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的黄昏


这里偶像的定义是宽泛的。在我成长过程中,其实有过很多偶像,比如歌手、演员、作家以及罗老师,虽然我现在不承认了,但是别人也曾的的确确将思想装进了我脑子,通过音乐、电影、书籍以及脱口秀演讲。有时候你很难避免不受影响,就像你小时候吃过的饭肉一样,它们后来成为了你身体的一部分。

人的思想是极容易被污染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被洗脑。我曾在船厂遇到过一个北派金盆洗手的传销小头目,曾自信的认为自己不会被洗脑,那小头目当时郁郁寡欢,沉默少言,临了在集体宿舍登上高架床睡觉前告我一声:像我这种是最容易被洗脑的。我哈哈一笑,心中不信,故弄玄虚,不置可否。

当时不信是觉得脑子是自己的,别人怎么可能将我的脑子洗了呢?那时对洗脑这个概念中的“洗”字还仅仅停留在表面意思,就像我小时候父亲对我说被人卡了,我对卡字的理解是一个人怎么可能被渔网给罩住了呢?后来渐渐长大,对世界的认识逐渐分明,读过几本简单的心理学书籍才发现,洗脑无处不在。比如广告,就是一个最初级的洗脑过程。

有一天我对自己臃肿的身材开始失望,准备跑步,根据建议需要一双跑鞋,映入我脑子的第一个品牌是特步。我没有犹豫,骑着电驴赶到购物广场特步专卖店,前后花了五分钟挑了一双,那条街上有耐克、李宁、阿迪达斯以及361,但是我就是觉得我这特步不错,甚至看都没看其他家一眼。这个选择似乎一切合理,然而仔细想起来似乎并非如此。人的认知其实非常有限,虽然很多人自认无限。我之所以选择特步,是因为当年每个星期看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而特步是它的冠名商,”特步,非一般的感觉“广告词天天经汪涵等一众主持人念,后来了解,好像一期节目特步要求品牌必须植入四次。

仅仅四次,每周一期,可是日积月累,就能影响你的行为。而且更为恐怖的是有过这第一次购买的“锚”,后来买跑鞋只认这一家。我想起高中生物课上那只被用来介绍“印随行为”的鸭子,当年我们哈哈一笑,鸭子就是鸭子。

我后来看过一些文字记录真正的传销洗脑过程:封闭环境、限制信息摄入、权威等级、金钱刺激、服从测试,一套流程下来很难有人不被沦陷。我对自己会不会被洗脑不再自信,扪心自问,如果一天我不幸进入这个环境,是肯定就成为那个“皇军让我给你带句话”的小随,并且对自己的行为深信不疑,注定要改变世界的商业史。

起初的一根毛,后来成为了一座山。

还谈不上思考,我开始注意起脑子里那些已经固化了的来自以前偶像(或者更宽泛的欣赏的人)的观点,有多少是自己的?换成对立方是不是就真的难以接受?以前第一眼就觉得恶心傻逼的观点它们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他们的出发点是什么,而不再是与我不同,无法分辨的时候甚至对立双方的观点都接受,直到下一次一方再抛出一个论据。

四下一片黑暗,我摸到了大象的睾丸。我说:大象的样子就是呈双抛物线的。

“不对,是圆柱”有人反驳我说

我想,我似乎走到了偶像的黄昏。

偶像的黄昏》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