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经》闲思录


我不是个佛教徒,也谈不上有信仰,但是我偶尔也翻翻佛经,这很好理解,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人有本我,自我,超我三种人格。人最大的烦恼往往来自于本我,譬如没有姑娘没有性生活,自我安慰说: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这往往屁用也没有,你还是在早晨要一柱擎天的醒来,但是你安慰说:阿弥陀佛,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就有那么点灵台澄澈的感觉。若这时候你跌迦而坐,念着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丹田隐隐飘起一团云雾,有那么三两刻你倒有那么些恍惚了。

《金刚经》是大乘佛法经典,全称《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这部经书最早由鸠摩罗什翻译,在中国和另一部经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样非常有名,有名的原因,我是有过非常深刻的思考的,即这两部经书非常短,中国的文字向不能载重,说起来有五千年的历史,除了官方的二十四史和《资治通鉴》等史论以及明清时候出现的几部名著,你有见过超过二十万字的著作吗?我们讲究的是“悟”“意会”,“道可道,非常道”这个“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你得“悟”,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这个“仁”又他妈是个什么玩意,你得“悟”,文字高手的大绝招就是就他妈的不能让你一眼看穿,但我允许你有N+1中解释,你解释着解释着就能上百家讲坛,稿费什么的大大的有。现在不有一大批靠这个活着的吗,我实在难以理解的是一本《红楼梦》中连个丫鬟使用的尿壶都要考究一番究竟有他妈什么用。
同理《金刚经》也是这样,六祖惠能不是就靠一句“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顿悟了吗?所以这本经书是非常适合我们国家这个土壤的。你总不能拿着三大部《法华经》让人家去顿悟吧,这样不好,不符合国情,这个顿悟就该像迦叶尊者拈花微笑般优雅从容,淡定潇洒,欧了。
所以我想胡扯下《金刚经》,我有这个倾诉需要,而佛祖广大,也肯定会原谅我,冯唐在《不二》中假借鱼玄机之口问弘忍佛祖想看我裸体吗?这种死不要脸有辱佛祖的事都没受到惩罚,我这点倾诉胡扯欲,佛祖会原谅我的,阿弥陀佛。
一天,佛祖在祇树精舍与两百五十个粉丝聊天,那天蓝天白云,阳光灿烂,一水的光头熠熠生辉,快到中午的时候,佛祖饿了,佛是铁,饭是钢,佛祖不吃饭也饿得慌。佛祖从地上站了起来,拿着个饭盒率领这两百五十个粉丝浩浩荡荡的杀到了舍卫城讨饭,他们的术语叫“化缘”,意思是说我这不是讨饭,我找你要吃的是和你有缘分,是看得起你。由于人数众多,讨一家饭肯定是不够吃的,所以他们每家每户都没放过,佛祖说我这是要培养你们的平等无差别之心,不能冷落了任何一家。
佛祖讨完了饭没有蹲在大街上吃,这有损斯文,回到了祇树精舍后,佛祖和粉丝们将袈裟蒙住的钵一掀,有红烧排骨,三鲜丸子,绿豆汤还有一瓶52度的泸州老窖,伙食不错,众人狠命咽了口口水,风卷残云,不时便将这化缘所得消灭干净,酒足饭饱后,众人来到精舍的一条小河边刷了刷饭盒,顺便洗了个脚,重新回到座位上开始了又一个下午的冥想。
这时候,有一个叫菩提老祖的粉丝从人群中站了起来,他光着右膀子,上面纹着南方朱雀,抱了抱拳问佛祖:“老大,你常常护着小弟,又常常嘱咐教导这些小弟,现在假如有新入会的雏,发誓要和你混,直到有一天也能像你这样衣食无忧烦恼全无心中还总是欢喜,怎么才能让这小子常常念着这个想法不至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呢?假如这小子突然想到了名利财富,或者红尘中的姑娘,有什么办法能降伏这小子的这些诱惑妄想呢?”
