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支持死刑

电影《教父》的开场,棺材店老板包纳萨拉的女儿被强奸,法律不能给予重判,包纳萨拉请求教父帮忙。教父一开始以其不尊重自己的友谊拒绝,直到包纳萨拉屈服,喊出“教父”,教父才答应其要求。

我以前与朋友讨论过死刑问题,朋友不支持死刑。我将问题极端化:“比如你的父母被人杀了,你会怎么办?”朋友回答说:“我会和他拼命”,所以我有时候特别不能理解那些支持废除死刑的人,同态复仇,杀人偿命自古以来就被认为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经过所谓人类的文明化进程被否定了。

后来我想明白了,人在看待一个问题和自己亲身经历一个问题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有时候是完全迥异的,就像《教父》里的棺材店老板,他看不上柯里昂家族的“黑手党”,等自己遇到事,女儿被强奸,法律不能重判,他立即想起了“教父”。

我看到很多人在“江歌案”和“杭州保姆案”那里圣母心泛滥,认为法律的本质是教育,是感化,是救赎,这可能是受到西方白左文化影响,西方国家的法律有个很重要的特色是宗教影响巨大,认为人的生命是神给的,由人剥夺是对神的冒犯,这也是神,那也是神,当然在我们这个没什么宗教信仰的国度,这简单就是扯淡。

还有人认为,死刑并不能降低犯罪率,对有些人来说该犯罪还是犯罪。这也是扯淡,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记得很早之前,人们讨论酒驾到底该不该入刑,一大堆人当时也认为入刑并不能有效降低醉驾的可能性。你要知道,在贵国酒桌文化浓厚的氛围里,很多人甚至认为即使入刑,肯定还是该喝喝,该开车照样开车。但是自从酒驾入刑后,有一个职业爆发性增长,代驾,有些人说文化啊,底蕴啊,沉淀啊,事实证明人这种“可塑性”极强的动物,还真没有什么改不过来的臭毛病。刑法除了惩罚,还有威慑的作用,而在所有的威慑的刑法里,死刑无疑是最具威慑力的,你说死刑不能降低犯罪率,我是不信。

还有人认为,相对于死刑,终生监禁可能更痛苦。我只听过死刑上诉要求改为无期,没听过无期上诉要求死刑,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基本是一种极为强大的生存哲学。对生命的眷顾也是人极为重要的本能。

当然,死刑有一个问题,这是我在看《肖申克的救赎》里想到的,即在大样本下,总有些巧合的“倒霉蛋”阴差阳错的被误判,死刑让其失去了重新判决的可能。最近的例子是中国的呼格吉勒图,当然这不是否定死刑的理由,而是在对死刑的判决上一定要证据确凿,慎之又慎,将”无罪推论”摆在首位,宁可错放,不可错杀。

我为什么支持死刑》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