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周纪六

二十六年(乙巳、前376),王崩,子烈王喜立。魏、韩、赵共废晋靖公为家人(指平民)而分其地。

二十六年,公元前376年,周安王去世,他的儿子姬喜继位,是为周烈王。魏、韩、赵三国把晋靖公废黜为平民,瓜分了他的残余领地。

烈王元年(丙午、前375),日有食之。韩灭郑,因徙都之。赵敬侯薨,子成侯种立。

周烈王元年(丙午,公元前375年),出现日食。韩国灭掉郑国(河南省新郑县,公元前806年--公元前375年,共432年),于是把国都迁到新郑。赵国赵敬侯去世,其子赵种即位,是为赵成侯。

三年(戊申、前373),燕败齐师于林狐。鲁伐齐,入阳关。魏伐齐,至博陵。燕僖公薨,子桓公立。宋休公薨,子辟公立。卫慎公薨,子声公训立。

燕国在林狐击败齐国军队。鲁国攻打齐国,进入阳关(山东省泰安县)。魏国攻打齐国,抵达博陵(山东省博平县)。燕国燕僖公去世,其子即位,是为燕桓公。宋国宋休公去世,其子即位,是为宋辟公。卫国卫慎公去世,其子卫训即位,是为卫声公。


齐国田午弑君自立,国内动荡,各国都来分一杯羹。


四年(己酉、前372),赵伐卫,取都鄙(周公卿﹑大夫﹑王子弟的采邑,封地。)七十三。魏败赵师于北蔺。

四年(己酉,公元前372年),赵国攻打卫国,夺取七十三个村镇。魏国在北蔺击败赵国军队。

五年(庚戌、前371),魏伐楚,取鲁阳。韩严遂弑哀侯,国人立其子懿侯。初,哀侯以韩廆为相而爱严遂,二人甚相害也。严遂令人刺韩廆于朝,走哀侯,哀侯抱之;人刺韩廆,兼及哀侯。魏武侯薨,不立太子,子与公中缓争立,国内乱。

公元前371年,魏国攻打楚国,夺取鲁阳。韩国严遂杀死韩哀侯,国中贵族立哀候之子是为韩懿侯。当初,韩哀侯曾任命韩廆为相国却宠爱严遂,两人互相仇恨至深。严遂派人在朝廷刺杀韩廆,韩廆逃到韩哀侯身边,韩哀侯抱住他,刺客刺韩廆连带韩哀侯也被刺死。魏国魏武侯去世,没有立太子,他的儿子魏罃与魏缓争位,国家大乱。


1.这里有点乱,查了下《资治通鉴》中华书局的竖版书是这么记载的:《战国策》以聂政刺韩相事及并中哀候为一事,此从《史记》。按太史公年表及韩世家,与韩烈侯三年皆书‘聂政杀韩相侠累’,与哀候六年又皆书‘严遂弑哀候’。所以是按照这个来写的,但是以《刺客传》考:聂政杀侠累是在哀候时,以《战国策》考之亦然。《资治通鉴》与列侯三年载聂政杀侠累事,又与哀候六年载严遂杀其君哀候,是从《史记》年表、世家所书。盖《刺客传》初不言并杀哀候,止战国策言之,《资治通鉴》因此怀疑,所以这里记载‘并刺哀候,不书聂政’,只说使人,《资治通鉴》不认为严仲子为严遂,也不认为侠累为韩廆。
2.魏武侯生前没有立储,死后魏缓和魏罃争立,魏缓逃到赵国邯郸。这时公孙欣入见韩懿侯说:魏罃与魏缓争立为君,魏罃得到了王错的辅佐,拥有上党,只算拥有半个国家,不如趁这个机会除掉他。“韩懿侯听了很高兴与赵成侯合兵进攻魏国,即浊泽之战,魏罃被围困。但是这时候韩赵两国开始意见不合,一个说让魏缓和魏罃同时并立,分成两个魏国,一个说该立魏缓为魏君,吵着吵着各自退兵了,这时候魏罃追了出来,杀了自己的弟弟魏缓,成为魏国国君,史称魏惠王。