佛祖挥了挥手:“小鬼,你问的很好嘛,不吹牛逼的说,我对洗脑工作相当内行,今天我就给你们讲一讲如何降伏新入会小鬼的痴心妄想。”
菩提老祖拍了拍手笑着说:“好的,老大,我们都喜欢听你吹牛逼。”
“你们知道,天下之大,小弟众多”佛祖道:“有的小弟是从蛋壳里蹦出来的,有的小弟是从娘胎里蹦出来的,有的小弟又喜欢呆在下水道、粪池、沼泽等湿气重的地方,还有的小弟一直存在想出来就突然蹦出来了。”佛祖揩了揩满嘴的油:“上面的四种小弟还比较好理解,还有五种小弟:有色,无色,有想,无想,非有非无想的小弟,你们暂时理解不了就算了吧,我想说的是这么多的小弟,我都给他们来个一锅炖,这锅就是无余涅槃,说白了就是给他们画一个终极大饼,让他们仿佛已经闻到了饼香。但是我们这样给他们画大饼,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小弟会相信的,这是为什么呢?”佛祖故作神秘顿了顿:“哈哈,你们不知道吧,如果我们画的大饼已经让这些小弟知道是在画大饼他们相信才怪,所以在我们给他们画大饼时,我们自己要表现出不在画大饼的样子,这就叫欲盖弥彰,欲擒故纵。你们可晓得伐?”
佛祖想起了中午吃过的三鲜丸子回了回味继续说道:“小鬼,我们画大饼的方法千变万化,不应拘泥于一种形式,譬如有时候我们应该告诉小弟姑娘都是祸水,美貌不过凡尘一缕,无码才是空,但有时候我们也可以告诉小弟姑娘如水,我们从水中而来必须要回到水中去,不能老是觉得:‘哦,这是个从蛋壳里蹦出来的小弟就一律告诉他姑娘是祸水,那个从娘胎里蹦出来的小弟就一律告诉他姑娘如水,你们懂了吧?’只有这样才让这些小弟猜不透我们到底想要怎样,我们能给他们彻底洗脑的概率就大。”
佛祖指了指东边问菩提老祖:“小鬼,那东边有什么?”
“一棵歪脖子柳树”菩提老祖答
“几棵?”
“我说过了,一棵”
“不错,你能看到柳树,还能度量出是一棵,那么我问你,那东边虚空里有什么?”
“这没法想象和度量啊,老大”
“那南方、西方、北方、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及上下方的虚空你可以想象和度量吗?”
“还是不能啊,老大”
“所以说我告诉你们的方法就和这虚空一样是不可想象和度量的,如果你们能按照我说的方法自然能令这些小弟不再痴心妄想,任尔风吹雨打,自会岿然不动,老老实实听你我的吩咐。”
佛祖又道:“菩提小鬼,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如果我现在问你,你现在看到老子这样仪表堂堂能想到老子本来的样子吗?”
菩提老祖答道:“不能啊,老大,我不能依照你现在这幅吊样而知道你本来的样子,因为你刚才说了如果我说能看到,就像我刚才看到歪脖子柳树似的,是可以想象和度量的,但我说不能看到,你现在这幅吊样不是原来的尊荣,你现在是不存在的,这样你就无法知道我到底能不能看到,这段话说的有点拗口啊,老大。”
佛祖弹了弹手指:“小鬼,学的挺快的嘛!我告诉你无大于有,1+x=2只有一个解,1+x>2可是有无数个解啊,知道了吗小鬼,等你明白了这个道理,你就能和老子平起平坐了。”
“可是老大……”菩提老祖有点为难:“我们说的挺欢,可我还是担心人家不信怎么办啊?”
