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教授2


教授: 

你好,好久不见,这几年每逢同学聚会邀请你,你不是在相亲就是在相亲的路上,而这么多年陆陆续续,你和我成为了最后的难兄难弟,所以难免同病相怜。在战壕里偶尔举目四望,看到了你,这就很好。 

可最近我常常觉得:在我们大部分都已快步入中年之时,你却开始享受起青春期。在我有限的认识里,除了失恋或者青春期,再没有哪个时间段的人有你现时这般矫情。 

你不时的在朋友圈发一些诸如:“谁又会在乎你呢?”,“好无助的感觉”,“心情不好的时候一点点都让你醉的烂醉如泥”,可能你自己不会觉得,我楼下房东的儿子今年上高一,我恰好有他QQ,我抄几段你对比着看看:“最近的日子,快把自己熬成一味苦口的中药,很苦很酷”,“Don’t rush and never settle.If it’s meant to be,it will be ~ ”,“男女为啥会沟通不畅,所有关系变淡的原因,一个不说,一个不问,或者一个问得尴尬,一个答得敷衍。” 

你知道,我有写字的爱好。二十八岁之前,乱七八糟写了很多字,有一天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以前每隔一段时间,回过头看自己写的文字,当时觉得很牛逼,再看发现是狗屎,并扪心自问怎么能写出这么恶心的文字。然后看到一个理论并最初也相当认同即:这说明你的文字造诣有了点精进,这种说法当然很能聊以自慰,但我现在不这么看。人其实是有两种状态的,一种是沉浸态,一种是旁观态,这是我生造的词,和唯心唯物说法有相似之处,都是两种视角或者说人生观。 

我自己在写字的时候,当然是属于沉浸态,不断的默语,不断的与自己对话,在这种状态下,人是不大能跳出这种圈子来的,只有在这种状态所带来的情绪完全消散,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看的时候,你才能发现问题所在,或者是文字的修饰语用的太多,或者是文字不够简练,又或者是刻意装逼掉可怜的书袋。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我想,这或许就是一个人成长的过程。 

但是在你只言片语的文字里,我似乎看不到你有这方面的觉醒。你以三十岁的高龄发这些文字到底有什么意义?是想抒发感情?或者博得同情?抑或自以为假想的异性能看到这些文字,突然母性大发,义无反顾,抛下一切去照顾你?我们都不要去骗自己了! 

人生下来就有各种各样的不公平,很不幸拿了一手烂牌,要不断想着,花二十份的精力去把这手烂牌打好,怨天尤人一点鸟用没有。就拿结婚举例来说吧:我不知道现在的你究竟什么状态,自己有没有想清楚究竟为什么这么急迫的要去相亲结婚,是源于生理需求、年龄、社会、家庭压力还是其它,但看你现在,在我眼里现时的你基本就处于“捡到篮子就是菜”的状态,只要哪个姑娘愿意,你可能毫无要求的就从了。这当然没什么对错,在我观察中我们的很多朋友也都这样。想清楚这些问题后,你要做的绝不是感春伤秋,你要去行动啊!

“还能怎么行动,我已经相了十个手指头数目的姑娘了!” 
“不够,远远不够,你得凑够十个脚趾头!”

和异性相遇相识结婚本质上是一个概率的问题:假使你的眼光很高,一百个姑娘只能看上一个,再假使你很锉,你看上的一百个姑娘只有一个能看上你,那么只要遇到一万个姑娘,这件事就解决了。在实践上,如果你认为结婚是不得不做的事情,那么现在立马辞职,别整天没日没夜盯着电路板上的焊点,焊点里长不出姑娘。你得往姑娘扎堆的地方潜水去,在中国什么地方,哪个行业姑娘最多?广东、深圳的电子厂、玩具厂,江苏、浙江的服装厂啊,凭你的能力在那里面很容易拔得头筹,弄个QC干干,就一大堆小姑娘围着你了。 

我很早就发现了生活中第三态的问题,最近我找到了它在心理学上的一个应用,能解决我绝大数情绪问题:比如自卑,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自卑的经历:脸红、局促不安、眼神躲闪等等,我的方法是在没人的时候,仔细回忆自卑时自我状态,直到能深深记住这种状态,然后遇到自卑的情境时,你一定能意识到这个问题,然后你只需要告诉自己:哦,这是自卑的状态,跳过去就好了。这个方法可以用在控制愤怒、焦虑、紧张、社交恐惧等等状态,屡试不爽。这也是我想告诉你的方法,你其实是个极度内向的人,你表现出来的外向更多是一种掩饰,包括你曾经的以“老大哥马首是瞻”。 

内心有欲望,又内向,表现出来的状态只能是猥琐。 
再最后,送你一个建议:盯着漂亮姑娘看的时候,大胆点,被姑娘发现时,眼神不要闪躲,能微笑最好。 
朋友联系的越来越少,可积累的素材不多,但你,我觉得能写3。 
祝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