六年(辛亥、前370),齐威王来朝。是时周室微弱,诸侯莫朝,而齐独朝之,天下以此益贤威王。赵伐齐,至鄄。魏败赵师于怀。齐威王召即墨大夫,语之曰:“自子之居即墨也,毁言日至。然吾使人视即墨,田野辟,人民给,官无事,东方以宁;是子不事吾左右以求助也!”封之万家。召阿大夫,语之曰:“自子守阿,誉言日至。吾使人视阿,田野不辟,人民贫馁(饥饿)。昔日赵攻鄄,子不救;卫取薛陵,子不知;是子厚币事吾左右以求誉也!”是日,烹阿大夫及左右尝誉者。于是群臣耸惧,莫敢饰诈,务尽其情,齐国大治,强于天下。楚肃王薨,无子,立其弟良夫,是为宣王。宋辟公薨,子剔成立。

公元前370年,齐威王朝拜周烈王。当时周王室已经十分衰落,各国诸侯都不来朝拜,唯独齐国仍然来朝拜,因此天下人愈发称赞齐威王贤德。赵国攻打齐国,至鄄地(山东省濮县)。魏国在怀地(河南省武陟县)击败赵国军队。齐威王召见即墨大夫,对他说:“自从你到即墨当官,每天都有人说你坏话。但是我派人去即墨视察,田野开辟整治,百姓丰足,官府无事,东方因此十分安定。于是我知道这是你不巴结我的左右内臣谋求内援的缘故!”便赐即墨大夫享用一万户的俸禄。齐威王召见阿地大夫,对他说:“自从你镇守阿地,每天都有称赞你的好话传来。我派人去阿地视察,田野荒芜,百姓贫穷饥饿。当初赵国攻打鄄地,你不救,卫国夺取薛陵,你不知道,这是你用钱买通了我的左右来替你说话。”当天,齐威王下令烹死阿地大夫以及专替他说好话的。于是群臣们毛骨悚然,不敢弄虚作假,都尽力做事,齐国大治,成为天下最强盛的国家。
楚肃王去世,没有儿子,弟弟良夫继位,是为楚宣王。宋国宋辟公去世,其子宋剔成继位。


当你身居高位时,你是不大能听到准确消息的。这时候你的判断应该是基于观察到的事实而不是其他人的毁誉,然后以事实建立严刑峻法才可以重塑取信之道。


七年(壬子、前369),日有食之。王崩,弟扁立,是为显王。魏大夫王错出奔韩。公孙颀谓韩懿侯曰:“魏乱,可取也。”懿侯乃与赵成侯合兵伐魏,战于浊泽,大破之,遂围魏。成侯曰:“杀,立公中缓,割地而退,我二国之利也。”懿侯曰:“不可。杀魏君,暴也;割地而退,贪也。不如两分之。魏分为两,不强于宋、卫,则我终无魏患矣。”赵人不听。懿侯不悦,以其兵夜去。赵成侯亦去。遂杀公中缓而立,是为惠王。太史公曰:魏惠王所以身不死、国不分者,二国之谋不和也。若从一家之谋,魏必分矣。故曰:“君终,无适子,其国可破也。”

公元前369年,出现日食。周烈王去世,弟弟姬扁继位,是为周显王。魏国大夫王错逃奔韩国,公孙欣对韩懿侯说:“魏国内乱,可以乘机攻取。”韩懿侯于是和赵成侯联合出兵攻打魏国,在浊泽这个地方大战,大败魏军,包围了魏国。赵成侯说:“杀掉魏罃,立魏缓为国君,然后割地退兵,这对我们两国是有利的做法。”韩懿侯说:“不妥,杀掉魏国国君魏罃,是残暴的,割地后退兵,这是贪婪,不如让魏罃和魏缓将魏国一分为二。魏国一旦一分为二,比宋国、卫国都不如,我们就再也没有魏国的威胁了”赵成侯不同意,韩懿侯不高兴,率领他的军队乘夜离去。赵成侯也只好退兵。魏罃于是杀死了魏缓继位,是为魏惠王。
太史公说:“魏惠王之所以能自身不死,国家不被瓜分,是由于韩赵两国的意见不合。如果按照其中一家的办法去做,魏国一定会被瓜分。所以说:‘国君死时,无继承人,国家就会被击破。’”


这个韩懿侯也太妇人之仁了吧,最初联合起兵的发起人是你,你也觉得魏国内乱有机可乘。结果等到大败魏军后,说什么割地而退,贪也。这不扯犊子吗。如果说起兵的理由是一直觉得魏国是大患,将魏国一分为二这患就解除了,这也是扯啊,一分为二哪有直接灭了来的直接啊,想不明白。


《资治通鉴》周纪六》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