“这你就不要担心了,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哪天我如果挂了,我们扯的这些淡会被人家集结出版成书的,肯定有一两个傻瓜蛋对我扯的淡深信不疑,他们觉得这是冥冥之中的宿命,在一瞬间仿佛羽化成仙,觉得此生来到世上不为其他,就是为此而来,这种感觉说起来有点玄妙,但是你可以想一下,仿佛你看到一个姑娘,你一瞬间觉得这就是你一生之中将要厮守的人,如果我再扯一点相信我就有大的回报,就像你相信和你厮守的姑娘一定会为你宽衣解带那般不胜凉风的娇羞。你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坚持下去。”
佛祖握了握拳头显出一副坚信不疑的样子:“一旦这些人相信了我们说的话,又相信了如此巨大的回报,他们就不会有自我,他人,众生,生命的限制,也不会有方法和形式的拘束,我给你三百两黄金的酬金,你可能会去杀人也可能不会,但如果我告诉你要杀的那个人夺了你的娇妻,如果你杀了他我还给你三百两的黄金,你绝对不会犹豫,而且会不管自己的恐惧如‘杀人犯法啊,老兄不能干啊’和他人‘那就是个骗子,你个傻瓜蛋’和众人‘你这个人这辈子完了’以及‘生命如白驹过隙,死就死吧’,到时候你看到那个人你也顾不上手里拿的是把刀还是一根大葱,也不管是从头顶劈下去还是从裆中央穿上去,这些统统也管不了你要杀这个人”
“为什么会这样呢?”佛祖露出诡异的笑容
“如果这些人被这样洗了脑,又被这样大的回报所诱惑,他还能有自我,他人,众生和生命,那他一开始就有自我,他人,众生和生命,是不会被洗了脑,被诱惑的,这又回到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在我看来鸡是先有的,假使是先有蛋,蛋要变成鸡仍然是需要鸡来孵化的,没有孵化蛋的鸡,鸡蛋永远是鸡蛋,所以我说的方法就是鸡的问题,是先有问题,同时遵循无大于有的大原则,你们听完后也应该舍弃,至于蛋那永远也只是个蛋蛋的问题,你们更应该舍弃。”
佛祖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接着道;“菩提小鬼,你觉得怎样?我获得了什么回报没有?我说了什么方法没有?”
菩提老祖被弄的有点晕头转向,他思考了片刻,摸了摸瓢样的头:“老大,如果按照你的意思,其实是没有什么回报的,也没有什么方法的,你所说的方法不能说,一说就变,说了等于没说,没说又好像说了什么,不是方法,又好像不是没说方法。我能不能这样理解,老大你看我说的对不对,我看上了一个姑娘,终极目的是想和她困觉,但我不能直接说,又不能什么都不说,我委婉的既不那么露骨,又不那么无趣,这就涉及到一个度量的问题就是这种委婉说法的分寸,所以一切泡妞高手都在这个分寸的把握上才产生了差别”
“小鬼”佛祖道:“你觉得有一个人满世界撒钱,这个人能不能获得大的回报?”
“这是个傻逼啊,老大,这个回报看不见摸不着,你说虚空不可度量,如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回报就非常大也可以说没有回报,这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是空啊,老大”
“别瞎鸡巴扯远了,把我说的话都说了,我还说个屁啊,如果有傻瓜将咱们扯的淡从头看到尾,哎嘿,这个傻瓜相信了,还到处为咱们宣传,我就告诉在我们扯淡的集子里说‘小子,你比那个满世界撒钱的哥们有还大的回报’你懂个屁,宣传工作永远是第一位的,你想想看一个演员和一个泥瓦匠哪一个的工资高?理论上来说演员也就是一个技术工种,泥瓦匠也是技术工种啊,就是因为宣传,你小子懂个屁,我们所扯的淡都不值一提,但我们要跟人家说一切回报都在这个扯淡的集子里,这就是宣传工作的重要性,懂了吗?”
