蝗,一齐射下,魏军大乱,溃不成军。庞涓自知败势无法挽回,便拔剑自尽,临死前叹息说:“让孙膑这小子成名了!”齐军乘势大破魏军,俘虏了太子申。


  1. 孙膑提出的早救晚救的时机是在对方积弊至深时出手,付出最小,获利最大。另外这个庞涓是不是虎啊,之前攻打赵国时,都是吃过亏的人了,怎么这次还是倾巢而出的举全国之兵攻打韩国,在一个坑上跌倒两次。有一项原则我开始慢慢发现他的重要性即:任何时候绝不All in,这世界上胜算100%的事情少之又少,All in 失败的代价十分惨重,甚至可能是生命。
  2. 孙膑这里又提出了一项观点:因势利导。顺著事物发展的趋势加以引导,使达成目标。造出一种势,比如这里你认为我怯懦,那我就造出一种怯懦的样子(势)来,让士兵看起来逃跑的一天比一天多,造成假象来迷惑对方然后达成目的。

成侯邹忌恶田忌,使人操十金,卜于市,曰:“我,田忌之人也。我为将三战三胜,欲行大事,可乎?”卜者出,因使人执之。田忌不能自明,率其徒攻临淄,(寻求;寻找)成侯;不克,出奔楚。

齐国成侯邹忌嫉恨田忌的赫赫战功,便派人拿着十金,去集市上算卦,问道:“我是田忌手下的人,田将军率军作战三战三胜,现在是举行登位大事的时候了吗?”待到算卦人出来,邹忌命人把他抓住,准备以此诬陷田忌。田忌无法洗刷清楚,一气之下率亲丁攻打国都临淄,想抓住邹忌,却不能取胜,只好出逃楚国。


  1. 这种构陷手段也太低下了吧,全程不用田忌参与就将田忌拿下了,田忌还无法澄清。从前面来看,田忌和齐威王关系也还不错,按理说不至于啊,有没有可能,田忌的功劳太大,连齐威王自己也开始动摇怀疑害怕了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