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层与底限


《少林足球》里有一句拷问,当时作为五师弟的周星驰去找旋风地堂腿的二师兄想拉他组队。彼时,二师兄莫美林正从刷马桶转行洗碗工,面对周星驰的疑问,二师兄说:“为什么?这个问题我也想问,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老爸不是李嘉诚”,可谓振聋发聩了。

前阵子赌王何鸿燊病逝后的各种挖瓜以及最近王振华强奸幼女案要做无罪辩护都可谓开了我眼界了,当然我们能看到的最多也就到这一阶层了。至于更高阶层,你我心知肚明。

中国自古以来既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也有“刑不上大夫”。这两句话看似矛盾,其实也只不过是理想和现实的不同表述而已,本质其实是一样的。最能说明这种本质的小典故就是曹操的割发代首,在制定规则的人眼里,解释权也是属于人家的。

何鸿燊死后,一堆人开始歌颂人如何爱国之类的,就恨不得跑去下面认爹了。可是在我眼里其本质上只不过是个商人,而且是最烂的商人,靠着利用人性贪婪的漏洞做生意而已,所谓的爱国也只不过是生意,但是我对他的评价毫无恶意,因为他还算一个有边界的人。所谓的边界就是底限,人开赌场是取得合法牌照,交税,你去赌钱赢了也没不让你走,这些都是底限。

而王振华这件事就真正恶心到我了,这是一个毫无底限的事情。任谁也不是什么道德君子,互联网上常年黄色流量第一。人嘛,七情六欲很正常,我挺认同李银河的性爱三原则即“自愿、成人、私密”。作为一个功成名就的房地产大佬,要是爆出什么天上人间、海天盛筵啥的,我都觉得很正常,就像当年的明星黄海波嫖娼一样,我就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碍着谁了。

可是强奸猥亵幼女这种事,真是突破了底限的底限,而且还只判五年,而且还要做无罪辩护,这种荒诞也就只能在贵国看到了。

人成年后看到的金字塔一层层而上,常常心生出:“这辈子是不是就只能这样了”的无力感,微博上看到tombkeeper的一条微博,在提到平等这个话题时,他用婆罗门、刹帝利、吠舍以及首陀罗举例,我们知道这几个名称都是古印度的不同阶层,在就“贫困家庭和地区的考生,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是不是‘平等’”这个问题上,tombkeeper说:

无论“贫困家庭和地区的考生,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是不是“平等”,都只影响吠舍和首陀罗。

刹帝利受不受影响呢?

我以前在微博上讲过一个例子。有个大学校长,孩子从小不成器。孩子高考那年,校长在学校新设了一个专业。新专业没什么人报考,分数低。这孩子就顺利进了大学。之后还是不成器,但爹是校长,毕业不成问题。最后校长想办法把他送到英国读博士。孩子三十岁后开始醒悟,现在事业略有小成,过的还可以。

婆罗门受不受影响呢?

有一个小婆罗门,11 岁的时候不想上学了。他后来对记者说是因为学校“压力不大,放学以后就没事了”,所以“心里感到有点‘空’,不满足”所以自己退学了。然后他去哪儿了呢?一个后来被他妈毒死的人想办法把他送到了英国哈罗公学,使他成为了该校 500 年历史上第一个中国学生。之后上了牛津大学,被评为首届英国“十大杰出华人青年”,22 岁被北大请到英杰交流中心演讲。然后上了哈佛大学。

婆罗门制定了针对吠舍的政策,稳定统治基本面。吠舍们也没什么办法,嚎两声,就变成了试图“获取不当利益”。感觉做吠舍真的好难。

其实大部分时候吠舍和首陀罗的要求已经很低了,你刹帝利可以新开个专业将你的小刹帝利招进来,但你不能改个名字,换了首陀罗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名额。你婆罗门想怎么制定规则就怎么制定规则,但是规则制定下来后,不能在这个规则下早晨一个玩法,晚上又一个玩法。我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底限了。

做人也好,做事也罢,即使所处阶层不同,也要各自有各自的底限,否则说不上哪一天吠舍和首陀罗成燎原之势,革了婆罗门和刹帝利的命。毕竟在贵国的土地上,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

阶层与底限》有1个想法

  1. 鹤立群

    1,社会必有阶层之分,底线也只有相对之别。
    2,曾经有个问题震惊到我:面前有一个屎味的巧克力蛋糕和一个巧克力味的屎,你选择吃哪个?
    所以,底线有别。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