“现在我来给你们做一下总结”佛祖继续道:“刚才我们谈到了如何调教新入会的雏,要不拘泥一切方法,谈到了无大于有的大原则,以及回报和宣传问题,接下来我想和你们谈谈入会后的四种境界。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这几个境界听起来有点拗口,本来我是想唬唬你们的,现在觉得没这个必要,你们这样来记:南拳、北腿、短棍、长枪这样就好记多了。”
“菩提小鬼,我问你,如果咱会中的一个哥们已经获得了南拳的境界,他会觉得‘老子已经是南拳高手’这样的心思吗?”
菩提老祖答道:“老大,这不可能,南拳的境界也就是刚刚入流,也可以说还没入流,这个境界的哥们只是对看到的十八九岁漂亮的姑娘,听到的悦耳动听的hiphop音乐,闻到的二十年女儿红的陈香,尝到的《舌尖上的中国》推荐的美食,摸到的姑娘隆起的乳房,感到的秋风夜雨的晚上这六件美好的事情不再那么执着而已。”
“那你觉得咱会中的一个哥们已经获得了北腿的境界,他会觉得‘老子已经是北腿高手’这样的心思吗?”
“也不会的,老大,北腿的境界是还想看姑娘一眼,但实际上并不来看了,是抛弃欲望的最后挣扎,像刚跳到岸上的鱼蹦跶的那么起劲,这个境界很高了啊,老大”
“有多高?”佛祖问
“三四层楼那么高喽!”
“那你觉得一个哥们已经获得了短棍的境界,他会觉得‘老子已经是短棍高手’这样的心思吗?”
“更不会的,老大,短棍境界是不看姑娘了,但又无时无刻不在看,因为在他心中看或者不看已经没什么分别了。”
“那你觉得一个哥们已经获得了长枪的境界,他会觉得‘老子已经是长枪高手’这样的心思吗?”
“绝对不会的,老大,实际上并没有这样的境界,如果真有这样的高手说‘老子是长枪高手,老子天下第一’就说明这个人什么也不是,就是个屁,不对,屁还算的上气体,应该说这个人屁也不是,不是不是屁。老大,这就是你高明的地方了,这个境界仿佛是吊在驴子前头的青菜,永远吃不着,你故意拔高,这就是虚空啊。”
“好了好了,要低调,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显得你能不够啊?”
“嘿嘿,老大,你说你已经达到长枪这一境界,人中第一,是所有短棍境界中第一个不知道什么姑娘不姑娘的,在你眼中石头,野草,杨树叶和风都是姑娘,姑娘是花,是鱼,是漂泊的船或车,一个永远也达不到的境界,虚空境界,而你又自称在这境界之中,一边是永远达不到,一边你又自称达到了,这样你就能保住你老大的位子,说我懂得了什么道理,就和你平起平坐,这恐怕是永远也达不到的淡吧?虽然我知道这件事,我绝不会也自称我已经达到了长枪的境界,而你也会容得下我,我有吃有喝又欢喜,有肉吃我就干啊。”
佛祖点了点头:“算你小子还有那么点劲劲的样子,那我再问你,老子曾经在燃灯大哥那里,学没学到什么东西?”
“没有,老大,你曾经在大哥大那里,什么也没学到。”
佛祖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那好,我再给你们讲个小故事吧”
“一天我骑着白象到憍萨罗国国王那里讨杯酒喝,那时候我混的不好,也没你们这么多小弟,到了咱们现在这个舍卫城,看门的不让进说人可以,象不行,把我气得,我就从象背上跳下来和他们理论,我说我骑得不是象,是白象,象是动物,白是颜色,白象是颜色加动物,肯定不是动物,看门的被我绕晕了,我就大摇大摆的牵着我的象进去了。”
“我说这个故事有什么用意呢?”佛祖问:“菩提小鬼,你们这些境界比我差的小弟是不是常常想到我这个境界会是什么样子?”
