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伤人事件


张某未买票,翻墙进入动物园老虎散放区,近距离逗老虎被咬死,老虎也被动物管理员射死。 

看到观点说:人在任何时候都比老虎重要,人固然有错误,但不能就认为人死的活该,即使人是翻墙进去没买票,动物园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然后就此观点给出的论据是:这地方本来是没有老虎的,动物园引进了老虎,从而让这个地方出现了被老虎咬死的重大风险,因此一旦人因任何原因被老虎咬死,动物园的责任都是主要的。 

我一开始看到这个观点的时候,觉得很荒诞,但是自己逻辑思维差,没想明白这个观点荒诞的地方,然后我看了观点下面的评论,很有意思,也算是辩证明白了。 

有人说你生了个女儿,被强奸了,你是不能追责的,因为假如你没生女儿,别人就没有强奸的机会。在这个类比里:你–动物园,女儿—老虎,强奸犯—张某。这个类比你一眼就能看出来,责任是在强奸犯,而不是你生了女儿。 

然后是网友纷纷发出脑洞,有人说,假如有人跳楼了,楼盘开发商是有责任的,如果开发商不开发这个楼盘,这地方是平地,人就跳不死;还有人说,你翻越围栏被车撞死了,汽车制造商和修马路都有责任,因为假如没有人造车和修路,人就不会死;还有股民说我投资股市赔钱了,政府也要负责任,因为如果国家不弄股市,我就不会投资不会赔钱了。 

类比能很容易看明白一个问题,但现实是很多时候人总是容易被情感左右,譬如在贵国有一个观点是:“死者为大”,“人都死了,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以前坐出租车的时候,问过出租车司机一个问题:假如一个人闯红灯,被撞了,该怎么处理?司机说人要没死,人全责,人要死了,无论如何司机也要赔钱,司机特意加了一句:“出于人道主义”。 

我在晚上蹲坑的时候,突然想明白“死者为大”这个逻辑背后真正的问题,我们在高中就学过逻辑里面的:充分条件、必要条件、充要条件,只是这个知识一旦遇到现实中的感情问题就不灵验了。“死者为大”通俗意思就是说:“一个人一旦死了,他做的事就是对的或者说对的概率大”,但在前面的逻辑里,人死并不能当做事对的充分条件,反过来事情做的对,和人死也没有关系,甚至这两件事在逻辑上根本没有关系,希特勒倒是死了,他做的事也没见得就对了嘛,我们将两件不相干的事一诉诸情感,再加上“人是第一重要的啊”这一“最高理论”,一切都充满了诡辩。 
所以,我认为真正重要的是: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尊重规则,否则也只是死有余辜。

凤姐啊凤姐

罗玉凤出道的时候,我还很年轻,在新闻上看到她的征婚条件:

北京或清华硕士毕业、经济学专业或精通经济学、必须具备国际视野、身高176-183、东部沿海户籍、无生育史、年龄25-28之间。

作为一个下丘脑激素分泌正常而又很诚实的男性,当时自己的反射弧还比较短,第一判断是:傻逼,哪个傻逼会娶这个傻逼。然后再给这第一判断加一判断:这肯定是炒作。所以说当时自己还很年轻,完全不了解新闻学以及传播学的精髓在于:话题性。要是长的都像林志玲似的开这个条件,根本不具备话题性,甚至还会反问:这么低的条件新闻都报,是不是没新闻了? 

当然,我本身对这些新闻不太感兴趣,作为一个诚实的人我的业余时间都在观摩像是坂本丽娜、波多野结衣、早川濑里奈、滨崎里绪等等岛国爱情女主角,腾出左右手的间隙要不看看浅川梨奈的写真,要不上上chaturbate看看欧美小视频直播,最次的无聊时光也是去1024的技术讨论区或者达盖尔的旗帜里看看论坛老司机。 

时光就这样过去了很多年。 

最近几天我关注的几个公众号,都写到了罗玉凤,我心想凤姐这又是怎么了,于是去微博上搜了相关新闻,原来是写了篇爆款文章《求祝福,求鼓励》,讲述了她这些年的经历,如何从不认命一步一步来到美国,申请绿卡,求赞求祝福云云。故事写的很感人,在回忆人生的时候每个人的故事似乎都很温暖,我想说的不是这些。读完这篇文章后,我想的是要不要纠正我脑海里的一些观念。因为从一开始我对这个完全陌生的人心存恶意,现在的我脑海里想起这些恶意的时候惊了一下。所以我有必要梳理一下以期给这种莫名的恶意修正一下。

  • 罗玉凤有没有权利去列出她的征婚条件? 
    她当然有这样的权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去寻找自己的理想伴侣,能不能找到是一回事,但这个权利是不可否定的,我还想找一个貌美、胸大、臀翘的姑娘呢,这碍着谁了?
  • 那你为什么会对罗玉凤提出这样的征婚条件感到厌恶? 
    实话说就是第一眼看上去这人长的丑呗。人这种动物仿佛生下来就带了“以貌取人”的基因,男人对漂亮女人的猴急和女人见了帅气男人的尖叫像是种本能。可外貌这种东西是“老天赏饭”,基本不可改变。为什么你不会对漂亮女人提出这样的条件感到厌恶,而对丑陋女人提出这样的条件感到厌恶呢?在外貌不可改变的前提下,你对漂亮和丑陋外貌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更多的是自己的心理问题。

