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面

我们的观点甚至是对人大多是选择的结果,而非思考。而这种选择又反过来影响了我们自身,最终说到底还是鸡先和蛋先的问题。

于我自身以及自身的观察我能举很多例子,比如韩寒和郭敬明。

大约二十年前,我最早接触韩寒的《三重门》还是在初中的课堂后,当时对这种校园小说天然有亲近感,加上当时的生存环境,说实话的确也没什么可读,在一个人的脑子有极大可塑性的少年时期囿于生存环境,就比方说都是一坨,挑一个不那么臭的而已。后来到了高中,在一个出租屋中,也曾翻到过一本残破不堪的《幻城》,我始终记得自己立足于当时的欣赏水平、不带对人的观点,觉得那文字优美,连小说的主角樱空释这名字都闻所未闻,拉风的一塌糊涂。

对这两个同时代的双骄,后来其实都是选择的结果。

比如韩寒的抨击教育制度、赛车、独唱团、新浪博客杂文时评

比如郭敬明的岛、九月摩天轮、最小说、拍电影甚至断背山

于我自身,我倾向韩寒,实话说我依然分不清他们两个文字哪个更好一点,或者更臭一点,这不重要。要是他们两个人的电影同时上市,我可能会选择买票支持韩寒。但另一面是郭敬明处女座电影《小时代》获得过4.88亿的票房,要知道电影专业的贾樟柯《山河故人》获得一亿票房都累的沆哧沆哧,这是个不俗的成绩,当然你可以说票房不是评判电影的唯一标准等等吧,我的意思是:另一面,在我讨厌的另一面,有一大堆人支持郭敬明以及他的作品。

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作为一个雄性,怎么能有那么多喜欢那么“娘炮”的作品?

我不理解,不代表他不存在。

说实话,我对我自己没有信心,你要说我会思考吧,我对我自己很多观点的来源有清晰认知,说到底很多时候他都是我选择的结果,而非思考。我时常在微博和推特这两个平台看到两种截然相反而我又同时觉得很有道理的言论,这两种言论左右互搏,比如针对中国的防疫政策,一方说中国人口基数大,放开对老年人就是灾难,你能确保那死亡率里没有你的父母,另一方说新冠进化到现在,毒性越来越低,就是一大号流感,你看美国等等都放开了,中国这是政治抗疫。左右都有一堆支持和反对声音,而这两种政策推演下去,无论选择哪种,都有巨大代价,无论选择哪种,都有另一面。

实话说,我没有信心,但是我对任何一种斩钉截铁的声音保持怀疑,就像这世界有可口和百事。别太自信,也别太悲观,生存,从来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另一面》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