“老大,我懂了”菩提老祖道:“我们每个人对你所达到的境界的想象都不一样,有的人想到的是黄金万两,连马桶都是黄金的,有的人想到的是花团锦簇,放个屁都是香的,还有的想到的肯定是美女成群,天天有姑娘伺候。也就是说我们想象的同一境界名称是一样的,但实质却千差万别,这和你说的小故事正好相反,实质都是象,但名称却千差万别,你可以叫象,也可以叫白象,还可以叫长毛象。”
“小鬼,懂得举一反三,触类旁通了嘛!”佛祖赞许道:“所以咱们入会的小弟在修炼我所说的四个境界的时候,不能想着达到南拳的境界就是对那六件美好的事情不再执着,那只是一个名称,就像这菩提树也可以叫喇叭花嘛,我有一个哥们,长的非常胖,胖的就像须弥山那样,时常在我耳边叨叨叨的要减肥要瘦下来,又管不住那张破嘴,我就安慰他说你不胖,要是一开始胖的意思是瘦,瘦的意思是胖,你现在就很瘦了。”佛祖咽了咽吐沫继续道:“小鬼,我问你,咱们恒河中的沙多不多?”
菩提老祖激动了起来:“老大,这你就问对人了,我在和你混之前就是贩沙的,别说沙了就是咱恒河的支流数也数不清啊”
“很好,我实话告诉你,假如现在有个傻瓜蛋用像恒河沙一样多的钱到处撒,这个人能不能得到大的回报?”
“这人脑袋肯定被驴踢了,金山银山,美女当官啊,老大”
“我也觉得也是,嗯,不能这样说,你忘了我告诉过你宣传的重要性了,我们要多吸收这样的会员,告诉他:‘相信我吧,听咱们扯淡,获得的回报比你到处撒钱强多了,你钱要是花不完,我们也不介意你捐到我们这里来的,我们有财务审核,有公益计划’。”
“还有,你要记得”佛祖对菩提老祖道:“对于这样的vip,哪怕他笨的只记得咱们扯淡集子中的四句话,当这个傻瓜蛋在为咱们宣传的时候我们这些当大哥的都要去保护他,要捧着他,要叫好,如果有稍微聪明点的,能够记得咱们扯的大部分淡,我们要表现出‘顶在头上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气势,因为有了这样的vip,就会有更多这样的vip”
“老大,那咱们扯的淡该起个什么样的名字呢?”
“就叫《金刚般若波罗蜜》吧,小鬼你要时时刻刻记得,这只是个名字,也可以叫《软不隆咚笨不拉几苦》,我说了什么?”
“嘿嘿,老大,你什么都没说”
佛祖“哦”了一声:“我上呼吸道有点感染,小鬼,你觉得咱们现在这空气中的PM2.5是不是高了点?”
“太高了,老大!”
“哈哈,上当了吧,小鬼,还是不能活学活用啊,我说的PM2.5并不是真的PM2.5是名字叫PM2.5,我说的世界也不是真的世界,是名字叫世界,我现在再问你,你可以用你现在这幅德行看见我吗?”
“我知道了,老大,不能啊,你说我现在的这副德行并不是我真的德行,是你嘴中叫我的德行。”
“算了算了,我再强调一句啊,要时刻牢记宣传的重要性,只要有傻瓜蛋按照我们扯的淡去做,就要告诉他:‘去做吧,好好干,回报大大的有!’”