外貌是种“资本”,拿了一手烂牌的人要想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其实要比拿了手好牌付出更多的努力,你不是经常能看到马云因为长得丑被肯德基拒绝的励志小故事嘛。在一个自由的市场上靠自己的努力,不依仗“坑蒙拐骗”的每一个人都值得尊重。

愿你能获得绿卡。 
愿你有一个锦绣前程。

未来已来

本文后半部分纯属胡思乱想。
我虽然不是动漫迷,但有两部动漫是我的最爱,这两部动漫我前前后后看了无数遍,一部是《灌篮高手》,一部就是《棋魂》。《棋魂》的人设和剧情安排极为精彩,我一直认为这部动漫是穿越类动画题材的鼻祖,而且是从过去穿越到现在。
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日本平安时代的棋师藤原佐为,穿越千年附身在少年进藤光身上,带领他追寻和体验围棋中“神之一手”。我对围棋当然了解甚少,因为智商低,到现在为止也仅仅知道围棋中简单的“气”“劫”“目”等等一些简单的概念,更别说下了,即便是相对简单的象棋我也很少能下赢手机里的APP软件。
不过在时常焦虑的情绪中,《棋魂》里有两处台词时不时的蹦出来安慰安慰我

1.父亲,我有下围棋的天赋吗? 你有没有下围棋的天赋我不知道,但你已经拥有了两个很棒的能力,一个是比谁都努力的能力,另一个是比谁都喜欢围棋的能力
2.只有这样才使人成长,即使心中充满畏惧也会勇于面对,在战栗中追赶,在畏惧中挑战,只有这样的你,才能真正地逐渐接近“神之一手”,即使没有丝毫希望我也不会放弃的。

有时候我想,那些拥有一个终身爱好的人是极为幸福的。
我今天要说的,当然不是这部动漫,而是最近人工智能Master连赢中韩日一众顶尖围棋职业棋手,现在已经快接近六十连胜了。早在三月初AlphaGo和李世石的那一战,我就瞎激动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知道想要穷尽围棋的路数几乎不可能,2361的阶乘,结果浩瀚到佛教术语的“恒河沙”,所以古今往来人们在研究围棋的时候都会用到定式,意思就是前人的研究结果,这么下胜算大,而后辈对前辈超越就是重新研究出新的定式。你不说“鬼门”不能下嘛,大师吴清源上手就来个“三三、星、天元”。
但是谁能想到,科技的进步会发展到这一步:你说不能算,那是相对于人脑来说,但人会发明工具,拥有强大的电脑处理器,无数个牛逼的算法,那些对人脑来说不能算的就能算了。
我突然想到毕达哥拉斯学派提出的“万物皆数”。
我们换一个角度,人类中很多概念是说不出具体含义的,就像是围棋中的“定式”,你要说那些围棋大师真的穷尽了他们提出的定式的所有下法步骤吗?绝不可能。而在现实生活中譬如“爱情”“勇敢”“忠诚”等等概念,人能对它的理解永远只是它的冰山一角,你要问一个人“什么是爱情”,他肯定能说一点点,但绝不能说全,因为“爱情”的参数太多,而我们的脑容量有限。但是计算机能啊,它将一众参数输入到算法之中,就能准确算出你追求泰勒·斯威夫特的概率超过多少,你就按照它的指示行动就行了。
“要警惕人工智能,要警惕人工智能,要警惕人工智能”说三遍。胡乱猜测的未来,你一出生,人工智能就将你的基因编码、出生环境、气候影响等等许多细微的参数输入,然后得出一个结论:你能活178岁(理论上那时候人类已经攻克了所有导致衰老的基因编码,但人要是都不死,世界永远是同一批人,将会失去终极意义,所以“修剪衰老基因和控制衰老基因的供给在一次巨大的世界战争后被写进了法律”,当然最高领导人依然有特权,所以可能最后的世界将永远有唯一的“金哥”),有干厨师的天分,干了十二年会因为大气雾霾回到老家,投资空气净化器成功,喝酒死在西湖边上,手握长剑。
我们正处在人类的“奇点”之中,之后会像指数函数般跃进。
有记录的历史也就三千多年,无法想象进入二十一世纪的头二十年人类科技发展到现在这步。
人类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我依然记得2008年我还在用着一款诺基亚的6120c,这才几年连我老爷子的手机都全部智能化了,还两部在手,诺基亚却已经倒下了。“世界先是被一群精英改变,然后被商人量产,最后才是普罗大众享受红利”,国际象棋攻克用了十年,而围棋只用了九个月,这种速度发展下去,在我有生之年估计还是能享受到人工智能所带来的红利的。
虽然有一点点悲观,但是未来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