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认为人类是世界的主宰

从概率学上来说,如果不是在疫区你被感染的概率还是很低的,但人们恐慌的是万一被感染。情绪叠加,就导致了我现在没戴口罩出门买包烟,人都避之不及。你自己想一想,如果不是在疫区,你被感染的概率其实和你在路上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也差不了多少。

人是趋同动物,和羊群一样,领头羊在前面走着,后面就成了一条线。我也能理解,万一,我是说万一,那就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可事实是:到目前为止,人类对病毒其实没什么办法,更多的是你要靠你自己的免疫系统去抗。

人类战胜细菌感染是1928年弗莱明发现了青霉素,说是战胜,其实也并未真正了解机制,同放化疗一样,就是好坏不管,搂一梭子再说。问题是随着细菌的不断进化,自然选择的不断淘汰,耐药性的问题逐渐凸显,然后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不断演化,人类随后发现了磺胺、链霉素、氯霉素、四环素以及终极大杀器万古霉素。可就像是杀伤力极为牛逼的核武,广岛长崎被夷为平地后也依然有幸存者。

说是站在生态链的最顶端,人类其实极为脆弱。对细菌如此,对病毒人类就从未战胜过。最著名的HIV病毒从Gaetan Dugas于1980年被确诊距今已有40年历史,而HIV的存在肯定还要往前,最早要追溯到非洲黑猩猩上。

对于HIV病毒除了延缓感染者的寿命,人类至今依然束手无策。

我们不禁要问:HIV究竟为何会从黑猩猩感染到人类,就像这次的冠状病毒为何从蝙蝠传染到人身上一样。

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一直是中医的坚决反对者,你能想象“以形补形”的荒谬吗?人穿山甲只不过是有一个生存技能:打洞,中医就能联想到壮阳,愣是生生将这个物种吃的快绝种了。中国人的食谱宽泛到令人咋舌,有人总结说在中国是没有什么不能吃的,无非是能吃和要花点心思吃的区别。

而人也总是没有什么记性的,历史不断重复。从SARS到今天,十七年,无论这次是天灾还是人祸,这样的事情我想该发生还是会发生,就像历史的进程是战争而不是和平,只不过是我们过了几十年的安稳生活忘记了而已。

在灾难面前,个人能做得依然很渺小。最主要的救赎之路无非是锻炼自己,增强自己的免疫系统,有一天不幸和病毒狭路相逢的时候的,在等待疫苗的时间段里和它抗一抗。

当然依然心存希望,因为文化和历史,中华名族的凝聚力还是很强的,我们不说战胜,只说这一切总会过去。

1.1918年西班牙流感,曾造成全世界5亿人感染,5千万到1亿人死亡。

2.1957年亚洲流感,全球共有至少100万人死于该病毒。

3.1968年香港流感,估计全球病毒活跃的1968年至1969年两年内有75万人死亡。

  —— 数据来源于维基百科

不要认为人类是世界的主宰,6500万年前恐龙也曾这么想过。

不要认为人类是世界的主宰》有2个想法

  1. 鹤立群

    1,即便不在疫区,人们的害怕不是来自于恐慌,而是来自于实实在在的恐惧。
    2,人类其实战胜过病毒,天花病毒。为此,世卫组织还举行国庆祝。
    3,中国人的口味海纳百川。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