菩提老祖感到佛祖有点累了,似乎在等待什么,眼珠子一转,觉得要适时的拍一下老大的马屁,这时候一股悲伤的情绪恰如其分的涌了上来,他抹着眼泪,嚎啕着:“老大,你说的太好了,我打娘胎出来,就从来没听过扯的这么好的淡。我敢说,假如有其他人也听了你扯的淡,肯定神清气爽,信心大增,露出本来面目,获得了你所说的第一大回报。”
“啪”的一声,菩提老祖又自己扇了自己一个响亮耳光:“我太笨了,老大,我说的本来面目其实是不存在的,即没脸,是你老人家嘴上说的名字叫本来面目,即有脸。老大啊,我今天能亲自听你扯的这个淡是我万分的荣幸,我按照你教导的去做这不稀罕,但是假如你老人家仙去后,还有小弟也按照你这样教导的去做着才是顶顶稀罕的,这话怎么讲呢?应该这样讲,当一个人听完你说的话突然感觉到自己是假的;老婆孩子亲爹亲妈看着也陌生;邻里街坊、公司同事、2路公交车上的姑娘都飘飘荡荡没有答案,也就是说以前的三维世界像是没对准焦的照片彻底虚了,我是不是也可以叫他老大?”
“你说的很对啊,这的确有点难,我不反对假如你没死而我死了你喊他老大,你想想咱们扯的淡,居然能让这小子不惊疑,不恐怖,不畏惧,这也真他妈不是人了,稀有,绝对的稀有之人。”
“好了”佛祖接着道:“我们谈到了四境界,相与非相,名实以及给咱们扯淡的集子起名字的问题,接下来再扯什么呢?啊,我想想”佛祖挠了挠头:“哦,我想起来了,还有个波罗蜜没谈”
佛祖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我混出头之前,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一天我走到尼连禅河边实在走不动了,看什么都飘,我爬着坐到一棵菩提树下心想:‘妈的,等老子发达了,左手一个诺基亚,右手一个摩托罗拉’,这时我隐约看到一个姑娘,丰满,曲线好,白,捧着一大碗酸奶走到我面前说:‘好哥哥,干了这一碗吧’,就是这碗酸奶救了老子的命,但这和波罗蜜有什么关系呢?”
佛祖顿了顿:“没关系,我就是想怀一下旧,另外还想告诉你们,波罗蜜不是菠萝蜜也不是酸奶,有六种波罗蜜,一檀波罗蜜,二尸罗波罗蜜,三羼提波罗蜜,四毗梨耶波罗蜜,五禅波罗蜜 ,六般若波罗蜜,我今天着重和你们讲一下羼提波罗蜜。”
“羼提波罗蜜又叫忍辱波罗蜜,和前面我们扯的一样,这忍辱波罗蜜也只是名字叫忍辱波罗蜜并非实有波罗蜜,菩提,你知不知道歌利王?”
“你说的是不是前门大街收废铁的老大?”
“正是,有一天他骑着辆摩托车带着几个妹子兜风,在一处小树林停下摩托准备野餐,他其中的一个妹子看到我那时正在一棵树下打瞌睡,觉得我睡姿潇洒,人长的又帅就过来和我搭讪:‘小哥哥,奴家有礼了’,没想到被正在捡柴的歌利王听到了,你们说说看是他妹子主动勾引的我,我哪里得罪了他,妈的,他不由分说将我吊起来就打,我的那个钻心的疼啊,这小子平时sadomasochism惯了,打的还不过瘾,就用切牛肉的刀要来割我的肉,那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我吓得一直在心里念叨:‘我是不存在的,不疼,他割的是空气,他的姑娘有几个还是很漂亮的,shit,他是一只小鸭子,咿呀咿呀哟,我不恨他,我不恨他,妈的,总有一天我要你好看。’”
“后来我被送到医院,昏迷了七天八夜,打了一百多天的点滴,医生说我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我后来想了想之所以我还能这么坚挺最主要的原因是那时候我安慰自己的那几句话,所以啊,小鬼,以后你们遇到这样的情况,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跑不掉就要欺骗自己:‘啊,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老子不存在,你砍的是空气,是空气,没事,不疼,爽。’这就叫精神胜利法,在遇到困境的时候,这招特别管用,譬如二十几个毛头小伙子追着你砍,你已经被他们逼到三十层楼高的天台,这时候你要怎么样啊?不要想,什么也不要想,你不能还念着姑娘:‘啊,小芳,永别了!’别人一听就知道你虚了,不要想,不要执着,心里像是有一股水那么平静的流过,把那些要砍你的人当空气。”
