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


作为一个被教育和文化驯化的一个还算可以的人类,我成年后有过一次暴力行径。起因和细节就不描述了,结果是花了一千块的医疗费。我自诩不是一个暴力主义者,精神也正常,成年后苟且偷生,老实本分,偶尔有些超出法律范围的想法和动机,限于财力和胆识也基本在萌芽状态就被闷杀。

但我能记得那次暴力时的感受:整个人高度紧张,激素瞬间占满大脑,眼中只有攻击对象,出招的刹那就能放电影般挑出裸绞这一狠招,从背后绞倒攻击对象后,膝盖侧踢下腰,一连串动作没有一丝犹豫。看到对方帮手赶来,有点怯,忍受几次攻击后,才想起裸绞能要人命,整个过程持续不到二十秒,然后进入中国特有式的暴力后续处理。

贾樟柯电影《天注定》里有一段,姜武扛着枪找村长写煤老板焦胜利的罪状,村长不写,反口嘲笑,姜武一枪结果了村长。这个场景当时吓了我一跳,这种一瞬间的镜头语言像极了极简派写的短篇小说,也是暴力的最佳影像表现形式。

人类自始至终是一种动物,这是我一直的观点。自我保护、性、攻击性、食欲这些最底层的本能必将长期占据,也是生存所需。大脑必将调集所有能量满足这些需求。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和阿城的《棋王》都对食欲这一块有直抵性的描述,性这一方面也有很多描述,感觉很深刻的有川端康成的《睡美人》,将“性和衰老死亡”联系在一起。往下三路去想,我有时候也会思考:星爷的性生活是如何解决的?马首富是一直从一而终吗?罗哥的多人运动是不是常态?何赌王80多岁依然在造人。成年后的世界就是这样,你不再相信未成年前由成年人给你描绘的空中楼阁。知道了,人的这种动物性,趋利避害,蝇营狗苟的生存状态。

所以你无非就变成了你曾经讨厌的自己,世界自有一套规则。

人类的战争、宗教、种族斗争,归根结底都是一种生存需求。人类丰富的镜像神经元,由此引申到的文化认同、归属感其实就是一种自我保护。这种暴力动态隔一茬就回来相互残害一番必将随着人类的存在而一直存在下去。

和平是运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