“你们要相信,虽然我这平生扯了无数个淡,但这个淡纯度还是相当高的,你们要相信我,如果你们到那时候心里还想着你的小芳就好比进入了黑暗之中肯定死翘翘,但什么都不想就好比在光天化日下看漂亮妹妹穿着凉快的衣服,一清二楚的好。”
“那个记笔记的”佛祖指了指菩提老祖身后的阿难:“在笔记上着重记下这条宣传:佛祖不骗人,回报大大有,未来小弟们,一定好好干。”
“老大,记好了!”阿难道
“再这样补记一条:小弟们兮撒钱,早上撒,中午撒,晚上撒,撒了十八代兮十八代的十八代的十八代,不如听我扯的淡兮福要来的大,写持读解兮更大。”
“老大,也记好了!”阿难接着道
“我怎么还是觉得不过瘾,这样记我还是觉得宣传力度不够,阿难,你再补记下:淡扯的啊不可思议,逼吹的啊最是上乘,听我的啊回报大大,一般人啊我不告诉他,各处的小弟们啊,听我的话有人供养,卑躬屈膝围着你转,还有香气围着你散。”
“老大,记下了!”
“还是不够,再这样记:读我扯的淡,反为人轻贱,不是淡不灵,先世是混蛋。过去无量劫,我在然灯前,什么佛都拜,没这来的快。小弟听我言,不要胡乱疑,知淡不思议,回报不思议。”
“这样就差不多了,阿难,都记下了?”
“记下了,老大”
这时,菩提老祖上前请求佛祖道:“老大,聊了这么久,话题是从收服小弟的们的心开始的,您来做一个大总结吧!”
“好吧”佛祖清了清嗓子:“小弟们想跟我混,我给他们洗脑,其实是没有一个人被我洗脑的,因为如果我能给他们洗脑,那我是不存在的,这和前面聊的可能有点矛盾,你们可以这样理解:在你们的眼中,你们有的觉得我长得帅,有的觉得我长的非常帅,还有的觉得我长的特别帅,同样是一个我,在你们的眼中是不同的,那我来给你们洗脑,究竟是你们哪一个眼中的我来洗呢?如果我能给你们洗脑,那就说是名字叫我的人,不是我,而这名字叫我的人是不存在的,懂了吧,我自己都有点晕,你们好好领悟吧。菩提,我在燃灯大哥那里,听到了什么方法没有?”
“没有,老大,根据你说的,你在大哥大那里没得到什么方法。好像这句我们前面讨论过啊,老大?”
“哦,是这样吗?不好意思,我可能忘了。菩提啊,不过话说回来,我在燃灯大哥那里的确没有获得什么方法,如果真有方法,燃灯大哥就不会给我纹身了直接就告诉我说:你在将来肯定能当老大,外号穿山甲释迦摩尼,正因为没有,所以才给我纹的身嘛,你看西方白虎嘛。以后假如你们听说我是在然灯大哥那里学的本事,你们一定不要听他扯淡。”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最后要告诉你们,我所说的一切方法,都不是方法,是叫那个名字的方法,懂了吗?”
“好了,菩提,我突然想吹牛逼了,你配合一下。”
“菩提,我又肉眼吗?”
“老大,你有啊”
“我有天眼吗?”
“老大,你有啊”
“我有慧眼吗?”
“老大,你有啊”
“我有法眼吗?”
“老大,你有啊”
“我有佛眼吗?”

“老大,你有你有你就是有啊”


—-未完待续

《金刚经》闲思录》上有3条评论

    1. smartsun 文章作者

      连续四天晚上,每天晚上三个小时,到最后实在扛不住了,还遗留了一部分没扯完,这种写作或者说再创作的快感是我特别爽的事情,比写小说快活多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